• <bdo id='AOncp'></bdo><ul id='AOncp'></ul>

      <legend id='AOncp'><style id='AOncp'><dir id='AOncp'><q id='AOncp'></q></dir></style></legend>

      <small id='AOncp'></small><noframes id='AOncp'>

      <i id='AOncp'><tr id='AOncp'><dt id='AOncp'><q id='AOncp'><span id='AOncp'><b id='AOncp'><form id='AOncp'><ins id='AOncp'></ins><ul id='AOncp'></ul><sub id='AOncp'></sub></form><legend id='AOncp'></legend><bdo id='AOncp'><pre id='AOncp'><center id='AOncp'></center></pre></bdo></b><th id='AOncp'></th></span></q></dt></tr></i><div id='AOncp'><tfoot id='AOncp'></tfoot><dl id='AOncp'><fieldset id='AOncp'></fieldset></dl></div>
      1. <tfoot id='AOncp'></tfoot>

        <small id='gqfgg5o1'></small><noframes id='6f8feilx'>

          <bdo id='mx4oxwha'></bdo><ul id='ra93pjkv'></ul>

        <i id='e2d2yaat'><tr id='b6j1zijx'><dt id='c18x5g2t'><q id='xk1idn47'><span id='otkivvoo'><b id='s0clso5g'><form id='w5vyngo2'><ins id='yt9vfs04'></ins><ul id='vv1mmkpc'></ul><sub id='ljg5ajk8'></sub></form><legend id='bir9afgz'></legend><bdo id='1p1cnfys'><pre id='ge492blq'><center id='pcnh2ybp'></center></pre></bdo></b><th id='6rtmepo4'></th></span></q></dt></tr></i><div id='s96fh7jt'><tfoot id='52gqqvvk'></tfoot><dl id='2ugshsb8'><fieldset id='25rrq5vp'></fieldset></dl></div>
        <tfoot id='fd392zmf'></tfoot>
        1. <legend id='n3vjdqwz'><style id='yuggfl7t'><dir id='plrj87jj'><q id='ykm6pe65'></q></dir></style></legend>

          1.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9

            类型: SSNI-399 与出差上司同寝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1-19

            剧情介绍

            序  公元589年,隋文帝杨坚派晋王 杨广率50万大军突破长江天险,灭掉了当时盘踞在中国长江以南最后一个分裂政权——陈朝。  至此中国从 五胡乱华开始,持续了将近三四百年的动乱局面终于结束。华夏大地终于再

            次统一于隋,炎黄子孙终于从苦难的战乱中得到了一丝喘 息。  但是好景不长,晋王杨广杀兄弑父,夺取了皇位,史称隋炀帝。  隋炀帝为人骄奢淫逸,好大喜功。他广建宫殿,修大运河,三次远征高丽, 他的这些行为再次

            使老百姓陷入水深火热,饿殍 遍地的苦难之中。  为了生存,饥寒交迫的神州百姓再次揭竿而起,于是一时间豪杰并立,各据一方,相互征伐,于是一个新的战乱时代又出现了,而我们的故事就从这战乱局面中的一个小村庄开

            始……  第一章清涧艳影  在豫州城南的崇山峻岭中掩藏着一个山清水秀,绿荫环绕的小山。  此山名为虞山,山下有一条绿袖涧,据说当年西楚霸王的爱妾虞姬曾在此涧清洗自己的那件百褶绿罗裙,所以因此而得名 。 

             朝阳初现,正是一天中最清爽的时候,在这个碧波荡漾,景色怡人的山涧前的草地上,却弥漫着一片淫--靡的气氛——「啪!啪!啪!」   随着一阵阵皮肉撞击的声传来,只见在清间边的一棵大槐树下,一个身穿麻布,骨

            瘦如柴的中年人正将一个身穿红衣,肌肤胜雪的绝世美人按在地上肆意淫辱着。  这个被淫辱的美人大概二十岁上下,明眸黛眉,含着娇羞无限,樱唇如霞,蓄着雨恨云愁,精致的五官上那一双男子的剑眉,使 她不但妩媚动人

            而且英气十足。可以说是世间罕见的尤物。  但与她的美貌英气极不和谐的是,此刻她却被人玉面朝下的按在地上肆意淫辱着。  她上身的红杉还算完整,而下身套着的那件紧身红皂裤却已经被拉到了雪白的小腿处,她那紧

            俏白皙的臀部向后高挺着。  一根不算粗壮的阳具正在她臀间那粉嫩的阴唇里拼命的抽插,她那粉嫩的阴肉也随着这跟阳具的进出而被翻进翻出。  而这根阳具的主人竟然是一个骨瘦如柴,满身肮脏的老农夫,而此刻这个农

            夫正用枯掌 揉捏着女郎紧俏的雪臀肉,一边将自己的男根拼命刺入美人 的雪臀间,一边满脸欲仙欲死的哼叫着,显然女郎阴道对他阳具的挤压给了他极大的快感。  但是与老农夫不同的是,虽然下体被阳具刺入,但这个被凌辱

            的美人却是一脸的轻松,好像农夫阳具对她下体的穿刺,她一点都没感觉到一样。  她只是跪在地上翘起雪臀部,任由身 后的男人亵玩她的白玉般的下身,而她却用玉臂撑着上半身,双眸全神贯注的投入到摆在她脸下的一本展

            开的书上,她一边看,嘴角还不时的翘一下,露出一丝会意的微笑。  农夫抱着女郎的臀部拼命抽 插了一会儿,然后将阳具向 女郎阴道内猛的刺了一下,就将阳具放在女郎阴道内挺身不动了。  接着只见他一边伸手握住女郎

            的两片雪白的臀肉揉捏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兰姑娘,你、你的身体真是太棒了。」  花木兰一听身后的男人的呼唤声,就从书里抬起头来,回首向自己的雪臀上看去,发现自己的臀部上除了男人的一双枯掌,并没有像

            往常一 样有炙热的精液喷洒在上面 。  于是她一愣,抬起凤目望着身后的男人好奇的问道:「怎么?王师傅,你做完了吗?」  王师傅闻言呼了一口 气,一边揉捏着花木兰的雪白的大腿跟,一边说道:「呼,还没有,我想换

            个姿势。」  花木兰一听,望着身后王师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黔首,说道:「嗯,那好吧。」  说完,花木兰撑起娇躯向前一挺,嗖的一声,王师傅的阳具便从她那雪白的臀部弹了出来。  然后花木兰逆转娇躯,抬起雪

            腿,将挂在小腿上的裤子踢了下来。  紧接着她捡起地上的书本,就地翻身将柔背轻轻的躺到了草地上。  接着 花木兰向着王师傅缓缓的张开了她的那双洁白修长的美腿,将自己胯间那稚嫩的花瓣再次展现到了王师傅的眼前

            ,然后伸出玉指轻轻的分开了自己的阴唇,望着王师傅说道:「好了,王师傅,你可以过 来继续了。」  老农夫咽了一下口水,握着花木兰的雪腿,将阳具再次 刺入了她那粉嫩阴唇。  阳具进入花木兰的阴道,她轻轻哼了一

            声,然后便放软娇躯,拿起旁边的书放到眼前继续津津有味的看着。  王师傅继续像刚才那样压在花木兰的身上, 掰起她的雪腿向她两腿间的蜜穴发泄自己的男性欲望。  但是渐渐的,他发现虽然很努力的用阳具向花木兰的

            阴道内抽插,但是身下的这个美人对他的穿刺一点淫--靡的反应都没有,只知道全神贯注的看书。  「唉——」  有了这个发现,王师傅沮丧的一叹气,将阳具从花木兰的阴道里抽 了回来,然后 转头望着眼前的清涧发呆。

              一阵清风吹进了花木兰那分着的雪腿间,凉气刺激了花木兰的阴唇,她一激灵, 放下书本一看,发现王师傅竟然又从她身上下去了,于是哭笑不得向着王师傅的背影叫道:「喂!王师傅,你又怎么了?」  农夫并没有回头

            ,只是语气沮丧的说道:「唉,兰姑娘,你说我算个男 子汉吗?」  花木兰一听,心里暗暗叫苦 ,她知道,这王师傅的自卑心又开始作祟了。  这个王师傅的真名花木兰并不知道,他是木兰五岁时从山外进来的,用他自己的

            话说,他原本是一个骠骑军的军官,可惜后来有各个亲戚犯了王法,他也因受牵连而被撤职,最后还被罚去修运河。   在后来侥幸从运河边活着逃了出来,但是不敢回家,只好在江湖上四处游荡,最后辗转逃到了这里住了下来

            。  而多年的修河苦役已经将他的身体累垮了,所以他这样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比六十多岁人 还老。  即使如此,他毕竟是从山外进来的,见过世面,而且当过军官 ,识文断字,是整个虞村最有文化的人,花木兰也是因

            此才接近他,成了他的秘密情人。  平常他教花木兰学习枪棍,而她则向他横陈自己的玉体,纾解他的寂寞。  本来他们的关系是十分和谐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这个王师傅总是没来由的唉声叹气,尤其是在跟花木兰缠绵

            的时候,经常做着做着就忽然悲切起来,而每当这个时候,花木兰总要不厌其烦的安慰她。  而今天也不例 外,花木兰听到王师傅这么问,连忙坐起娇躯,从背后温柔的揽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的安慰道 :「王师傅,

            你当 然是男子汉,你会武功, 懂兵书,而且无私的把这些都教给了我, 你是我心中真正的男子汉!好了,别生气了,兵书我不看了,今天就让我好好服侍你,咱们好好快乐一次,来吧。」  说完,花木 兰一转身,抱着他的 脖子

            ,分开自己那双雪腿,将自己的娇躯坐进了王师傅的怀里,然后张开樱唇,伸出 粉舌,开始热情的舔弄他按粗厚的嘴唇,诱使他跟自己舌吻。  与此同时,花木兰将玉掌从他的脖子上放了下来,伸向他的胯间,握住了他那不很

            坚挺的阳具轻轻的在自己那粉嫩的阴唇上摩擦着。  花 木兰的热情让他感动,但是他实在没心情了,于是用手握住她的蛮腰轻轻的将她的娇躯推开,叹气道:「算了,既然你不快乐,光我高兴有什么用」  花木兰一听,愣了

            一下,樱唇离开他 的脸颊,愣愣的解释道:「没有啊,我很快乐 。」  王师傅闻言 叹了一口,沮丧的说道:「唉,你就别骗我了,兰姑娘,我知道,我那里不行了,不能让女人快乐,女人如果快乐的话,下体是会喷出水来的,

            可是我都做了那么半天了,你那里还是……唉,算了。」  说完,王师傅愁苦抱住花木兰的蛮腰,将头压到了花木兰胸前,隔着她的红杉将脸埋进她的乳沟里痛苦的哽咽起来。  花木兰闻言,望着胸前痛苦的王师傅暗叹了一

            口气。  自己不是石女,这花木兰很清楚,以前跟邻村的几个小伙子在山坡上野合交欢的时候,她也曾因他们的轮番奸淫而兴奋的浑身痉挛,淫--水 四溅,娇喘不止。那种使四肢抽搐的性快感到现在她还记得。  所以王师

            傅说的话是对的,他的身体跟半大的小子相比确实差的很远,他 根本无法让自己体验到性快感,花木 兰跟他缠绵主要是为了感谢 他,而不是为了追求身体上的快感。  但是花木兰知道,这些话她绝对不能说出口,否则会更伤他

            的心。  于是花木兰想了想,从胸口捧起王师傅的脸,双眸温柔的望着他,缓缓的说道:「你知道吗?女人那里喷水叫出潮,王师傅,不是你 的那方面不行,只是你不了解女人,其实你是可以让我出潮的,只是没掌握到方法而

            已。」  王师傅一听,猛的抬起头来激动的说道:「真、真的吗?你没骗我?」  花 木兰闻言嫣然一笑,说道:「当然是真的,我把这个方法交给你,你可以用我的身体试试,但 是等我出潮后,你要告诉我这本《枪王圣典》

            里的粘打是什么意思。我发现它跟我前 面练的枪法三术很不同。」  王师傅一听,惊喜的连连点头。  于是花木兰媚然一笑,从王师傅的身上坐了起来,然后反手伸进自己的上衣里,将里面的红肚兜脱了出来。  然后扭转

            娇躯,背对着王师傅分开了自己的雪腿,用手扶着王师傅的阳具,在自己那雪白的翘臀上磨蹭了两下,然后将它对准了自己的肛门,压低娇躯,慢慢的坐了下去。  王师傅一见,连忙扶住她的雪白的臀肉说道:「兰姑娘,你这

            是干什么,你不是从 不让我插你这里吗?」  花木兰扭头微微一笑,妩媚的说道:「没关系,今天例外,你就听我的吧。」  王师傅闻言再不反对,于是他一挺腰,将阳具扑哧一声刺进了花木兰那粉嫩的肛门里。  花木兰

            哼了一 声,然后坐进他怀里后,握着他的胳膊,拽着 他的左手伸进了自己的上衣里,将它 放到了自己的那只柔嫩白皙的左乳房上。  紧接着花木兰缓缓的分开雪腿,用右手拽着王师傅的另一只时手放到了自己那粉嫩阴唇上,然

            后掰开他的手指夹住自己阴唇上那粉嫩的阴蒂,吐 气如兰的说道:「王师傅,这 个肉蒂是女人身上最快乐的地方,你将手指伸进我的下 体,然后用手指勾住它。」  王师傅一听,立刻将 手指刺进了花木兰的阴唇里,然后用手指

            夹住她 的阴蒂用力向上一勾——「呀——」  来自阴蒂的刺激使得花木兰忽然娇躯一震,尖叫了起来。而马上她的阴唇里就涌出了一股晶莹的淫--水感觉手上的热流,王师傅顿时激动万分,他们缠绵过这么很多回,王师傅还

            是头一回见到花木兰身体痉挛喷水的兴奋模样,顿时大喜,兴奋的喊道:「是这样做吗?兰姑娘!」  来自阴蒂的痛感让花木兰的声音有些颤抖:「对、就是这样, 王师傅,现在你一边拽着我肉蒂来、来 回抠弄,一边用 你的阳

            具抽插我的菊门,不、 不一会儿,我下面就会出潮的。呀——」  王师傅一听,登时眉头高兴的一翘 ,伸进花木兰衣衫里的手掌,握住她那白嫩的乳房用力揉捏了几下。  然后抠着花木兰的阴蒂,提起她那美丽的臀部,将自

            己的阳具从她的肛门里拔出一段,然后再次向她的菊门用力的刺了进去。  「呀!——扑哧!」  对于柔嫩的肛门被王师傅阳具猛然刺入,花木兰的感觉不是很强烈, 倒是他粗糙的手指狠捏了一下她的 阴蒂,这让花木兰禁不

            住下阴一麻,扑哧一声,使她的阴唇里又喷洒出一股淫--水。  王师傅一见这招竟然这么管用,顿时心里一乐,他那当兵的狠劲就爆发出来了。  只听他暴喝一声,掐着花木兰的乳房将她的娇躯往自己的身体里一按,右手

            食指和中指猛地插进花木兰的阴道 ,勾着她 那稚嫩的阴肉上下猛抠。  或许是王师傅抠弄对于自己下阴的刺激太强烈了 ,只见花木兰玉脸一白,两条雪白的玉腿不停的打颤痉挛。  不一会儿,随着花木兰娇躯的不停痉挛,一

            股股晶莹的淫--水就 随着一阵阵扑哧,扑哧的声音从她的阴唇里喷涌出来,激射到王师傅的手掌上溅起一阵阵水花。   「呀!啊!就、就是这样王师傅,再、再用点力!我、我快来了!呀——!」  原本叫的是王师傅,现

            在轮到花木兰了,只见因下体被 挖抠而被刺激的香汗淋漓的花木兰,坐在王师傅的阳具上,甩着秀发,抖着娇躯,肆意的荡叫娇喘着。  最后她终于受不了,于是一把握住还在抠挖她阴道的王师傅的右手,娇喘吟吟的说道:「

            啊——王、王师傅,我、我快喷水了!你、你动作慢点, 呀!——」  正玩在兴头上的王师傅哪里还听得进她的话,一边将自己的阳具猛地在花木兰那稚嫩的肛门里来回抽送,一边用右手更加猛烈的抠弄花木兰的阴唇。  终

            于,随着王师傅的抠挖,花木 兰感觉自己的子宫猛地一阵痉挛,她知道时候到了!  于是皱着峨眉一咬银牙,用手拽着王师傅的右手,将它从自己的阴唇里猛地拽了出来。  紧接着 只见花 木兰的阴唇一阵猛烈地收缩,她闭上

            双眸神魂荡漾的尖叫道:「呀!出来了!哧——」  随着花木兰的 这 声荡叫,一股猛烈的淫--水从她的阴唇里激射出来。  花木兰的这股淫--水足有两尺多高的,她们在空气中飞过,划出了一道袖珍彩虹后喷洒 到了她阴

            唇下方的草叶上。  潮吹后的花木兰娇躯一软,两条雪腿一张,便瘫坐在了王师傅的怀里。  王师傅还是头一回见到一个女人的潮吹竟然会这么猛烈,顿时被刺激的头皮发麻,于是他干脆 一把撩起花木兰上衣,让她那对椒乳

            弹了出来。  然后一手揉捏她裸露在外的乳房,一手抱住她的蛮腰 ,把阳具用力在她的肛门里抽插了两下,然后猛地拔出阳具,对准花木兰那粉嫩的阴唇扑扑扑的射起精来。  浓烈粘稠的精液大部分喷到了花木兰的阴唇上,

            但是有一小部分喷洒到了花木兰的身上,在她那洁白的小腹和乳沟间划出了一条粘稠的水线。   而花木兰感觉到喷洒到阴唇和身体上的液体传来熟悉的灼热感,她终于松了一 口气,知道自己终于完成了任务——让他射 精。  

            大战过后,花木兰分着雪腿躺在王师傅的怀里,玉手握着他的阳具轻轻的撩拨。而王 师傅则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揉捏着她的乳房。  相互爱抚,享受余温,这是他们每次做爱后的习惯。  花木兰用手刮起王师傅喷到在自己

            乳间的精液,向身后的王师傅微笑道:「王师傅,你还说你身体不好,身体不好 你会喷的这么有力吗?从我的下体一直喷到我乳头,就是年轻小伙子也很难做到。」  王师傅闻言苦笑了一下,然后一边啃咬着花木兰的耳垂,一

            边说道:「怎么?你跟很多小伙子缠绵过吗?」  花木兰闻言微微一笑,将手指上的精液舔进嘴里,然后吐气如兰的说道:「当然 ,我们虞村的姑娘一般十岁左右就破身了,十五六岁时候已经是身经百战了,而我今年都二十一

            了,你说呢?」   王师傅一听,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早就知道在虞村这种 圣贤经典难以企及的偏僻山村里,青年男女野合的事情很多,但是没想到竟然达到了这种毫无 顾忌,肆意而为的地步。  他忽然很想转变一下花木兰思

            想,为她灌输 一点 贞操观念,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也没读过四书五经,即使想教育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献丑不如藏拙,还是不说了。  于是王师傅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兰姑娘,既然你都已经二十一了,那为什么不嫁人呢

            ?有个人依靠不好吗?」  花木兰闻言神色一黯,从王师傅的怀里挣脱出来,裸着娇躯望着清涧里潺潺的泉水幽幽的说到,「不行啊,嫁 人是要带嫁妆的,可是我们家连一个像样的红手绢都没有,我爹岁数大了,我弟弟又还小

            ,我要是走了谁来照顾她们的生活呢?」  说完,花木兰扭头望着王师傅微笑了一下,说道:「再说,即使我想嫁人,也没有男人可以让我嫁。  现在跟以前不同。以前村里有许多青年男小孩,我们一起生活,一起成长,一

            起牵着手上山 玩耍,情窦萌发时 就一起钻进草丛里忘我的缠绵,然后相好了 就结成夫妻。  可是现在不行了,这两年村里的青年男小孩都被朝廷征去当兵了,留下的男子不是年近花甲的老人就是嗷嗷待哺的娃娃,你说我们能嫁

            给谁呢?」  王师傅一听,心里顿时升起 一阵同情,于是也坐起身来,搂住花木兰的雪白 的蛮腰,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那你们没有想过要去村外吗?」  花木兰摇了摇头,将脑袋放在膝盖上,望着清涧淡淡的说道:「不

            行,爹爹岁数大 了,走不动了,而且虞村虽然穷苦些,但是很安宁,总比外面兵荒马乱的强。」  王师傅一听,心下恻然,搂着 花 木兰亲了亲的 耳垂说道:「唉,真是苦了你们了。」  「没什么,都习惯了……」  花木 兰

            闻言神色一黯,但是马上抖擞了一下精神,向着王师傅微微一笑 道:「啊!对了,王师傅,我还要你教我《枪王圣典》里的粘打呢。 」  说完,花木兰迫不及待的转身从旁边拿起那本书,展开放到了王师傅的大腿上。  王师

            傅一看,苦笑一声,说道:「兰姑娘,你还真急啊,你说你个小姑娘子为什么对武术这么感兴趣呢?」  花木兰闻言微微一笑,说道:「不是我感兴趣,现在村里的青壮年都被征走了,要有人保护村子,要不然野兽 来了怎么办

            ?好了,王师傅,你快教我吧。」   王师傅闻言苦笑一 声,说道:「你别急啊,这本 《 枪王圣典》可是枪法的至上宝典 ,学习它不能靠书本,要真打实战,你先去洗洗身子吧,看着你光着身子满身精液的样子,我没办法集中注

            意力。」  花木兰闻言一愣,她没想到这本书这么厉害,暗下决心一定要认真学。  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被蹂躏的一塌糊涂, 沾满精液的乳房和下阴,然后会意的微微一笑:「王师傅,咱们都做了那么多次了,每次结束

            我的身体都是这样,你还没看惯吗?」  王师傅一听,老脸一红,低下头没有说话。  花木兰也不为难他,微微一笑,裸身站了起来,说道:「那好吧,我先去洗洗身子,你等我,不要走啊。」  说完,花木兰裸着洁白粉

            嫩,玲珑有致的娇躯向清涧下的碧潭飞奔而去。  跑到清间边,花木兰回头向王师傅媚然一笑,大喊道:「王师傅——等会要 是你赢了我 ,我就跟你在做一次——!」  说完嘻嘻一笑,扑通一声,裸身跳进了水潭里。  望

            着正在水潭中裸浴,仿佛出水芙蓉般清丽迷人的花木兰,王师傅在岸边不由的轻声叹息道:「唉,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世道已然如此之乱,虞村的宁静又能维持多久呢?兰姑娘,你要多多保重啊……。」 第 二章翠崖红灯  花

            木兰从水潭裸浴归来后,穿好衣服,王师傅便按照约定,开始教授 她《枪王圣典》里的粘打。花木兰早就准备好了一根桃木枪,而王师傅没有,他就随便拿起了一个长木棍与花木兰对战。  花木兰将身上那件被王师傅弄皱的衣

            服裹了裹,然后半裸着背枪玉立,然后嫣然一笑道「王师傅,我来了!」   王师傅闻言立刻提棍全神贯注的戒备。  于是花木兰娇诧一声,提枪上前与王师傅打了起来。  王师傅教的很认真,在跟花木兰实战对打的时候也

            用尽了 全力,显然是花 木兰那句" 要是你赢了,我就跟你再做一次" 的话在起作用。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花木兰没给他再次 一吻芳泽的机会,她棍术的熟练程度 大大超过王师傅的预计。  十多年的棍术修炼让花木兰不

            但一听王师傅的解释就领悟到了粘打的要诀,而且很快便融会贯通,在跟王 师傅对打时居然打的不分上下。  俗话说——拳怕少壮,棍怕老郎,虽然王师傅知道自己的身体确实很虚弱,但是对于枪法的熟练程度他还是有自信的

            。  他知道论力量,自己不是年轻力壮的花木兰 的对手,本来以为凭着自己几十年枪棒技术,在对战中多用巧劲,还是可以制服花木兰的。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花木兰枪法已经跟他不相 上下,对战还不到十个回合,只见花

            木兰提枪一个转身粘打,便将他手里的木棍震飞了。  木枪脱手就代表输了,王师傅垂头丧气的对花木兰说她已经出师 了,以后可以自己拿书修炼,不用再来找他了。  花木兰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安慰他说他的恩情她不会

            忘记,以后还是会天天过来陪他的。  王师傅一听,顿时老泪纵横,花 木兰的身体实在是太迷人了,要他放弃还不如杀了他。  最后,王师傅又跟花木兰说 了会儿闲话, 便回了位于虞山北山腰上的茅屋里,他怕被人告发,所

            以从不去虞村里住,村里知道他住所的,也只有花木兰一人而已。  待王师傅走后,花木兰没有直接回村,而是提着木枪直接进了虞山以南的绿荫林里。  家里没吃了的,她要打点野味回去给爹爹和弟弟吃。  但是奇怪的

            是 ,往常飞禽走兽一大群的绿荫林,今天竟然一个野兽也没有了,偌大的树林里除 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响,连声鸟叫都听不见。  花木兰在林子里转了半天,到了傍晚时分,除了在一个树洞 里捕到两个野鼠。连只大点的果子狸都

            没抓 到。  可是这两个野鼠 的个头太小了,根本就不够他们爷三个人吃,可是她不能再找下去了,她已经两天没回家,而且现在天色已晚,再不回去,爹他们该担心了。  花木兰叹了一口气,只好拎着这两个小野鼠下了山。

              看来 今晚自己要挨饿了 ,这食物让给爹爹他们吃吧。  可是自己今天跟王师傅缠绵了很久,又练了半天枪法,体力消耗很大,今晚要是一点东西都不吃,花木兰真的不知道自己明天还能不能有力气从炕上爬起来。   就在

            花木兰满心忧愁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走到了村口,还没等她进村,忽然听到一阵少女银铃般的嬉笑声从她前面 传了过来。  花木兰抬头一看,发现是她村里的几个小姑娘,她们脸上涂着胭脂,相互簇拥着一边嬉笑打闹

            ,一边从村里缓缓走了出来。  花木兰见是她们,于是微微一笑,一举手里的木枪,向她们大喊道:「喂!小娟!等等我。」  那群小姑娘中间有一个扎着长辫子的小姑娘闻声一扭头,看见了花木兰,于是兴高采烈的的大喊

            道:「木兰姐!你回来了,快过来!」  花木兰闻言 微微一笑,加快脚步来到了小娟的跟前,然后望着她们问道:「小娟,天色不早了,你们 出村干什么啊?」  小娟闻言小脸一红,微笑道:「木兰姐,村里断粮了,所以我

            们几个今晚要去翠崖坪挂旗。」   花木兰一听,顿时一愣:「挂旗?」  小娟闻言微微一笑,说道:「是啊,木兰姐,你去吗?」  花木兰知道小娟说的挂旗是什么意思,那是她们村对付 断粮的一个办法。  在绿荫林南

            面的山腰上有一座突出的悬崖,崖上有一块平整的绿 地,原本那里是虞村的良田。   但是自从村里的男青壮被后,那里无人耕种,于是很快荒芜了,并且渐渐的长满杂草,再加上另一边是悬崖所以就被村人称为翠崖坪。  翠

            崖坪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地理优势,那就是它崖下边就是官道,而后面的山壁上 有很多原来村里青年们凿 出来,用来田间午休的洞穴。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有了一个习俗,那就是每到青黄不接 的时候,村里的姑娘就

            会成群结队的跑到翠崖坪上,脱下肚兜拴在旗杆上,做成一支支彩旗然后插 在翠崖坪上 。  她们用彩旗吸引官道上过往人的目光,让他们来到崖上与她们野合交欢,等结束后收取一点缠绵费。  她们这样做一是解决村里没有

            成年男性,她们身心上的寂寞,更主要的是有了这么一点缠绵费,她们就能熬过这" 暖洋洋,饿肚肠。 " 的春天了。  去年花木兰家断粮,她也曾在绿崖坪挂过几次彩旗,被 几个过往客商轮番淫辱了好几宿,他们全家才免

            于被饿 死。  今天花木兰打的猎物少,本来还想向同村的她们借点粮食呢,没想到村里都断粮了,看来自己今天也不得不去翠崖坪挂一次旗了,只是……。  花木兰 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日已西沉,于是 皱着峨眉说道:「可

            是小娟,天色都这么晚了,官道上还能有人吗?」  小娟闻言微微一笑,神秘的凑到她耳边说道:「木兰姐,你不知道吗?昨天从北方来了一队官兵,现在他们的营地就驻扎在虞山官道上。」  花木兰闻言楞了一下:「什么

            ?官兵?我刚从绿荫林回来,我怎么没看到有军营,而且也没听到号角声啊。」  小娟闻言微微一笑 ,说道:「木兰姐,你是走小路回来的,而他们的营地挨着大道,他们白天上午操练,下午去附近的山村公干,晚上才回营地

            ,所以白天才有号角声,不过,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回营 了 。木兰姐,我告诉你,他们都有军饷,而且不是铜钱,是银子哦。」  花木兰闻言顿时恍然大悟,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绿荫林里一只野兽都没有了,原来都被这些军官

            白天的号角声吓跑了。  自己昨晚跟王师傅缠绵后,被他缠着不 放,结果便陪他在茅庐睡了一宿,茅庐远离官道,所以这么重大事情她居然都不知道。  花木兰低头想了想,然后一皱眉头说道:「可是天色这么暗了,即使我

            们把 肚兜挂上了,他们也看不见啊。」  小娟闻言嘻嘻一笑,说道:「没关系,木兰姐,我有办法,你看!」  说完,便从背后将彩旗拿了出来。  花木兰定睛一看,发现小娟的肚兜下还系了一个红色的纸灯笼,原来她们

            今天不但要挂旗,还要挂灯。  花木兰对小娟真是万分佩服,这种办法都想得出 来。  她想了想,对小娟媚然一笑,用手推了一下她的胳膊,调笑道:「小娟,你跟我说实话,你怎么对他们的情况这么清楚,而且准备的还这

            么充分。」  小娟闻言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低下了头,握着衣角没有说话,而旁边的一个姑娘嘻嘻一笑,搭话道:「木兰姐,你不知道,这小妮子昨天就去挂灯了,后 来跟一个管做饭的火头小兵缠绵了一晚上,那小 兵是个没碰

            过女人愣头青,小娟骑在他身上 动了三两下就 把迷得神魂颠倒的,最后他连他们营里兵拉什么屎都告 诉她了,是不是啊?小娟!」  「扑哧——嘻嘻嘻!哈哈哈!」  村姑此粗俗之言一出,登时引得周围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

            了起来。  花木兰也跟着笑了 ,她早料到事情会是这样,小娟在她们村就像一只会闻腥的猫,什么时候山外来了男人,第一个 知道的肯定是她。  小娟一听周围的笑声,登时满脸通红娇骂道:「 你、你们真是的,早知就不告

            诉你们官道来人了,让你们直接饿死 算了。」  小娟周围的姐妹们一听她这么说,连忙笑着纷纷向她道歉,小娟是不能得罪的,山路闭塞,就是发生爆炸她们山里也很难听到。  要是得罪了小娟,没了她对 男人的第六感,什

            么时候官道来男人了小娟都不告诉自己,说不定自己真的会饿死。  小娟听到大家的道歉,终于消火了,于是微微一笑,转头对花木兰说:「木兰姐,你到底跟不跟我们去啊?」  花木兰看了看手里那两只可怜的野鼠, 皱着

            峨眉说: 「我是很想去,可是我没纸灯笼啊。 」  小娟闻言微微一笑,从腰间拽出一串小纸灯,摘下一个递给了花木兰,说 道:「嘻嘻,我怕山风把灯笼吹破,所以多扎了几个,木兰姐,这个给你。」  花木兰右接过纸灯笼

            ,又望了望左手上的野鼠,顿时心理升起一阵豪气,于是一抬手,猛的将手里的野鼠向草丛扔了出去,然后拿下后背的木枪向天一举,大喊道:「好!姐妹们!跟我来,我们去翠崖坪挂旗……啊,不,是挂灯!」  其中一个姐

            妹看见花木 兰手里的木枪顿时一愣,不解道:「木、木兰姐,你怎么拿着木枪去挂灯呢,那会把客人吓跑的。」   花木兰闻言微微一笑,然后一提手里的木枪,冷笑道:「哼,这你就不懂了,凡是当兵的有几个懂规矩的,等会

            儿他们玩完我们的身子要是不给钱,本姑娘就一枪挑了他们,好!我们走吧。 」  说完,花木兰提着木枪,转身昂首挺胸的向绿荫林走去,其气势之盛,不像是去卖身的,倒像是去上战场的。  小姑娘们一看,登时欢呼 一声

            ,紧忙跟了上去。  花木兰她们嬉笑打闹的大约走了半个时辰,终于走到了虞山的山脚 下。  这时,她们远远的就看到在上翠崖坪的盘山路口处,有一个五短身材,一身绸缎仿佛商人模样的男人坐在一个满载货物的驴车上悠

            闲的抽 烟袋。  这个商人的眼睛很贼,见到花木兰走过来,连忙放下烟袋大声招呼道:「喂!姑娘们,你们来了,我可是等很久了。」  花木兰身边的一个小姑娘见到是他,顿时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对于官道上是不是

            有男人来,我猜除 了咱们村的小娟,感觉最灵敏的就 应该是这位戴掌柜了。」  花木兰闻言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因为她太了解小姑娘说这句话的含义了。  这个戴掌柜全名叫戴家成,是对面山里戴家庄的人,在城里有家货

            站,平常以往山里倒卖货物为生。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了山里姑娘去翠崖坪挂旗卖身的习俗,于是便在姑娘们挂灯的同时,拉了一整车的吃穿货物在上翠崖坪的山口候着。  等姑娘们服侍 完客人,拿了银子从山

            上下来,他就开始叫 卖。  他清楚,等姑娘们从翠崖坪下来时,天已经黑了, 不可能再去城里买东西,只能买他的,所以将物价抬的很高,以至于往往姑娘们的卖身钱还没捂热乎,就被他搜罗一空。  姑娘们虽然有怨气,但

            也没 办法,因为不是住在山里的商人一般来说是轻易不敢进山卖货的,再加上现在世道乱,所以就更没有其他商人来到这跟他竞争,于是他就在这翠崖坪下一家 独大,成了市霸。  花木兰皱着峨眉领着姑娘们缓缓走到了戴掌柜

            的面前。  原本这个戴掌柜见到姑 娘们来了笑的是 合不拢嘴,但是等看清领头的竟然是花木兰,脸上的笑容就顿时僵住了,然后只见他浑身打颤的望着花木兰哆哆嗦嗦的说道:「兰、兰姑娘,今天你、你也来了,真、真是久违

            了。」  花木兰见他这副模样冷笑了一下,上次戴掌柜卖给她一捆麻布,竟然要了她五十个大钱,以至于花木兰一气之下用木枪打断了他的胳膊。  看来让他是烙下心病了,自那次以后,他每次一见花木兰就会浑身发抖。 

             不过 花木兰不后悔,这种奸商不教训 一下她会把价抬到天上去。  于是她听到戴掌柜根他打招呼,于是一抖手里的木枪,冷笑道:「嘿,是啊,戴掌柜,真是久违了,怎么样?今晚的货价应该不高吧。」  戴掌柜一听,连

            忙满脸冷汗的大叫道:「不高!不高!今晚绝对是货真价实,兰姑娘!请看!」  说完,连忙转身,拽着马车上的帆布用力一掀,将里面的货物露了出来——「呀——好丰富!」见到车上的货物,花木兰周围的姑娘们登时惊呼

            了起来。   其实不但是她们,连花木兰自己看见车上的货物都眼前一亮。  只见在不大的驴车上,装满了 各种琳琅满目的货物—— 油、盐、酱、醋,鸡、鸭、鱼、肉,蔬菜、水果、布料、胭脂、首饰,甚至连玩具都有。  

            可以 说有些东西连花木兰她们都没想到的,他的车上都有货。  不但如此,鸡是活的,蔬菜是翠 绿的 ,水果上带着露 珠,胭脂盒还没开封 ,显然都是是新货。  戴掌柜就是这样人,虽然他像其他奸商一样唯利是图,但他很讲

            究商人的诚信,他的货贵是贵,但是都是好货、新货,不想其他奸商那样以次充好。  姑娘们眼睛都看直了,连花木兰都盯着一只乌鸡直咽口水。  戴掌柜见花木兰神色稍缓,知道事情有缓,于是满脸笑容的凑到花木兰的耳

            边,谄媚的说道:「怎么样?兰姑娘,这些东西的成色还行吧。」  花木兰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低声对他说道:「戴掌柜,那只乌鸡给我留着,我下山就拿。」  戴掌柜一听,连忙点头笑道:「没问题 ,没问题,我一定留着

            ,兰姑娘放心吧。」  花木兰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一提手 里的木枪,向她周围的姑娘们喊道:「好!姐妹们,别看了,我们上山去吧!」说完,花木兰便兴致勃勃的提枪走上了翠崖坪。  戴掌柜的这些东西很让她眼热,于是

            花木兰干劲越 来越足了。  那些虞村姑娘一看花木兰带头上山了,于是眼睛盯着东西,身子纷纷恋恋不舍的跟了上去。  戴掌柜一看,举着双手笑眯眯的向她们大喊道:「努力啊,姑娘们,我在这等你们来买——!」  旁

            晚的翠崖坪夜风阵阵,清爽异常。  花木兰领着姑娘上到翠崖坪,然后站在崖边,向 山下一 看,发现翠崖坪对面的官道上果然篝火点点,看来还真是有一营官兵在这驻扎。  见到此景,花木兰神清气爽,深吸了一清凉的夜风

            ,然后向着她周围的姑娘们兴奋的喊道:「好了!姐妹们!今天晚上咱们要使尽浑身解数,把这些兵 哥哥都 迷住,让 他们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孝敬咱们,知道吗?」  周围小姑娘一听,同时举着玉臂应声笑道:「是——嘻嘻嘻

            !」  花木兰 闻言呵呵一笑,然后哈哈一笑,一摆手:「好!我们挂旗!」  花木兰话音一落, 姑娘们微微一笑,纷纷反手伸进自己的上衣里去解 自己的贴身肚兜。   靠着翠崖坪的山壁上,有很多突出的树根和尖石,姑娘

            们解下自己的肚兜后便 将它挂 在这些树根和石头上,然后将点燃的红灯笼系在肚兜的下面,便纷纷坐在肚兜下 等待儿官兵的到来。  不一会,翠崖坪的山壁上便挂满了五颜六 色,体香四溢的小姑娘肚兜,场面之香艳,恐怕老和

            尚见了也不免动心。  按照规矩,客人看中了那个姑娘 ,便上前将 她的肚兜摘下来,然后姑娘便 会起立跟他谈价钱,如果谈的好,便一起进山 洞欢乐,如果谈不好,客人也要交一点摘旗费,这是为了不至于使自己两手空空。 

             花木兰见到姑娘 们都去准备了,于是微微一笑,走到离她们较远的一个地方将木枪向地上一插,便反转玉臂,将手伸进自己的狐红雪裘袄里,将自己贴身的红绸肚兜摘了下来,轻轻的挂到了木枪上。  花木兰之 所以远离姑 娘

            们挂旗,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村里最美的姑娘,没有姑娘愿意跟她挨在一起,因为她们怕花木兰抢自己的生意。   而花木兰也不想为了男人而跟同村的姐妹翻脸,便自觉地远离 她们,这已经是她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了。  

            在肚兜上挂上红灯后,花木兰便枕着玉臂,将娇躯靠在木枪山闭目养神 。  她估计那些官兵从看到灯火到走上翠崖坪还要等一段时间,自己要先养好精神,否则哪有精力陪那些当兵的玩一晚上性游戏。  也不知道是今天太累

            了还是没吃饭精神不足,花木兰闭眼本来只是想养养神,没想到 竟然不小心睡了过去……。  「啊……啊……」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阵勾魂摄魄的叫床声惊醒了花木兰。  她睁开眼睛扭头一看,发现翠崖坪上到处都是盔

            甲,铁剑,女人的绣鞋,鸾裤。而从山壁的洞穴里侧传出一阵阵男人粗壮的呼吸声和女人淫荡的娇喘声。  花木兰一见,暗叫不好,自己竟然 睡过去了,忘记了拉客。  这些当兵来时都是一股脑的来,错过了风头便很难再找

            到客人了。  花木兰向绿崖坪的山路口一看,果然黑漆漆的一片,一个人影 都没有 。她顿时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自己就不在这偏僻的地点插旗了。  但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花木兰皱着峨眉一想,现在想赚钱只有一个

            办法,那就是找个姑娘合伙,跟她一起服侍一个客人,然后平分缠绵费。  可是这并不容易做到,姑娘们之所以远离自己,就是怕自己跟她们抢客人,又怎么会跟自己 分客人呢?  「哒、哒、哒……。」  就在花木兰犯愁

            的时 候,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她一转头,发现一个腰间配剑,身着皮甲铜盔的小将从翠崖坪的入口跑了上来。  花木兰一见大喜,连忙抽 出地上 那挂着兜兜的木枪迎了上去。  那个小将脚刚踏到翠

            崖坪的草皮上,忽然发现 一个人影提着杆木枪向他跑来,顿时停 下脚步,眉头一皱,刷的一声拔出腰间的佩剑,全身 警戒的指着花木兰大喊道:「站住!你要干什么?!」  花木兰闻言一愣,在看看手中的木枪,知道他误会了

            ,于是连忙将手 中的木枪扔到地上,然后学着 娇小姐般媚然一笑,娇滴滴的说道:「军爷~您误会了,我是 虞庄的姑娘,只是想问一下军爷今夜是不是寂寞,需不需要奴家陪您解解闷。」   那个小将闻言一愣 ,然后借着月光仔

            细一瞧,发现站在他面前的果然不是刺客,而是 个绝色美人。   于是他松了一口气,把佩 剑收回了剑鞘里,然后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姑娘,今天我没时间,我到翠崖坪是向将军禀告军情的,你……。 」  花木兰一听,

            连忙 上前揽住他的胳膊,嫣然一笑道:「那么军爷,您禀报完军情呢?戎马征程,您就不需要女人的身体来纾解一下疲累吗?」  小将一听,苦笑了一下,说道:「姑娘,你来的不是时候,好了,你快让开……。」  说完,

            小将一把甩开了花木兰的玉臂,花木兰身形一失,啪嚓一声摔倒在地。  而小将却不顾摔倒在地的花木兰,径直向翠崖坪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仔细听山洞里的声音,不一会儿便钻进了一个山洞里。  倒在地上的花木兰咬着

            樱唇,内心羞愤异常,她对自己的美貌向来自信,以前同村的男孩想跟她颠鸾倒凤,那都要拿着野花追求半天才能如愿。  而她自己看上的男人,只要自己稍微抛个媚眼,他们便会乖乖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是她万万

            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当兵的拒绝了,向来倔强的她咽不下这口气,于是花木兰盯着小将进入的山洞恨恨的发誓道:「哼,小子,你等着,本姑 娘今晚非把你弄到我身上来不可。」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小 将从山 洞里灰头

            土脸的出来了,他没想到辛辛苦苦跑上山来向将军汇报军情,反而被将军大骂他不懂风情,坏了他香闺艳事。  就在他一脸沮 丧的向山口走去的时候,忽然,一首清甜悦耳的艳曲在他耳边响起:「梨花白~不比女儿肤胜雪。 

             月儿娇~哪得奴家媚无缺。  横陈玉体无人赏~只因郎心如铁。  唉!唉!唉!  春宵空渡,好花不折,君为何来 ?」  小将闻声顿时脑袋一热,转头一看,顿时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只见在皎洁的月光下,一个神秘

            诡艳的绝色美人侧卧在草坪上正娇媚万分的笑望着自己,她玉乳丰满高耸,将红袄高高挺起,纤细的蛮腰不赢一握,一双修长的美腿轻柔的叠 在一起。  而且最要命的,是美人的红袄被撩到了乳下,她露出了她那白嫩的小腹和

            肚脐,在月光下泛出一片勾魂摄魄的美色。  小将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就像被勾了魂一样,走到了花木兰的身边。  花木兰媚然一笑,知道自己的魅力产生作用了,多亏自己会唱一点淫词艳曲,而且王师傅有一次跟她缠绵过

            后,夸她这个侧卧姿势是最迷人的,任何男人见到她这个样子都会垂涎三尺,她相信这个小将也不例外。  果然,小将把手放到她的白嫩的肚脐上轻轻的抚摸着,而花木兰娇喘一声,然后满脸媚态的任由他抚摸。她知道,他快

            上钩了。  小将咽了一口吐沫说道:「姑、姑娘,我要回军帐向薛将军复命,你愿意跟我回军帐做吗? 」  花木兰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媚然一笑,说道:「可以啊,只要军爷高兴,奴家跟你去哪做都行。」  小将闻声大喜

            ,连忙一转身,向地上瞧了瞧,然后从地上捡起一套不知是谁的盔甲,递给了花木兰:「来,姑娘,把这套盔甲穿上。」  花木兰 闻言一愣,但还是乖乖的站娇躯一边套上盔甲,一边莫名其妙的说道:「军爷,让我穿盔甲干什

            么啊?」  小将上前一边帮她穿盔甲,一边说 道:「军营重地,闲人免进,你不 穿这身盔甲进不去的。」  花木兰闻言理解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等花木兰穿上盔甲,再扎上秀发,顿时成了一个英姿飒爽的玉面将军。  

            花木兰穿上戎装,拿起木枪转头向小将嫣然一笑:「怎么样,军爷,奴家好看吗?」  小将一见木兰英姿顿时一愣:「姑娘,你现在可先古代 四大美男子之一的潘安还俊秀啊。」  花木兰闻言淡然一笑,然后说道:「将军,

            我穿这身盔甲没问题吗?万一这身盔甲的主人出来找不到了怎么办?」  小将闻言冷笑了一下,然后不屑 的说道:「放心吧,这些兵丢盔弃甲 已经不止一两回了,他们有的是理由从军需官那再要一套。」   然后 小将上前一把

            搂住花木兰的蛮腰,将她揽到了怀里,一边在亲吻花木兰的鬓角,一边轻呼道:「姑娘,我叫章易,你叫什么?」  花木兰闻言媚然一笑,然后一边仰起粉嫩的脸颊任他的大嘴亲吻,一边媚然道: 「奴家姓花,名木兰,村人都

            叫我兰姑娘,过了今晚,将军您要记得啊。」  章易闻言连忙点头,然 后一把将花木兰抱了起来,便向山下跑去……

            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9 -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9 在线推荐-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9 视频频道精彩观看-视频频道推荐动态-观看最新频道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1. <i id='BTaqg'><tr id='BTaqg'><dt id='BTaqg'><q id='BTaqg'><span id='BTaqg'><b id='BTaqg'><form id='BTaqg'><ins id='BTaqg'></ins><ul id='BTaqg'></ul><sub id='BTaqg'></sub></form><legend id='BTaqg'></legend><bdo id='BTaqg'><pre id='BTaqg'><center id='BTaqg'></center></pre></bdo></b><th id='BTaqg'></th></span></q></dt></tr></i><div id='BTaqg'><tfoot id='BTaqg'></tfoot><dl id='BTaqg'><fieldset id='BTaqg'></fieldset></dl></div>
              • <bdo id='BTaqg'></bdo><ul id='BTaqg'></ul>
              <tfoot id='BTaqg'></tfoot>

              1. <legend id='BTaqg'><style id='BTaqg'><dir id='BTaqg'><q id='BTaqg'></q></dir></style></legend>

                <small id='BTaqg'></small><noframes id='BTaq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