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ESf9h'></small><noframes id='ESf9h'>

    2. <legend id='ESf9h'><style id='ESf9h'><dir id='ESf9h'><q id='ESf9h'></q></dir></style></legend>
      <tfoot id='ESf9h'></tfoot>
      <i id='ESf9h'><tr id='ESf9h'><dt id='ESf9h'><q id='ESf9h'><span id='ESf9h'><b id='ESf9h'><form id='ESf9h'><ins id='ESf9h'></ins><ul id='ESf9h'></ul><sub id='ESf9h'></sub></form><legend id='ESf9h'></legend><bdo id='ESf9h'><pre id='ESf9h'><center id='ESf9h'></center></pre></bdo></b><th id='ESf9h'></th></span></q></dt></tr></i><div id='ESf9h'><tfoot id='ESf9h'></tfoot><dl id='ESf9h'><fieldset id='ESf9h'></fieldset></dl></div>
      • <bdo id='ESf9h'></bdo><ul id='ESf9h'></ul>

        <tfoot id='04mvg1xv'></tfoot><legend id='85v093rx'><style id='x9zzg13e'><dir id='1r9kpezs'><q id='flviix6p'></q></dir></style></legend>

            <bdo id='3itjt8uy'></bdo><ul id='c4h8ohgk'></ul>
          1. <i id='ken4nfdt'><tr id='wl0hpytq'><dt id='j337gk8g'><q id='0fi4dj89'><span id='0io4a08t'><b id='9ifwy2me'><form id='9g5wn5bs'><ins id='ua3td5yp'></ins><ul id='lcj4ltsc'></ul><sub id='cq0ozztg'></sub></form><legend id='0htfeoqp'></legend><bdo id='rskudyyi'><pre id='5g8wcas8'><center id='wdqz0bsh'></center></pre></bdo></b><th id='ksbqgkia'></th></span></q></dt></tr></i><div id='tyx1qcvq'><tfoot id='ba24m6s1'></tfoot><dl id='msqtq0h8'><fieldset id='68hypk78'></fieldset></dl></div>

            <small id='b5auhr0w'></small><noframes id='k2vkw1tu'>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欧美国产国产综合视频

            类型: 手机成人网站 5000部高清视频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20

            剧情介绍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父母就对我的学习抓得很紧。我也比较用功,脑子也还够用,因而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上小学时总是名列前茅,顺利考入重点中学,没费多大力气又考入一所重点大学,大学毕 业后进入一

            家着名的外资企业,现任总经理助理,月收入 将近万元。   我的妻子是我的大学同学,同级不同系。我们是大二时相恋的,三年前结婚。她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省 政府机关里供职,职务是主任科员,月收入约3000元。我们

            的家庭是典型的“一家两制”,据说这是当今年青人比较向往的一种家庭职业结构。   我和妻子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是在婚前,大约是大三那年夏天,我二十岁,她十九岁。当时正放暑假,其他同学都放假回家了,我们因为相

            约搞一次社会调查而留在了学校。当时她的寝室只剩下她一个人,我只要有时间就到她的寝室 去找她,一待几个小时。我们在一起聊天、感摹⒂当А⒏??⒔游牵?3>醯 檬奔涔?锰?臁?BR%26gt;有一天下午,也谈不

            上谁主动,我们俩在她的床上拥吻时 ,不知不觉地都把衣服脱光了。我那个硬硬的东西在她两条大腿之间蹭来蹭去。她有些害怕,把腿夹得紧紧的 。我见状就不再蹭她,只是在她乳房上揉来揉去。过了一会她自己受不了了,分开

            双腿把我阴茎夹住,还不停地哼哼着。 我也不客气,当即压在她身上把那东西捅进她的下身。因为是第一次,我没抽几下就射精了。她似乎也不怎么疼痛,嘴里哼哼着,两条胳膊死死缠 住我的脖子,我都射完了还久久不肯松 开。

            事后我偷看了一下床单,发现除了我的精液以外并没有血迹,才知道她已不是处女。但看着她那副楚楚可爱的娇羞模样,我又坦然了:只要她爱我就行了, 处女不处女的有什么要紧?况且初次性交不出血也不能完全证明她就不是

            处女。   从此以后我们就一发不可收拾。凭着假期校内人少的便利条件,或者在她的寝室,或者在我的宿舍,只要得空就干上一回,记得最多的一天我们竟性交了三次。那真是既贪玩又不知累的年龄,我每天想的就是她的乳

            房和阴户,她整天惦记的也就是我的阴茎。结果,经过一个假期的疯狂,当同学们返校的时候,我不得不陪她去医院做了一回人流。   后来我们就小 心多了。我买了好些避孕套,我们俩都随身带了几只,想干的时候随时都可

            以用。学校开学以后,寝室里都住满了人,我们再要性交就不那么便利了。但这难不住我们这对贪欢的恋人,花前月下,操场一隅,教室角落,只要身边没人,都可以成为我们交合的场所,只 是不能像暑假那样脱光衣服干了。她

            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从那个暑 假起便一年四季穿裙子,夏天是薄裙,春秋是皮裙, 冬天就穿长长的毛裙,想和我交欢的时候,只需把内裤褪下,我从裤门里掏出那东西就可以了。裙子成了我们绝好的遮羞布,别人即使从身边走

            过,只要我们不动,他也会以为我们只是一对相拥相抱的恋人。   就这样,我们一同度过了将近两年的甜蜜时光,当时的那份快感,那份愉悦,那份激动,直到现在还回味无穷。我曾问过妻子,她也有同感。    后 来我们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我就带她去见我的父母。我父母见了她非常高兴,一个劲夸她聪明、文静、漂亮,还暗暗叮嘱我在婚前不可强迫她做 那些婚后才能做的事。我跟她说了以后,我们俩笑得差点背过气去。她边笑边用小拳头打着

            我说:“你爸你妈可真高看咱们了,没想到我早就成了你们家的人了。”  没过多久,我们正式结婚了,搬进了公司为我租的一套三居室的公寓房。装修房子时我们重点把卧室好好布置了一下:地上铺了厚厚的羊毛地毯,床头

            的墙上安了面大镜子,她还从美国女同学那里要了不少裸男裸女的大幅彩照贴在墙上。总之卧室里的一切布置都是为了调动我们的性欲,也为了方便我们以各种姿式交欢。   新婚之夜,我们俩脱得一丝不挂,紧紧地粘合在一

            起,从床上滚到地下,从卧室走到客厅,从卫生间玩到厨房。我是射了一次又一次,她是扯着嗓子拚命喊, 好像要把这几年被压抑的性欲都在那一晚发泄出来。我们折腾了整整一晚上,第二天睡了一白 天,直到傍晚才 起床。妻子

            娇嗔着说:“你可真厉害,把我的阴户都给搞肿了。”我也回敬她:“你也不简单,一晚上让我射了五次精,到现在尿道还跟针扎似的疼哪!”  从此我们开始了真正合法公开的性爱 之旅。为了增加情 趣,我买了好多淫秽影谍

            ,两口子一边看一边模仿着做爱,背交、侧交、跨交、坐交等等姿式都试过了,又模 仿淫谍里面的老外进行口交、肛交。对于口交,妻子是全盘接收,用嘴含住我的阴茎又舔又吮,比那些洋妞还要狂放。那些洋妞不过是让男人把

            精液射在脸上,她可好,硬要我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在她嘴里,然后她就咕噜咕噜全喝下去,喝完还要咂咂舌头,直说“好甜好香” 。我打趣她比洋妞还浪 ,她乜斜我一眼道:“你不喜 欢,那我就不做了。”我赶 紧搂住她道:“

            喜欢喜欢,我觉得你比洋妞出色多了。”她转嗔为喜,又低下头舔弄我的阴茎。   对于肛交,妻子起初有些犹豫:“我的肛门那么小,你插进去会不会疼啊?”我开导她:“你看片子里那些老外,那个阴茎不比我粗,不比我

            长,还不照样插进洋妞的肛门里!你看那些洋妞多快活,拚 命拱 屁股,唯恐阴茎插得不深。”这时电视画面里恰好出现一个身材比妻子还要娇小的中国女孩子,正撅着屁股让一个黑种男人插入肛门。那黑人的家伙足有一尺多长,

            全部捅进了女孩的肛门,女孩兴奋得全身发抖,淫 声不断。妻子看着电视自言自语道:“这女孩都能受得了,我也应该没问题吧!”“快别犹豫了,我保证让你死去活 来。”“讨厌。”妻子嘴里说着,身子爬上床,把雪白的屁股

            高高地撅起 来,那红润紧凑的小小肛门勾得我心火欲焚。我赶紧学里电视里的样子,把唾沫抹在龟 头上,对准 妻子的肛 门慢慢插进去。“哎哟,慢一些,有点疼。”我赶忙停住不动。不料妻子又叫起来:“你干脆一下子捅进来吧

            。”我腰部一挺,一根四寸来长 的阴茎全部送进了妻子狭小的肛门,问道:“你还疼吗 ?”妻子扭动着屁股,颤着声道:“疼倒不疼,就是涨得很,好像直肠里都塞满了。你动动看!”我开始徐徐抽动,一 开始觉得里面又干又 紧

            ,抽了几十下后觉得妻子的肛门里好像抹了油一样,越来越润滑,我的抽动速度也越来越快。妻子终 于忍不住,像哭一样叫起来:“好哥哥,你使劲捅。我的肛门又涨,又热,麻酥酥的好舒服!”我加大抽送幅度,小腹猛烈地撞

            击着妻子柔软 的臀部。妻子把脸埋在枕头里,发出类似呜咽的欢声。完事后,妻子把脸靠在我怀里,娇羞地说:“没想到,肛交也这么让人欲死欲仙,真是连骨头也快酥了……”这以后,我的阴茎就轮流在她的嘴、阴户、肛门里

            抽插。数学系毕业的妻子还精心设计了一个性交程序表,什么时间口交,什么时间性交,什么时间肛交,都做了均匀的安排,不肯偏废任何一个肉 洞。我是乐得消受,反正只要我这根阴茎有个洞插就行了。   有一次我们看了

            一盘台湾 的淫谍,里面男主角的阴茎远不如老外粗大, 女主角也不如洋妞漂亮,原本勾不起我们的兴趣。但 片中都是用国语,而且污言秽语不断,着实让我们激动不已。当女主角嗲声嗲气地说:“亲汉子 ,用你的大鸡巴来操我的

            屄,狠狠地操”时,我的阴茎腾地勃起,妻子也像没了骨头似地瘫在我身上 ,浪声浪气地说:“好哥哥,妹妹的屄好痒,想吃你的大鸡巴。”听着文静秀气的妻子说出这么粗秽的话语,我那里还把持得住?立刻翻身上马,挺枪便

            刺。妻子闭着眼睛直喊:“好哥哥,亲汉子,你的鸡巴好热,好硬,要操 死我了!”我被她勾得血脉贲张,精液狂喷 而出。我抚着她滑腻的肌肤 感叹道:“没想到这些粗言秽语也 这么撩拨人!”妻子媚眼如丝,浪着声说:“那我

            再说几句,看你还硬得起来硬不起来 。”说罢她赤着身子跳下床,一面抚弄着乳房扭动着屁股,一面梦呓似地哼 哼着:“哎哟,我的奶子又涨又痒,屄里湿透了,屁眼里好像有小虫子在爬,好想让亲汉子的大鸡巴操啊!亲汉子,

            你操死我吧!”我听得 耳鼓嗡嗡作响,浑身热血沸腾,刚射完精的阴茎不知不觉又坚硬如铁。我扑下床去,一把抱住又软又腻的妻子,在她湿淋淋的阴户里使劲抽送起来:“我,我,我要操死你这个小骚货。”妻子哼哼着:“我

            就是你的小骚货妹妹,你就是我的大鸡巴哥哥,你使劲操吧,操死我才开心哪!”我又把阴茎送入她 的肛门,恶狠狠地说:“小骚货,我操烂你的屁眼!”妻子使劲拱着屁股,浪叫着:“ 小骚货的屁眼随便你操,你想操烂就操烂

            吧!”我们又疯了一个来小时,我又射出了残存的精 液,妻子像品尝甘露一样咽进 肚里。   就这样,我们在黄谍的指导下,不断变换花样,度过了迷乱而疯狂的新婚第一年。   后来,妻子对我买的那些黄谍渐渐失去了兴

            趣,觉得它们仍不够刺激。于是她就去我们的母校,找到了那位和她同寝室住过一年的美国女同学(现已 留校任教),搜罗了一堆书刊影谍抱回家,当晚我们就在沙发上裸体相拥,共同 观赏起来。   当影谍演到一个金发女孩

            被几个健壮的男人强奸时,妻子用乳房柔柔地顶擦着我,在我耳边轻声道:“亲哥哥,我也想让你强奸我,好不好?”我自然是大喜过望, 把她脸朝下按在床上,用一根睡衣的腰带把她的双手反绑起来,道:“现在我就强奸你这

            个小骚货!” 没想到妻子扭着身子直撒娇:“我不喜欢这样绑。我想让你像影谍里那样把我五花大绑,最好把绳子勒进肉里,那样才叫强奸嘛!”我乐得心花怒放,赶紧到阳台上找来一根长长的晾衣绳,绕过她的雪颈,缠住她的

            玉臂,左三道右三道,把妻子结结实实绑起来,宛如一团没有棕叶的肉棕子。妻子上身被绑,只能拚命扭动下身,哀求着:“哥哥绑得好紧,勒得小骚货气也快喘不上来了,唔……好惬意噢……”看着她被捆成一团,极度肉感的

            身子,我不由得眼睛放光,龟头冒水,猛扑上去挨次奸淫她的三个肉洞……随后的一个月里,每次做爱 妻子都要 求我把她绑起来强奸。有一天,妻子在被我捆好之后,用水 汪汪的大眼睛妩媚地看着我道:“亲汉子,你再找根绳子

            把我吊起来,然后你站在我背后操我的屁眼, 好不好?”我这时对她是言听 计从,连忙又找了一根长绳子,一端缚住她的反绑的双手,另一端绕过房顶处的暖气管子垂下来,用力一拽,妻子雪白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发出一声凄厉

            的惨叫。我心里一慌,赶紧松手。妻子重重地跌在地毯上。我连忙抱起她,急切地问道:“宝贝,是不是勒坏了?”妻子翻着白眼直喘粗气:“哎哟……脖子上、胳膊上的绳子勒得太紧了……我现 在比以前又胖了不少……脚一离

            地,好像胳膊要断了,气也喘不过来……”我忙道:“那咱们别玩这个了,害得你这么疼……”不料妻子在我怀里连连撒娇:“不嘛,就要玩,就要玩!”“我可怕把你勒坏喽!”“那……这样吧,你慢慢拽绳子,在我脚尖快要

            离开地面的时候就停下来,那样也算是吊起来了,我又受得住,你说好不好?”我依言行事,慢慢扯动绳子。只见妻子的双臂 渐渐反向拉直,脚跟也 离开了地面,当十根脚趾已垂直于地面时,妻子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痛叫:“不

            要拽了,停住!”我 赶忙把绳头固定住。 只见妻子双臂反吊,两腿笔直,只有十根脚趾勉强撑在地上,绳索深深地勒进她的手腕和脖颈。我心有不忍:“宝贝,你要受不了,我就把你放下来吧。”妻子连连摇头,一头乌亮的秀发

            像瀑布一样洒开,喘着气道:“不……不要,我这个样子……身上好疼,可心里快活。 你看我屁股是不是撅起来啦,怎么还不操啊!”我定睛一瞧,果然如 此:由于妻子双手反吊,浑圆的臀部自然而然向后翘起,湿润松驰的肛门

            正充满渴望地一张一合。我挺起阴茎用力一顶,连根没入妻子的肛门。妻子发出一声哭 叫:“哎呀亲汉子,你把小骚货的屁眼捅穿了……嗷……好快活,你来回抽啊!”我腰胯用力,前后抽动着。妻子脚尖撑地,像芭蕾舞演员一

            样尽力耸动屁股迎合着我,嘴里发出似哭非哭的声音……事 后妻子用脸贴着我的胸膛道:“亲汉子,这是咱们结婚以来我最快活、最满足的一次做爱。你不知道,脖子被勒得喘不过气来,胳膊像断了一样,脚趾头又酸又痛,屁眼

            被你操得又热又麻,那种美妙的感觉,小骚货这辈子 也忘不了。”我不经意地说:“那还不容易,以后每次性交我都把你吊起来。”“那太谢谢哥哥啦……”  这种性虐待式的性交又持续了一年多,每次妻子都被我弄得喜不自

            禁,死去活来,而我也每每搞得美不胜言,精疲力竭。   到了婚后第三个年头,几乎所有能看到、能想到的性爱方式都被我们尝遍了,原先那些令我们热血沸腾、心荡神驰的奇招怪术也渐渐失去了新鲜感,我们的性生活日趋

            平淡乏味,夫妻之间的摩擦和争吵也多了起来。   在一次因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吵一 场之后,我俩都沉默了。过 了好一会,妻子呜呜咽咽地趴在床上哭起来。我心里过意不去,跑到床边把她搂在怀里,轻轻舔吮着她的泪水。

            她仰起泪脸道:“你说咱们这是怎么回事?前几年,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咱们都那么情投意合,如胶似漆的,这段日子这是怎么了?好像谁都气不顺,见面就要吵。”  我 叹了口气道:“是啊,这些天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昨

            天我 才想通了,前些年咱们的性生活多姿多彩,其乐无穷,真比神仙还快活,哪还顾得上吵架呀,恩爱还来不及呢!可现在咱们的性生活越来越平淡无味,几个星期才有一回,人闲生事啊!”  妻子埋怨道:“那能怨我吗?原

            先那些丰富多彩的性爱,不都 是我想出来的!你一个大男人,一点想像力也没有,搞得我越来越没兴趣。”  我被她说得哑口无言,沉默半晌才讷讷道:“我这不正在想嘛,你不要性急,小骚货!”  妻子被我说得性动,在

            我怀里扭着说:“我现在不是小骚货,是你的小婊子。小婊子全靠你这大鸡巴哥哥想办 法才能活下去嘛……”  我 被她说得心头火热,灵机一动道:“那咱们回顾一下这几年的性经历,你说说看到底什么时候你最快乐,最开心

            ?”  妻子转了转漆黑的眼珠,说道:“要说心里最快乐的时候,那还是在 大学里那 几年。当时咱们每次做爱都是偷偷摸摸 ,像做贼似的。虽然时间很短,但每次都有好几次高潮,现在我想起来心里还甜滋滋的。”  我的心

            头豁然一亮,不禁叫道:“着哇!你这话说到要害了。每个人心里都有 做贼的欲望,只不过表现方式不一样罢了。在男女性事上也是一样,越是偷情越快活。你没见古书上描写性事时很少写夫妻行房,大多是写偷情吗?还有,据

            说男女做爱时性快感越强,生下的孩子就越聪明。而私生子几乎百分之百的聪明,这跟他们的父母偷情时极度快活大有关系。”  妻子也兴奋起来,急切地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思忖了一下道:“婚后咱们的性交都

            是在家里进行, 虽然花样很多,但毕竟缺乏环境的刺激,远远不如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花丛里,树荫下,随时随地都可做爱,那才叫偷情,那才叫刺激!”  “那咱们现在就去公园去,我让你操个够!”妻 子急不可待。   

            “那怎么行?以前那些孩子行径回想一下还可以,照搬到现在肯定不灵了!咱们还得想些更刺激的招术来才能满足……嗯,明天是星期 天,你穿上短裙,别穿内裤,咱们逛街去,瞅着空子便操上一回……”  “太棒了,老公你

            真伟大!”妻子激动得抱住我一阵狂吻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妻子就早早起了床,坐在梳妆台前描眉画眼。因职业缘故,妻子平常是不化妆的,而今天却是浓妆艳抹:脸蛋搽得雪白,嘴唇涂得血红,眼睑抹得紫黑,还粘了

            假睫毛,越发风骚妩媚,令人垂涎。   我打趣道:“看你这副样子,真像个小骚货。”  妻子冲我皱了皱小鼻子,撅了撅可爱的小嘴道:“待会我穿上衣服你再看,那就不是小骚货了,而是你货真价实的小婊 子啦!”说罢

            她一扭身跑到另一间屋里去了。大约一根烟的 工夫,装扮一新的妻子走到我面前道:“大鸡巴哥哥,看看你的小婊子够不够淫荡?”  只见她上身穿一件吊带露脐衫,雪白的肩膀和大半个胸脯露在外面,里面显然没戴乳罩,两

            个奶头把胸前的衣服顶起两个小包;黑 洞洞的肚脐随着腰肢的扭动若隐若现,令人遐思。下身是一条紧裹屁股的超短裙,两条白嫩的大腿露在外面;足蹬一双细高跟凉鞋,玲珑剔透的脚趾头调皮地露在外面。   我看得目瞪口

            呆,简直 难以相信眼前这性感撩人的女子就是我那位聪颖文静的妻子!   “想不想看看我穿没穿内裤?”说着妻子 一撩超短裙,露出未穿三角 裤的赤裸阴部,又一转身,亮出了珠圆玉润的小屁股。   我嘴巴 发干,结结巴

            巴地说:“那咱们去逛街吧,只是……只是到了外边……你可不要随便撩裙子。”  妻子嫣然一笑: “那还用你嘱咐?我今生今世都是你的小婊子,只有你这么一位大鸡巴嫖客。”  我们依偎着走出门时,街上的人已经多起

            来。妻子那一身性感暴露的装束立刻引来无数男人贪婪的目光。   妻子显然很不自在,一只手紧紧 抓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不停地向下扯着裙子,不时在我耳边低语:“老公,我好害怕。我连内裤也没穿,裙子又这么短,被

            人看见可怎么得了,那多对不起你呀!”  一阵热流从我心头掠过。我揽紧了她的纤腰道:“没关系,你那是紧 身裙,别人看不到的。现在是青天白日的,别的男人即使想使坏也不敢妄动。你这小傻瓜,越紧张才越快活,昨天

            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吗!”  说心里话,当时我也紧张,生怕妻子春光外泄。但看到周围那些男人的眼光,我心头又涌起一阵莫名的自豪——这么性感的女人是我的老婆,我可以随时占有她的肉体,多惬意啊!   来到一家大

            型百货商场,我俩仍然众人瞩目的焦点。走到一个服装柜台前,妻子向售货员问价格,我便 靠在她背 后,硬硬的阴茎紧紧贴住她只裹了一层薄布的屁股。   妻子的身子抖动了一下,话也带着颤音:“请……问,小……姐,这

            件裙子多……少钱?”  售货小姐热情地报上价格,又拿 出好几件裙子供妻子挑选。   妻子心猿意马,胡乱应了两句,拉住我的手回身就走,边走边在我耳边低语:“你要死啊!大鸡巴顶得人家心都酥了,屄里 湿乎乎的好

            难受……也不怕人看见!”  “要的就是这份刺激!否则咱们出来干吗?”说着我隔着裙子拧了一下她丰腴的屁股。   妻子满脸通红,陶 醉地偎在我怀里道:“咱们找个人少的 地方,你给我泄泄火。”  我们来到商场咖

            啡厅, 在最里边的火车座坐下。妻子背对众人坐着,除了坐在她对面的我和服务员以外,没人能看见她的正面, 而服务员送上咖啡后就不会再过来,所以非常隐蔽。    妻子坐下后,超短裙 自然向上褪去, 她连忙夹紧双腿。

              我笑道:“把腿叉开,让我好好看看。”  妻子紧张地四下张望着,语无伦次:“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一阵莫名的快感驱动着我说道 :“没关系,有人来你把腿合上就行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妻子的胸脯急剧

            起伏着 ,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把腿慢慢分开,稀疏卷曲的阴毛和肥厚的大阴唇展现在我眼前。   我呼吸急促起来:“再分开点,把屄也亮出来。”  妻子继续把腿向两边叉开,两片带露的小 阴唇也随之张开 ,粉红色的阴户一

            览无余。   妻子半躺在椅子上呢喃道:“我的腿已经分到最大限度了,你全看到了吧。我可不可以并上了?”  我感到眼里像要冒火:“别并上,当着我的面手淫。”  妻子的脸红得像要渗出血来,慌张地说:“那怎么

            行?被人看见怎么办?”  “没关系,叉开腿没人看见,手淫也不会有人看见!”  妻子又四下张望了一回,确 信无 人注意后,纤细的手指伸到胯下,慢慢摸索起来。不大一会便满脸是汗,轻轻呻吟起来。   我感到阴茎

            像要爆裂开一 样,低声道:“把手指插到屄里来回动。 ”  妻子此时似乎已失去了意识 ,顺从地把手指伸到颤抖的阴户里抽插着。   我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全神贯注地看着她。只见 妻子丹唇微启,浑身打颤,手指的抽动

            越来越快,终于忍不住“ 嗷”得尖叫了一声。    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向我们望来。妻子急忙并住双腿,羞得把脸伏在桌 上。我赶紧坐到她身边,她趁机把火烫的脸埋在我怀里。   这时训练有素的服务员快步走过来问道:“

            这位女士和这位先生,需要帮忙吗?”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我太太喝咖啡的时候不小心呛了一下,请你再给我上一盘香蕉。”  香蕉端上来,我剥了一只塞进妻子嘴里。她一边吃着,一边低声道:“死老公,坏老

            公,你不让人家活啦!”  “说句心里话,你刚才刺激不刺激,快活不快活?”我笑问她。   “……快活死了……刚抽了两下就到高潮了!”妻子闭着眼睛,仍旧沉醉于方才的历险。   我拿起一 支香蕉道:“上面饱了

            ,下 面饿了吧?我把这支香蕉给你塞进屄里去!”  “不要嘛……”妻子嘴里轻声拒绝着,两条大 腿却颤抖着慢慢分开,露出了湿淋淋的阴户。   我把香蕉慢慢塞进去。她的阴道已充分湿润,细长的香蕉毫无障碍就全部插

            了进去,只在阴户外露出一个小尖。   妻子轻轻呻吟着,像蛇一样扭着身子。   我付了帐,拉起妻子道:“咱们走吧。你 在前面走,我要看看你夹着香蕉走路的骚样子。注意不 要掉出来哟!”  妻子慢慢向门外走去。

            因为怕把香蕉滑出来,她的两条大腿夹得很紧,脚步也很小,小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把咖啡厅里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我压抑着兴奋走到她身边问:“感觉怎么样?”  妻子的两只小手无助地时攥时张,急速

            喘息着道:“亲老公,咱们快走吧,到个没人的地方……”  我揽住她颤抖的细腰道:“别那么急,小心滑出来。”  妻子像断了骨头一样贴在我身上,咬着我的耳朵:“你坏死了!那根香蕉插在人家屄里,走一步就动一下

            ,像你的鸡巴一样,弄得人家屄里跟发洪水一样……哎哟不好, 要掉出来了……”妻子停下脚步,死死夹住双腿。   我兴奋地心都要跳出来,右手用力,揽着妻子向电梯走去:“咱们到商场顶层看电影去。”  妻子不敢分

            腿,几乎是被我拖进了电梯。   幸好电梯里没人。妻子长舒一口气 ,把手伸到胯下用力塞了几塞,媚笑道:“刚才险些掉出来。现在好了,我又往里塞 了塞。”  我亲了亲她汗涔涔的面颊道:“电影院里光线暗,咱们干起

            事来方便多了!”  电影院里没几个观众,都坐在中后排。我俩走到空荡荡的第二排坐下 。   电影开演了,光线骤然暗下来。   我解开裤扣,露出了硬梆梆、粘乎乎的阴茎道:“现在为我口交吧!”  妻子眼里掠过

            一丝慌乱:“……后面那么多人……”  “没关系,有椅背挡着,他们看不见。前面这几排又没人。”我成竹在胸。   妻子又不放心地回头望望,看到后面仅零零星星散坐着几对情侣,也正在拥抱亲吻,根本没人注意前排

            的动静。她放心了,弯下头来,一口含 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起来 ,还不时用舌尖舔着我的龟头。   我早已性欲如火,被她这么一刺激,顿时便射精了。 我强压住涌遍全身的快感, 呲牙咧嘴地说:“不……不要咽……下去,

            含……在嘴里……”  好半天高潮才过去,妻子又坐直了身子,抿着小嘴冲着我笑。   我问: “没咽下去吧?”  妻子使劲点了点头。   我大喜,一把拉起她道:“咱们走吧。”  我们回到阳光刺 眼的大街上,妻

            子扭着屁股,迈着小碎步走在前面。看着妻子性感的背影,想着她屄插香 蕉,口含精液的情景,我感到下部又挺了起来。   突然,妻子停下脚步,像尿急了似的夹紧了双腿,回过头来望着我,目光中充满了焦灼和渴望。  

             我快步赶上去轻声问道:“是不是香蕉要掉出来了?”  妻子点点头。   我走到她身后,用身体挡住行人的视线,右手快速地伸到她胯下,已经掉出一半的香蕉又被塞回阴道深处。   我们继续并肩 走着。来到一个绿

            树成荫的公园门口,妻 子又停住了脚步, 掐了我胳膊一下,口中唔唔作响。   我见她面色 潮红,眼神散乱,一缕浓白的精液从 嘴角溢出,像一条细线挂在下巴上,知道她实在熬不住了,便问道:“咱们到公园里去?”  她

            拚命点着头,眼睛里像 着了火。   我们进了公园,专拣没人的地方走。   穿过一片茂密的小树林,一堵砖墙挡住去路。   妻子四下张望了一番 ,便面墙而立,双手拄墙,屁股向后撅起来。   我故意站着不动。妻

            子急了,腾出一只手撩起裙子,露出白 腻的屁股向我扭着。   我这才慢腾腾地掏出阴茎,走到她身后道:“让我鸡奸你,是吗?”  妻子用喉咙嗯嗯着,拚命扭着屁股。   我用手指探了探她湿答答的肛门,把龟头插进

            去。   妻子屁股向后一挺,阴茎没根而入。妻子双手撑墙,身体快速地前后耸动起来。   我身不动,腿不晃,满意地看着阴茎在她肛门里插进抽出。   突然,妻子的肛门一阵痉挛,全身像打摆子 似地抖个不停。随即

            ,她的嘴里 咕噜咕噜一阵响,可能是把精液咽了下去。   果然,做了一个小时哑巴的妻子终于发出了带哭的声音:“我的亲亲,我的大鸡巴哥哥,你 把小婊子的屁眼操烂吧!”  我忍 不住又泄了她一屁眼。   妻子忙不

            迭地用手把屁眼里流出来的精液抹进嘴里。   回到家里,妻子兴奋极了,一边狂吻着我,一边用颤抖的声音道:“太妙了!太刺激了!太……太他妈的 过瘾了! ”文静的妻子大概是第一次说粗话,下意识地顿了一下,又嚷起

            来:“以后咱们就这样,到公共场所去 手淫,去操屄,去操屁眼,好不好,我的最最亲爱的大鸡巴哥哥?”  我笑道:“好是好,就怕你放不开呀?”  妻子像小猫似的偎进我的怀里撒娇:“以后你要我怎样就怎样,只要刺

            激就行,别的都不用考虑。”  “一言为定!”我情不 禁地拥 紧了她。   经过这个惊险刺激的星期天,我们的性爱也进入了一个奇幻的境界。宽敞豪华的三居室住家,已不再是我们做爱场的首选。大巷边,公园里,火车站

            ,电影院,百货商店,公共汽车,越 是人多的地方,就越成为我们偷尝禁果的理想场所 。   又是一个休息日,没穿内裤、仅贴肉穿一条皮短裙的 妻子和我登上一辆十分拥挤的公共汽车。   车里挤得几乎没有插脚的地方,

            我紧贴妻子的后背站着。 妻子不停用浑圆的屁股挤擦我的下体。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到她裙下, 一把捏住了那对湿漉漉、颤巍巍的阴唇,使劲揉搓着。妻子浑身一颤,把全身都贴了上来,嘴里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一股又一股的液

            体从她下身流出,漏过我的指缝滴到地下。我把食、中、无名三指并拢,慢慢插入她的阴户,上下抽动起来。妻子像触电似的在我胸前一抖一抖的,口中发出了呻吟声。好在车声隆隆,人声嘈杂,除我之外无人注意她的声音。我

            的手指越动越快,她的抖动也越来越剧烈,终于忍不住快感的煎熬,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周围的乘客全都诧异地盯在了妻子红彤彤、汗淋淋的脸上。妻子手足无措,只是拚命向下拉着裙子。我连忙抽出手指道:“ 对不起小姐,

            是我踩了你的脚。”妻子借势发作:“脚都被你踩断了!你得陪我去医院检查。”这时刚好到了一站,我和妻子挤下了车。   妻子手抚胸口道:“真吓死我了!”  “那你刚才快活不快活?”  “讨厌,不快活我能叫出

            声来?”她顿了一下道,“说实在的,刚才简直要升天了, 情不自禁就喊出声来。”   “你满足了,也该让我满足了吧!”我搂着双腿濡湿的妻子走进一间咖啡屋。   进了狭小的包间,刚刚放下门帘,妻子就急不可待地拉

            开我 的裤门,低头咬住我硬梆梆的阴茎,一上一下吮咂起来。   当服务员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走进来时,妻子已经口含精液坐在我的对面。   我举起咖啡道:“就着咖啡把精液喝下去,味道肯定不错。”  妻子猛

            呷一口咖啡,和着满嘴的精液一饮而尽,而后 咂了咂舌头道:“嗯,又苦又腥,味道好怪。”  等我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妻子的身体又不安份地扭动起来,嗲嗲地说:“亲老公,人家的屄里空荡荡的,好想有根东西塞进来 嘛!

            ”  我笑道: “那我再买一根香蕉去。”  “不嘛,那东西不干净,又四棱八角的,塞着也不舒服。我要塞个和你的大鸡巴一模 一样的东西。”  “那还不容易 ?街对过就是一家性用品商店,那里面什么型号的假鸡巴都有

            ,随你挑!”  “真的!那咱们一起去看看。”妻子乐得一蹦高,拉上我就往外 走。   那家性用品商店规模不小,长短不一、形状各异、五颜六色的人造阴茎足有上百种,妻子兴致勃勃,东瞧西看,拿了十几根放在柜台上

            仔细挑选着。   店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干瘦女人,一看我妻子兴致挺高,忙凑过来说:“看样子你们结婚不久吧!嗨,年轻人总是吃不够。不过,一般来说男人的时间都短,正好需要这东西帮 忙。在外国,这东西叫成人玩具

            ,家家都有几个。”  妻子举起一个带有一粗一细两根塑胶棒的假阴具问道:“这个为什么有两根棍子?”  “这叫肛交混合型,一根插阴道,一根捅肛门,女人都喜欢,卖的很快的。”店主一边介绍,一边打开了电动开关

            ,两根塑胶棒像蛇一样旋转伸缩着。   妻子兴奋得眼里放光,说道:“这个我要了。还有那个带疙瘩的,那个拧麻花的,那个带尖头的,我全要了,你给我包好。”  店主高兴得屁颠屁颠的跑个不停,边包扎边神秘地说:

            “还有一种特粗的,生过孩子的女人都喜欢,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说着从柜台下面摸出一根硕大的人造阴茎来。   那东西足有四十公分 长,八九公分粗,像驴阴茎一样骄傲地躺在柜台上。   妻子小声嘟囔着:“我又

            没生过孩 子,哪用得了这 么粗的?”  店主循循诱导着:“女人结婚以后,阴道会越来越宽 松,说不准哪天就用上了。到想用的时候手头又没有现成的,那多难受啊!”   我说:“那就包上吧。一共多少钱?”  我们拎着

            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假阳具往家里走。拐入一条僻静的小巷,妻子拉我走到一株茂密的梧桐树后,撩起皮裙,呼吸急促地道:“快把那个肛交混合型的给我塞进来,我熬不住了!”  我从包裹里找出那个有两 根塑胶棒的东西来,

            塞进妻子洪水泛滥的下身,拧开了开关。两根塑胶棒带着嗡嗡声在妻子的肛门和阴道里旋转抽插着。   妻子抖抖索索地放下裙摆,颤着声道:“咱……咱们走 吧。”说罢夹紧双腿一扭一扭走在前面。   我看着她扭曲摆动

            的小屁股,兴奋地紧走几步跟上。   到了楼门口,妻子像站不稳似的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呢喃着:“亲汉子 ,我软得走不动了,你抱我上楼吧。”  我弯腰抱起她柔若无骨的身子往上走。妻子蜷在我怀里,舌尖在我脸上舔

            来舔去。   一进家门,妻子就 从我怀里挣出来,发疯似地脱光原本就不多的衣服,仰躺在床上,拚命揉搓着乳房,嘶声喊着:“好厉害的假鸡巴,操死我了……我要死了……嗷!”  天气渐渐冷了,街上的女人都换上了臃

            肿的冬装,短裙是不能穿了。不过聪明 的妻子仍有办法——上身 穿得和常人无异,下身穿两只勒到大腿根的厚羊毛袜,外罩羊绒长裙——不穿内裤,以便我随时能把手或阴茎插入她阴道或肛门。   自从我买回那些假 阴茎之后

            ,妻子每次和我出门前,都要把下面的两个肉孔先用假货塞得满满的,然再揽着我的胳膊下楼。可能是由于下身的刺激太过强烈,妻子臀部的扭动 越来越厉害,每次和我并肩同行,那柔软的胯部总是有节奏地撞击着我的大腿,撞

            得我心头乱跳,阴茎铁硬。   元旦 那一天,妻子照旧早早起了床,化了浓妆,穿上厚厚的羊毛衣裙,然后撩起裙子,向我亮出赤裸裸的下身道:“好老公,把小骚货的屄和屁眼塞满。”  我故意找了两根大号的人造阴茎塞

            进她的身体。妻子不明就里,放下长裙浪声道:“今天怎么这么涨啊,还没出门就快到高潮了。”说着她把双手一背道:“亲老公,今天你先把我绑 起来再上街。”  “那怎么行?让人看见!”我不满地说。   “没关系,

            把大衣披在我身上,外人哪能看见?”妻子娇嗔着。   我一想不错,便把她双 手在背后交叉,用一根短绳紧紧绑起来,然后在她肩头披上一件薄呢大衣。长长的大衣盖住了反绑的双手。   妻子得意地歪头道:“怎么样?

            别 人看不见吧!”  看着她背着双手亭亭玉立的俏模样,我忍不住狠狠亲了她一口道:“鬼也看不出来,还以为是香港归来的时髦少妇呢!”  妻子忙不迭地躲开脸嗔道:“要死啊,把我的 妆弄坏了,人家还以为是惨遭轮奸

            的少妇呢。”说罢她眼珠一转又道:“也罢,就当一回被轮奸的少妇吧!你把精液射到我嘴里,我含着精液跟你上街去。”说着话已在我身前跪下,张开可爱的红唇。   我乐不可支,掏出阴茎塞进她嘴里。   街上冷冷清

            清没几个人,只有枯黄的梧桐树叶随 风飞舞。   妻子穿着细高跟皮靴袅袅娜娜地走在前面,浓妆艳抹的脸孔勾得街上的男人频频回顾。我心中 暗笑:“你们这些蠢男人谁能想到,这个性感的女人此刻双手被反绑着,下身插着

            两根又粗又 长的假 鸡巴,嘴里还含着 我的精液,你们就是想操也找不到门呀!”  这时妻子突然站住了,回头用求援的目光望着我。   我紧走两步赶上去问道:“怎么,假鸡巴要掉出来了?”  她紧抿双 唇用力点点头。

              我一扬手,一辆出租车停 在身边。我顺手把妻子推进车里,自己也跟着钻进 去。   我低声 问道:“一坐下来又塞紧了吧?”  妻子嗯嗯两声,一脸的满足。   “去华天大厦。”我吩咐司机。   “那边路没修

            好,要不要绕路。”司机对全市的 道路了如指掌。   “没关系,不用绕。”我是专门要走那条路。   汽车开上一条坑坑洼洼的砂石路,我不让司机减速。于是汽车像狂涛中的小舟一样剧烈颠簸着,妻子时而 头顶撞上车顶

            ,时而深陷在座位里,两根大号假阳具随之在她体内横冲直撞,搅 得她粉脸通红,两眼翻白,想喊又不敢张嘴,只能拚命闭紧双唇,喉咙深处发出阵阵沉闷的哀鸣。   热心的司机从反光镜里看到后座的女 人嘴角流出乳白色的

            液体,忙道:“先生,你太太满脸通红,口吐白沫,要不要送医院?”  我心里窃笑,嘴上却说:“好好,再开快一点。”  汽车 颠得更厉害了。   妻子嘴角的精液 越流越多,终于忍耐不住,咕噜一声 把口中的精 液全咽

            了下去,又伸出舌头来舔着下巴上的残汁。   司机见状忙问:“太太你没事吧?”  妻子颤抖着道:“没……事,谢……谢你!”  回家的路上,妻子一个劲用丰臀撞着我:“死老公,坏死啦!颠得人家屁眼直流汤,都

            快尿出来了!精液也浪 费了不少,都怨你 !”  我笑着把手伸到她裙里,果然湿了一片,遂打趣她:“上边喝精,下面流尿。这样才好呀!”  妻子娇笑着把乳房顶上来。   转眼到了春节,又是七天的长假。妻子把大学

            里和她同屋住了一年多的美国女同学珍妮请到家里做客。   珍妮二十七八岁年纪,是那种典型的白种女人,金发碧眼,高鼻阔嘴,身材高大,体型丰满,巨乳几乎有妻子的脑袋大。她在中国待了多年,但仍不会讲汉语,叽哩

            哇啦全是英语。我在从小学的是日语,现在又在日资公司里做 事,所以我们的交流全靠妻子翻译。   饭后我们聊了一会,我突生睡意,便回卧室睡觉。妻子也拉着珍妮进了另一间卧室。   半夜,我迷迷糊糊听 到那间房里

            似乎传来呻吟声,也没在意,心想两个女人能搞出什么名堂来,便翻身又呼呼睡 去。   第二天早晨我睁开眼,发现妻子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我床边,浑身赤裸,面色羞红。   我连忙把她拉进被窝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一

            大早 赤条条地乱跑,也不怕珍妮笑话 !”  妻子低声道:“我要跟你说件事,你不许怪我!”  我忙道:“你说吧,亲老公什么也不在乎。”  妻子幽幽地叹口气:“咱们第一次发生关系那天你可能就知道,我已不是处女

            了。”  我含含糊糊地支吾着。   “不过除你之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碰过我,我那是被珍妮……”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   “那是认识你以前,我和珍妮同住校宿舍的双人寝室。有一天晚上,珍妮光着身子爬进我的

            被窝,没等我喊出声,就用她的内裤塞住我的嘴,又用她的 乳罩反绑住我的手,然后扒下我的内裤,把头伸到我的胯下舔我那儿。不知你注意没有,她的舌头特别长,而且能软 能硬,软起来像条蛇,硬起像条棍,舔得我浑身发麻

            ,第一次享受到性的快乐……就是那次,她用舌头破了我的处女膜……你不 会怪我吧?”  我紧紧搂住她道:“怎么会呢?要是男人,可能我还会吃吃醋。珍妮这样的性感女人和你睡过,我只是感到刺激。你再往下说,后来呢

            ?”  妻子长出一口气,声音也提高了:“……后来,我忍不住扭着屁股配合着她的舌头。她就把塞 在我嘴里的内裤掏出来,我不顾一切地吮吸她的奶头,吮得她嗷嗷直叫。然后我又去舔她的阴户,可惜我舌头不够长,伸不进

            去,只能在阴道口打转转……认识你以后我们就再没有肉体交往,但还有电话往来……昨天我们睡在一张床上,忍不住又互相舔起来……她说你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东方男子,所以想和你也干上一回……我经不住磨,所以来问你

            ……你要是不 和她干,就说明你心里还没有原谅我……”  我忙道:“快别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话了!珍妮做过你的小老公,现在又做我的小老婆,咱们三肉一体,再合适不过了。”  妻子闻言大喜,拍了一下巴掌道:“C

            ome in please,Jenny.”  门无声的开了,高大肥壮的珍妮出现在门口。她上身赤裸,两枚沉甸甸的巨乳像两个面口袋似的垂在胸前。下身穿一件黑色吊袜带,两条黑网格丝袜紧紧箍在雪白的大腿上,足

            蹬一双鞋跟有半尺高的细跟鞋。金色的阴毛和暗红 的阴唇袒露在外。神态和装束都跟淫秽影谍里面的女主角一模一样。   珍妮张开血红的嘴唇道:“Don't you think'm like the prosti

            tute on the streets in New York City?”  “你不认为我很像一个纽约街头的妓女吗?”妻子翻译着。   我头点像鸡喙米:“像,像,像极了!”  听完妻子的翻译,珍妮又

            道:“Then you treat me as a prostitute.”  “那你 就像对待妓女一样来对待我吧。”  我的脑中突然掠过一段淫秽镜头,脱口说道:“舔自己的奶头。”  “Lick you

            r own nipples.”  珍妮双手托起两只乳房,乳头很轻易地送到唇边。她伸出那条足有十公分长的紫红色的舌头,忘情地来回舔吮着自己的奶头,一对海蓝色的大眼睛妖媚地在我脸上瞟来瞟去。   妻子在旁

            边兴奋不已地说:“我拿摄像机把这 一切拍下来。”说着扭身跑出去。   待妻子手持摄像机回到屋里,我索性甩掉被子赤身坐在床边,紧盯着珍妮的巨乳道:“当着我们的面手淫。”  妻子边摄像边翻译:“Have a

            self-abuse in the view of us.”  珍妮双腿叉开,修长白晰的手指伸到腹下,分开两片暗红色的阴唇,轻轻按摩着粉红的阴蒂,细长的舌头在自己的脸上四处舔卷着。    她的手指越按

            越重,脸上 的浓妆也被舔得狼藉一片,两枚 豪乳像水袋一样上下波动,嘴里含糊不清地哼哼着:“Let me suck your cock.”  “让我吮吸你的鸡巴。”  我跳下床,双手叉腰站在当地。珍妮在我身

            前跪下,一口含住阴茎舔吮起来。    珍妮的口交技巧显然高出妻子一筹。她的口腔温暖湿润,似乎比妻子的阴道还要深,竟能将我的阴茎和阴囊一起吞下。更令人沉醉的是她的舌头,又细又长,又软又滑,时而把舌尖挤进尿

            道口,时而用舌身缠住阴茎,直弄得我又麻又痒,又惊又喜。   不大工夫,一种熟悉的快感渐渐从阴茎向 全身弥漫。经验老道的  珍妮觉出异样,迅速吐出阴茎,手指飞快地戳进我的肛门。即将射精的感觉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   珍妮仰起凹凸有致的面庞,海蓝色的大眼睛似乎要汪出水来:“Please fuck me.”  “请你操我。”  珍妮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分开双腿跪在床沿,上身伏在床上,又肥又白的大屁股仰天翘起,再

            次回头道:“Please fuck me.”  我握着阴茎插进她大张的阴户,抽了几下,觉得四 周贴不着肉,前面又插不到底,便把两枚睾丸也挤进去,这回四周勉强贴住,但仍探不 到底,不禁叫道:“这洋妞的屄也太

            大了,简 直就是个无底洞。”  “Your pussy is too big.”  珍妮似乎也觉得很不过瘾,用手拨住我的阴茎道:“Fuck my arsehole,please.”  “请你操我的屁眼。

            ”  我乐不可支地把龟头对准珍妮鲜红的肛门,还未用力,珍妮屁股向后一拱,已把阴茎连根吞入,前后耸动起来。   她的肛门湿润柔软,仿佛比妻子的阴道还要宽大, 我毫不费力地来回抽送着,片刻便从肛门里传出“卜

            滋、卜滋”的渍水声。   我边抽边对正在紧张拍摄的妻子笑道:“这洋妞的屁眼比你的屄还要大,还要深。”  珍妮回过头来,鲜红性 感的嘴里直喊:“Use your fist to fuck my pussy

            ,please.”  “请用 你的拳头来操我的屄。”  我一时有些愣怔,因为以往妻子只是让我用手指,最多并拢五指来操她,没想到这洋妞直接让我用 拳头操她,莫非她的屄真有这么大!   “Hurry to f

            uc k me ,I beg you.”  “快点操我,求求你。”  看着她两片颤悠悠的小阴唇和那个黑洞洞的阴户,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攥起右拳就捅了进去。   珍妮嗷的叫了一声,肥臀像筛糠似的抖了起来。

              我的拳头在一团又滑又腻的肉的紧裹下向前伸着,约前行了十公分左右,珍妮的阴道变得更加宽阔,我也松开拳 手,变为指尖探行。   珍妮颤动着一身白肉,气喘如牛。   她的阴道越来越窄,我的指尖好像触到一

            个小小的肉洞,大小与妻子的肛门相仿。   珍妮疯狂地喊着:“Push your fist in as dee p as possible.The deeper the better.”  “把你的拳头尽

            可能深地往里插,越深越好。”  我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并在一起, 挤过她阴道深处那个肉洞继续前行。渐渐的,整 只手掌都伸了进去,里面又宽敞起来。我 一下明白了:那个小肉洞是她的子宫口,现在我的手掌已插入她的

            子宫了。   指尖终于被一堵肉壁挡住,四面再无出口。我知道已伸到子宫底部,不能再往前了。这时我才惊奇地发现,半条手臂已没入珍妮的阴道,金色的阴毛不停搔着我的肘部。    “Fuck me,come-an

            d-go.”珍妮发出嘶哑的叫声。   “来回操我。”  我把手臂慢慢抽出,当只剩半只手掌在她体内时,又狠狠地插进去,直至没肘。   珍妮发出母狼一样的嚎叫:“Oh,don%26#39;t stop,f

            uck me!”  我的手臂由徐到疾,由浅入深,在她的阴道和子宫之间抽动着,感觉到手臂被股股热流浸润着,又 烫又滑,又浓又腻,仿佛放入了热牛奶中。   珍妮几近颠狂,满头金发四下飞舞,一身白肉拚命抖动,

            不停地呼喊着:“It%26#39;s so exciting,so horny,so crazy……Oh,I%26#39;m dying for you!”  “太兴奋了,太色情了,太疯狂了,噢,我要

            被你操死了!”妻子的声音微微发颤 ,一缕透明的液体从她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我的半条胳膊在珍妮体内左冲右突,大抽大插,弄得珍妮吼声连连 ,比发情的母猪还要疯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到手臂的抽动

            渐渐生涩,周围的热流也隐隐凝固,便慢慢抽了出来,只见半条胳膊像从浆糊桶里捞出来一般,粘满了又白又腻的液体 。   珍 妮也停止了喊叫,一身白肉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趴在床上剧烈起伏着。   妻子扔下摄像机,抱

            住我的右臂,忘情地舔舐着珍妮的骚水,嘴里喃喃着:“太疯狂了,太刺激了,珍妮真是好样的……”  珍妮翻过身,两腿大张地仰躺在床上,欲火渐退的蓝眼睛掠过一丝失望:“Your fist is very s t

            rong,but your cock is too small.”  “你的拳头很强壮,但你的鸡巴太小了。”  我活动着酸软乏力的胳膊,没好气地说:“我叔叔家有头公牛,鸡巴比我的胳膊还粗,还长,你受得

            了吗?”  “My uncle have a bull,his cock is thicker and longer than my arm.Can you bear it?”  “Really?It

            'wonder. ”珍妮本已黯淡的双眼再次燃起欲望的火焰,立即从床上弹起,神色激动,比划着双手,叽 哩哇啦地说了起来。   这一番演说 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妻子毕竟不是专业翻译,顷刻间也无法完全明白,只 好

            让珍妮又重复了几遍,才翻译过来:   “我从小就性欲旺盛。刚满八岁就和班 上几个 小男生有过性关系。此后我的性伙伴持续不断,到我十七岁中学毕业时已记不清和多少男人上过床。中学毕业后我到纽约上 大学,边读书边

            利用课余时间当街头妓女。我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赚学费,另一方面是满足自己超常的性欲。但 做街头妓女太辛苦,又赚 不了很多钱,还随时有被抓的危险。所以做了两个月后我就洗手不干了,约上另外两个 女孩,到一家电影

            公司去拍性电影,因为那样可以挣到更多的钱。   ”电影公司的一位副导演 仔细察看了我们三个人的裸体,还比较满意,让我们先去镜头前试一试。我们被领到一间摄影棚,棚里灯光雪亮,四周摆了十几部摄影机。我们三个

            女孩脱光了衣服,换上我现在的装束——吊袜带、 长筒丝袜和半尺高的细跟鞋——然后像母狗一样跪伏在灯光下面。这时从四周走出来十几个一丝不挂的健壮男人,三四个对付一个,分别把我们围成三个肉圈。我们身上所有的孔

            都被勃起的阴茎塞满。然后他们开始疯狂地抽动。导演在旁边用大喇叭呼喊,要求我们三个女孩不许露出痛苦的神情,必须一边喊‘fuck me!’,一边做出春情萌动、欲死欲仙的样子。我们都照做了。这些男人很快射了

            精,又上来十几个强壮的黑种男人,继续和我们性交。那两个女孩终于忍受不住,哭喊着逃出了摄影棚。只有我咬着牙坚持下来。等收工时,我好像在精液里洗了个澡,全身的眼都被捅大了,想合也合不上。至今我还清晰地记着

            ,在三个小时的拍摄中,有七十八个男人在我身上射了精。   “从此,我成了这家公司的长期签约演员,先后拍了一百多部性电影。我赚了不少钱,也顺利念完了大学。这时一个着名的导演看 上了我,让我去拍与动物性交的

            影片。我起初不愿意,但经不住一部片子十万美元的诱惑,就跟他到了好莱坞。他先是找了一些训练有素的公猴和公狗同我交媾,后来见我表现不错,又让我和一些公驴、公马、公骆驼等大动物交媾。一 开始我很害怕,担心那些

            硕大的阴茎会要了我的命。后来他给我服了一种刺激性欲、扩张阴道的春药,于是我在极度亢奋的状态下,同那些庞然大物进行了疯狂的性交,我的阴道也因此被撑得巨大无比。片子完 成后,在全美引起极大轰动,我也一夜之间

            成为万众鄙视的‘名人’。我在美国呆不下去,就带着赚来的钱来到了中国。   ”在中国这几年,我也找了不少性伙伴。但男人的阴茎已经远远满足不了我,只有 像你刚才那样用手来操我才能有一点点快感,不过仍不解渴。

            你说你的叔叔家有一头健壮的公牛,我估计是在乡下,因为这座城市里只有男人和奶牛, 而没 有公牛。你能不能带我去你叔叔家,和那头公牛痛痛快快地交媾上一回?“我听得兴奋异常,连边说好,并立即打电话预订了三张去我

            叔叔家的火车票。   珍妮喜出望外,一面抱着我狂吻,一面对妻子说:”Let's suck his cock tog ether untill he shoot.“妻 子妩媚地翻译道:”我们要一起和你口交,

            直到你射精。“我连忙仰躺到床上,阴茎仰天而立。   珍妮和妻子分别跪在我两侧伏下 身来,两条沉甸甸的舌头在我的阴茎处上下翻飞,时 卷时舔,时吮时咂。   不大工夫,我的精液就像喷泉一样射了出来。两个女人争

            相舔食着,然后又搂抱着相互亲吻,交换着口中的精液。   去安微乡下的火车是晚上九点钟发车。草草吃过晚饭,珍妮 和妻子就精心装饰起来。   她们的脸上都化了浓妆,手指甲和脚趾甲都涂上了鲜红的蔻丹;都穿一件

            黑色紧身上衣,显出性感的曲线,尤其是珍妮的胸部更是波涛汹涌,令人暇思;两人都未穿内裤,只穿一副勒住大腿根的厚羊毛袜,外罩一条黑色紧身羊绒裙,脚穿足有半尺高的细跟皮鞋。   看着这对装扮相同、性感迷人的

            姊妹花,我心头一荡,裤裆已支起了帐篷。   这时妻子把紧身裙撩至腰际,向我翘起雪白粉嫩的屁股道:”该塞假鸡巴了。“我取出两 支中号的人造阴茎,分别塞进了妻子的阴道和肛门。因为是 长途旅行,为防止中途滑脱,

            我塞得极深,外面只能看到两个圆圆的黑洞。   妻子娇喘着放下裙摆,站直身 子道:”下面好涨噢,连腿都快并不住了。“我把妻子两臂反拉到背后,双手交叉紧紧地捆住,又 取过一件大红的披风 系在她颈间,长长的披风遮

            住了她反绑的双手。这也是我们事先商量好的,因为肩披一件大衣在途中很容易滑落下来,而系上披风就保险多了。   妻子在我面前跪下来,仰着脂浓粉腻的俏脸道:”好了,一切具备,只欠精液了。“我的 阴茎在她的小嘴

            里来回抽动着,快要射 精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停住问道:”我把精液都射到你的嘴里,那等会珍妮嘴里含什么?“妻子浪笑道:”我们都说好了,等会她把你的尿含在嘴里。你射完精再撒一 泡尿应该不成问题吧?“我心头

            一宽,遂把积蓄了两天的精液灌了妻子满满一嘴。    这时珍妮也学着妻子的样,撩起裙子,亮出了赤裸的屁股。   我拿出那根专为产后妇女用的”巨无霸“型人造阴茎,深深地插进珍妮的阴道,又找出一根大 号假阴茎插

            入 她的肛门。珍妮异常丰满的屁股下面只留下两个乒乓球大小的黑洞。   珍妮喘着粗气把双手背到身后。我找出一根细绳,并没有绑她的手腕,而是把 她的两个大拇指紧紧捆在一起。   珍妮痛得嗷嗷直叫,却不反抗,任

            由我给她系上披风后乖顺地跪在地上,张开了血红的大嘴。   我把业已疲软的阴茎塞进她嘴里,一股热剌剌的尿水直射她的咽喉。   珍妮显然是常喝男人尿的,经验十分丰富:她先是大口大口咽着尿,待我快尿完时,她

            又抿紧嘴唇把残余的尿含在口中,还不忘向我抛了个迷人的媚眼。   随后我拎起旅行袋拉开房门,两个女人扭着屁股鱼贯而出,我紧紧跟在后面。   我们顺利来到火车站,在人 潮如涌的候车室里坐下来。   周围的人

            们都用十分好奇的 目光扫视着我们,他们显然不理解,一个黄种女人,一 个白种女人,怎么穿同样的服装,而且还都靠在同一个中国男人身边?   几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吹着口哨凑过来,其中一个涎着脸道:”哎哟,这两个

            小妞打扮得真性感啊!只靠着 一个男人太孤单了吧?陪咱哥们玩玩去吧!“两个女人手 不能动,口不 能言,脸憋得通红,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我。   眼看就要露馅之际,一个魁梧的警察走过来 喝道:”你们几个想干什么?“几

            个小流氓见状只好走开,其中一个边走边嘟囔:”多美的两个小妞,被他一个人占了……“我对警察千恩万谢,两个口含精液和尿水的女人也用感激的目光望着警察。   警察没说什么,只是仔细地看了看两个不能说话的女人

            ,满腹疑惑地走开了。   好容易等到检票了,人们像潮水似地涌向进站口。为防止 露出马脚,我们等到大多数人走完了才起身检票。   检票员好心地提醒我们:”快点吧 ,要开车了。“我们走进站台时,第一遍车铃已经

            响了。我撒开两腿向车厢猛跑,两个女人也一扭一扭地紧紧跟上。忽然听到妻子在后面”哎哟“叫了一声,我回头一看,发现妻子面朝下摔倒在地, 正挣扎着往起爬,却被披风紧紧裹住了,双手又反绑,挣了几下没爬起来。  

             我赶紧跑回去,一把抱起妻子回身就跑。   等我们跑到软席车厢门口,珍妮突然夹紧双腿 , 一步也不敢迈了。我知道 插在她下身 的假阴茎要滑脱了,故而不敢分腿。但我分手乏术,也只能干着急。   好一个美国来的

            珍妮,灵机一动,并住双脚 ,一蹦一跳像青蛙跳一样登上 了列车。我也赶紧抱着妻子上了车,惊得乘务员在旁边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   我拉开软席包厢的门,珍妮迫不急待地蹦进包厢,一屁股坐在床铺上,长长地舒 了口气

            。我猜那两根假阴茎又重新坐回她的体内了。   妻子也从我怀里挣出来,急急忙忙在珍妮身边坐下,也是 长出一口气。原来她体内的假阴茎也快松脱了。   我正要打趣她们两句,不料那个好奇的乘务员拉开门进来,一边

            奇怪地望着两个并肩而坐、神色忸怩的女人,一边问我:”先生,还没换票呢!“我忙掏票换牌,说道:”谢谢你小姐。这两位是我的大学同学,今天不太舒服,没事请不要打扰我们休息。“乘务员答应着去 了,临走时又狐疑地

            望了两个一言不发的女人一眼。   列车隆隆启动。我走过去把门锁上,对她俩笑道:”这四个铺位我全包下了,从现在到明晨下车是不会有人打扰咱们 的,你们俩好好享用吧。“这时妻子无力地靠在珍妮肩头,痛苦地呻吟了

            一声。   我想起她刚刚跌了一跤,连忙蹲下来撩起她的裙子,扒下长 袜一看。乖乖,两个粉嘟嘟的膝盖下面青紫了一大片,难怪她爬不起来呢!我心疼地亲吻着两处伤痕。   妻子用异常温柔的眼神望着我,口中唔唔作响

            ,一副感动的样子。   过了一会,妻子突然夹紧双腿,全身扭动着,满眼是央求 的神色。   我问:”是想撒尿了吧?“妻子使劲点着头。   珍妮 似乎受了感染,也夹住双腿对我扭腰摆臀,挤眉弄眼。   我突然心

            生邪念, 从旅行袋里又掏出两根绳子,把她们的双脚也紧紧绑住,面对面平放到铺位上,笑道:”现在你们都是我的性奴隶,一切我说了算。你们就尿在裙子里吧!“两个女人被我摆布得头脚相对,侧身挤在不到一米宽的铺位上

            。妻子的鞋尖顶在珍妮的 下巴上,珍妮的细高跟搁在妻子的脸颊上,两人呜呜咽咽,显得十分痛苦。   这时列车进入山区,时而下坡,时而入洞,颠簸得更加厉害。两个女人一会你踩住我的头 ,一会我压住你的脚,想翻身又

            无法翻,想说话又说不了,连使个眼色让对方配合一下都不能,只能蜷缩在铺上哼哼 唧唧苦捱着。   听着二女苦不 堪言的动静,我满意地在另一张铺上躺下,盖上毯子,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半夜醒来一次,我听得二女

            兀自窸窸蔌蔌扭动不休,显然是浑 身难受,无法入眠,便很 为自己的即兴发挥得意,翻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次日早晨,列车广播的声音把 我从梦中惊醒,原来目的地就要到了。我下床走到二女铺前一看,只见两人仍旧侧身

            挤在一起,眼圈发黑,满面苦色, 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伸手到二女裙下一摸,羊毛袜、羊绒裙尽皆湿透,显然昨晚都在床上尿了。妻子可能是尿了两次,连罩在外面的披风都浸湿了。   我解开她们脚上的绑绳,扶二人坐起

            来,笑道:”快到我叔叔家了。你们 睡也睡了,尿也尿了,现在准备下车吧。“说完我又伸手到她俩胯下,把假阴茎又向里塞了塞,以防下车后再掉出来。   车到站了,我领着二女下了车。   这时正是隆冬季节,月台上

            吹过阵阵刺骨的寒风。二女尿湿的裙子紧贴在肉上,被寒风一吹,不由得瑟瑟发抖。妻子更是冻得鼻涕眼泪一起流。   我走过去用手帕擦净了妻子的脸 ,说一声”走吧“,遂甩开大步向出站口走去。   两个可怜的女人

            生怕被我丢下,迈着小碎步跌跌撞撞一路小跑。妻子膝伤未复,一瘸一拐落在后面。   有个同进下车的军官见我妻子走得辛苦,问要不要扶她一把。妻子瞪着惊恐的眼睛连连摇头,急得快要哭出来。   我忙跑回去,挽 住

            妻子的胳膊,连拖带架地出了车站。   我们下火车的地方是一个小县城,距我叔叔家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出了火车站,又来到长途汽车站。乡下的汽车站十分简陋,只有一个遮雨篷,连把椅子都没有。我们只好站在

            路边等车。   天色雾蒙蒙的,气温很低,街面上人车稀少,风比月台上还要大。妻子冻得两腿哆嗦,忍不住在路边蹲下来。   我想起昨晚察看她的跌伤时把羊毛袜褪到了膝下,一直没提上去。后来她又在裙子里尿了两回

            ,现在光着两条湿腿站在寒风里,岂有不冻得蹲下来之理?只是她下身还插着两根假阳物,这么一蹲下,很快就会掉出来。   果然,刚蹲了不到两分钟,妻子就以 我从未见过的速度飞快地站起身,两腿夹成一条直棍,嘴里直

            嗯嗯。   我走到她身后,抬起 膝盖,对 着她微微翘起的屁股用力一顶。她闷哼了一声,尿水滴滴答答地从裙内流出,一双时髦性感的细跟鞋也被渍得水汪汪的,但并紧的双腿略微松驰了些。   一辆灰头土脸的大客车开过

            来,这是开往我叔叔家所在村子的唯一一趟长途汽车。   上了车,我故意带她们坐在最后一排——山路崎岖,不愁不把她们最后一滴尿也颠出来。   汽车一出城就拐入凹凸不平的山路,车身晃得很厉害,后排更是上下颠

            簸,乘客的屁股在座位上几乎连一秒钟也待不住。有几位乘客实在难耐颠簸之苦,离开座位站到了前面 。   我也被颠得头昏眼花,恶心欲呕,但仍揽住二女坐在最后一排。   两个女人红面赤耳,抿嘴瞪眼。车身每颠 动一

            次,她们裙上的水印便扩大一分,车程刚到一半,两条 羊绒裙都已湿透了。   我眼前出现这样的迷人情景:四根假阳具变成四条活蛇,在二女的阴道和肛门里上窜下跳,引出股股骚水;两只娇嫩的膀胱时紧时松,宛如屡受挤

            压的水囊;尿道括约肌完全失去了弹性,尿水无拘无束地排到体外。   当汽车经过一 段布满鹅卵石的河滩路时,二女的身体像触电一样急剧抖动起来。脸上流泪、臀下淌尿的妻子再也忍受不住,咽喉咕唧作响,把含了十几个

            小时的精液全都咽了下去,剧烈地咳嗽起来。咳过之后,倒在我怀里直喘粗气。   珍妮虽然体格健壮,此刻也颠得七荤八素,只好仰脸向天,免得口中的尿水脱口喷出。   汽车终于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小村边停下。二女离

            开湿津津的座位,跟着我连滚带爬地下了车。我给她们解开了反绑双手的绳子,告诉她们到了。珍妮把口 中的尿水咽了下去,望着群山环抱的小小村落连声惊叹:”What a wonder view!“妻子脸色焦黄,浑

            身无力地瘫在我怀里,用小拳头不停地捶着我嗔道:”你真坏死了!把人家折腾得要死要活的。昨晚在火车上,厕所也不让上,害得人家尿了一裤裆。“ 我笑道:”今年你跟本没穿过裤子,哪能尿一裤裆?顶多是尿一裙子。“妻

            子拧了我屁股一把,继续道:”早晨人家怕冷蹲了一会,没想到两根假鸡巴差点掉出来。你可好,用膝盖使劲一顶,假鸡巴倒是顶回去了,尿也给顶出来了,腿都快冻成两根冰棍了!后来在汽车上颠得人家屁滚尿流,屁股好像被

            泡在尿里。我真奇怪,昨天没喝 多少水,怎么有那么多尿呢 ?“我望着二女散发出阵阵臊气的湿裙子,得意地大笑起来:”昨天你们是没喝多少水 ,可是一人喝了一罐西瓜汁,甜东西最容易攒尿了,所以你们才有撒不完的尿。“

            这个村子远离都市,又不是什么风景胜地,平时连外地人都很少见,更不要说外国人了。所以当金发碧眼的珍妮一走进村子 ,立即引来无数好奇的目光和嘁嘁喳喳的议论。珍妮显然认为这是自己的魅力所致,于是高耸的胸脯挺得

            更高了,丰满的臀部也扭得更欢了。   到了村头叔叔家,已得到消息的叔叔婶婶早带着一群堂弟堂妹候在院门口,一见到我们,立刻围拢上来问长问短, 搞得我们应接不暇。   珍妮学着我们的样,挤出一句生硬的汉语:

            ”树树蒿(叔叔好),申申蒿(婶婶好)。“逗得人们哄然大笑。   我们把带来的小礼物分送了众人。礼物虽小,价值也不很高,但都是正宗的美国货,小巧而精致。亲戚们欢天喜地,谢个不停。   叔叔这些年搞奶牛 养

            殖赚了不少钱,在原本空荡荡的大院里盖了不少新房,很快就给我们收拾好了两间空房。妻子刚刚换上一条干净的裙子,还未及取出下身的假阳物,拖着鼻涕的小侄子就跑进来招呼我们到堂屋吃饭。   我们 出了房间,看到隔

            壁的珍妮也一扭一扭走过来。看她走路的姿势,估计也没 把假阴茎取出来。    堂屋的八仙桌上,已摆满了 各色皖南风味的菜肴,还放了一瓶安徽名洒古井贡。   叔叔一家不停地给我们三个夹菜倒酒。两个女人既顾不上喝

            酒,也顾不上吃菜,只管一碗接一碗地喝汤。满满 一锅肉骨头汤顷刻间被喝了个精光,惊得满桌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也难怪,她们从昨晚起就滴水未进,此后的十几个小时里尿了一泡又一泡,骚水流了一次又一次,体内的水份几

            乎被榨干了,此刻自然是干渴难耐,喝汤如牛饮。   饭毕,两个女人挺着圆鼓鼓的肚子回到房间 ,倒头就睡。我则陪 着叔叔一家唠了一下午家常。   晚饭时分,两个精心装饰过的女人斯斯文文地坐到了桌边,优雅的吃相

            又让叔叔一家吃了一 惊。

            欧美国产国产综合视频 _频道动态观看_观看在线最新动态_观看推荐动态_欧美国产国产综合视频 高清手机版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small id='qDGtq'></small><noframes id='qDGtq'>

              <i id='qDGtq'><tr id='qDGtq'><dt id='qDGtq'><q id='qDGtq'><span id='qDGtq'><b id='qDGtq'><form id='qDGtq'><ins id='qDGtq'></ins><ul id='qDGtq'></ul><sub id='qDGtq'></sub></form><legend id='qDGtq'></legend><bdo id='qDGtq'><pre id='qDGtq'><center id='qDGtq'></center></pre></bdo></b><th id='qDGtq'></th></span></q></dt></tr></i><div id='qDGtq'><tfoot id='qDGtq'></tfoot><dl id='qDGtq'><fieldset id='qDGtq'></fieldset></dl></div>
              <legend id='qDGtq'><style id='qDGtq'><dir id='qDGtq'><q id='qDGtq'></q></dir></style></legend>

              1. <tfoot id='qDGtq'></tfoot>
                • <bdo id='qDGtq'></bdo><ul id='qDGtq'></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