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sjhJu'></small><noframes id='sjhJu'>

<tfoot id='sjhJu'></tfoot>
    <bdo id='sjhJu'></bdo><ul id='sjhJu'></ul>
  • <i id='sjhJu'><tr id='sjhJu'><dt id='sjhJu'><q id='sjhJu'><span id='sjhJu'><b id='sjhJu'><form id='sjhJu'><ins id='sjhJu'></ins><ul id='sjhJu'></ul><sub id='sjhJu'></sub></form><legend id='sjhJu'></legend><bdo id='sjhJu'><pre id='sjhJu'><center id='sjhJu'></center></pre></bdo></b><th id='sjhJu'></th></span></q></dt></tr></i><div id='sjhJu'><tfoot id='sjhJu'></tfoot><dl id='sjhJu'><fieldset id='sjhJu'></fieldset></dl></div>

        <legend id='sjhJu'><style id='sjhJu'><dir id='sjhJu'><q id='sjhJu'></q></dir></style></legend>

        <legend id='a99nydhn'><style id='qdggdje1'><dir id='lsddj5hp'><q id='35bonf2n'></q></dir></style></legend>

      1. <i id='c890nipf'><tr id='g7p2opei'><dt id='5rl9ie1u'><q id='4ura420o'><span id='3ks7zlum'><b id='1pecf1pk'><form id='6je3ki7e'><ins id='jqnyg9s8'></ins><ul id='yb0so4uv'></ul><sub id='r605cbel'></sub></form><legend id='5peoko5m'></legend><bdo id='uxyl8cip'><pre id='s4fp8sm8'><center id='4kv1gxhz'></center></pre></bdo></b><th id='gurzeqe3'></th></span></q></dt></tr></i><div id='hf9995hb'><tfoot id='nf41gxh3'></tfoot><dl id='y7cqzi0y'><fieldset id='wfz1eael'></fieldset></dl></div>
      2. <small id='32xe1npl'></small><noframes id='tw9mzwiz'>

        1. <tfoot id='124rjzfd'></tfoot>

              <bdo id='2bu9mh65'></bdo><ul id='xvjxaj7w'></ul>
          1.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肉动漫无修在线播放

            类型: 正在播放mide大桥未久myght.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29

            剧情介绍

            其中,做在左侧是蔓菱,她见过的,所 以认识。蔓菱算是这三名女子 间最妖娆的女子了,一身玫红色的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 罗,头上带着一朵鲜艳的芍药,耳上带着闪闪发亮的粉色的耳坠,宝石坠 在了精致的锁骨上,凭空增添

            了不少柔媚之气。手挽晚霞色的拽地烟纱,凸显出袅娜有致的身材,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眼。而坐在正中间的女子,穿着翡翠烟罗绮云罗裙,样貌俊俏,肌肤雪白如玉,眉目如画。头上带着一支紫玉镂刻成喜鹊的发簪,喜鹊的

            嘴上叼着一颗晶莹透彻的珠子,恰好落在了她光洁饱满的额上。珠子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摆,眼眸潋滟,波光闪烁。 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在一层如江南烟雨般的群衫中,裙摆上绣着虬枝梅花,雪白的梅花盛开。被打得左右对称 右

            边的 女子显得有些逊色了,穿着艳黄色的绣花罗裙,样貌并不出众,但是乌发云鬓,柳眉醒目,神情娴雅端庄如出水芙蓉。“见过各位夫人。”梦诗不知道名字,只好这样称呼。“你就是慕容梦诗?”坐在正中间的女子突兀的问

            道。语气高傲中带着不善。“正室奴婢。”慕容梦诗不卑不亢的回答道。“罗翠姐姐,你看,果真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呢。”明黄色衣服的女子娇媚一笑,嗔怨道,“难怪王爷会为了和她日日夜夜温存,而忽略了我们 呢,”蔓

            菱也跟着嬉笑起来:“萌萌,我早就说过的吧,她可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美女哦,你就是不信。”罗翠鄙夷 的看着一脸正色的慕容梦诗,心里暗道,休想一 个人霸占了王爷!“不管你有多么漂亮。”罗翠倨傲的站起来,不可一世

            的走到慕容梦诗面前,不羁地看着她,“你都不该迷惑王爷。”“奴婢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要反驳她的话,总感觉罗翠那气势凌人,目空一切的架势让她很不爽。“啪——”的一声,一巴掌落在了慕容梦诗的脸上。登时,那美

            如细瓷的脸上赫然印下的两个巴掌印, 罗翠满意的仰起 头,看着她脸上的疤痕。“我说你有你就有,还有你定罪的份吗?”罗翠倨傲的收回手,冷冷地看着她敢怒不敢言的慕容梦诗,出言嘲弄道 ,“别妄想爬上了王 爷的床就可以

            不可一世了。你要记住,你是后来的,永远都比我们小 。还有,你最好也别忘了,王爷非常痛恨你,”罗翠是南宫珏琦第一个 进门的夫人,自然在众人面前趾高气扬得多。“啪——”还没等梦诗回过 神来,又是一巴掌给打了过来

            ,萌萌走到罗翠面前,掩嘴吃吃的笑了起来,伸手抹上 了梦诗的另一边脸颊,亮给罗翠看,笑道,“罗翠姐姐,你看,她现在,脸上不时恰好左右对称了?你看一下,妹妹打得好不好看?”反唇相讥梦诗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正然的

            黄衣女子,原来笑得如此单纯的人, 也有心肠歹毒的一面。“对称式对称了,可是不怎 么好看哦。”在一边观看的蔓菱走了下来,呵呵的笑着凑热闹。“蔓菱姐姐,那你说,该怎么好看呢?”萌萌笑得更天真无邪了。慕容 梦诗讪

            讪地后退了一步。“萌萌,看好了,就让姐姐来教你如何怜香惜玉好了。”罗翠一脸阴毒的笑着,看了蔓菱一眼。有 了两巴掌,脸 上火辣辣的痛着,慕容梦诗才不会相信眼前这个故作高雅的女子会对 自己怜香惜玉。眼神幽幽地盯

            着她看,脸颊上一篇火热,却丝毫不曾害怕。蔓菱莞尔一笑,站 到了梦诗左边去,而罗翠就站 在她右边。她们想干什么?!想要戒备已经来不及了,蔓菱一脚 揣在她左腿肚上,罗翠紧接着在她右腿小肚上狠狠地踹了一脚。慕容梦

            诗站立不稳,一个趔趄 ,就倒了下去。“还不快动手?”罗翠挑眉,不悦的指责道,“萌萌, 姐姐是在教你怎么教训新人呢。”萌萌立即回神一笑,走向前去,对着趴到在地上的慕容梦诗的小屁股,就一脚踹下去。把慕容梦诗踹

            了一个狗吃屎。吃吃的笑,“姐姐,你真的很会教人哦……”三个女人冷眼看着慕容梦诗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幸灾乐祸的笑了。慕容梦诗瘪瘪嘴,这种以大欺小的事情,在她眼里,已经不算什么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慕容 梦

            诗从容的爬起来,狠 狠地瞪着她们。没想到这三个女人有着 如此美丽的样貌,可是心肠却如此歹毒。“怎么?你不服气吗? ”萌萌又是一巴掌打过去,却被慕容梦诗给闪躲过去了。她抓住萌萌的手,一脸正色的问道:“难道几位

            夫人,觉得这样做,有意义吗?”她本来就是极其美艳之人,神色变得正经,大有一副凛然逼人的气息。本来还很嚣张的萌萌被她的话吓得一愣一愣的。被打了还不能还 手“贱人!”罗翠先反应过来,对着梦诗的另一边脸又是一

            巴掌打过去,“不要脸的贱人!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们?”“我是贱人?”慕容梦诗擦掉嘴角被打出来的血渍,抬头,与一脸傲然的罗翠对视 ,一字一句,缓缓地问道,“如果 ,奴婢是贱人的话?那么夫人呢?夫人手段如此卑

            劣,身份又高贵到哪里去了?”一句话,像是一根针,狠狠地扎进了她们心里。她们是小妾,没有地位的。说得好听一些,算是王爷的女人。说穿了,也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与眼前被她们称为“贱人”的奴婢, 根本没有

            什么区别。被说到了痛楚,罗翠狠狠地下令道:“姐妹们,给我狠狠地打死这个小蹄子!”蔓菱和萌萌四目相对,不知道要不要打下去。刚刚,真的已经够毒辣了。她们只是想找慕容 梦诗的晦气而已, 万一事情闹大了,王爷还指

            不定 会帮助谁呢。“打啊!”罗翠再次下令!她怕自己的地位会动摇,所以容不下一粒沙子。蔓菱和萌萌有些想下手了。梦诗忍着火 辣辣的痛,闭上眼,好人不敢女斗,就当成 是被母狗咬 了一 口好了。“你们在干什么?”南宫珏

            琦阴冷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她们的对仗 。他一回来,以为梦诗还 睡在床上的,结果被告知被带来兰草园了。他连忙赶来。把所有事情都收进了眼底。以前不是不知道,他的女人在他面前一套,在背后又是一套。没想到,竟然会如

            此过分。不过,看在被折磨的对象是慕容梦诗,他突然又没那么生气了。“王 爷,你来得正好。妾身正在和妹妹们教教梦诗妹妹 怎么伺候王爷。”罗翠决定先发制人,“谁知道,梦诗妹妹竟然冥顽不灵,破口大骂王爷,所 以,妾

            身才斗胆带地王爷教训 了妹妹几下。”毕竟,慕 容梦诗那娇嫩的小脸上,几条触目的红痕,清晰的留在那里。没有怜惜她她怕南宫珏琦会怪罪她们,毕竟王爷素来冷酷无情,不管是谁,犯了错,他都会惩罚的。“是吗?”南宫珏

            琦走进来,剑眉一挑,星眸里泛起冷洌之色,“那可真要谢谢你,帮我教训奴婢了呢。”罗翠小鸟 依人的靠过来,服服帖帖的依偎在他胸前,撒娇道:“王爷,你要知道,妾身可是也被她给冒犯了呢。”慕容梦诗冷 冷地看着变脸

            比变戏法还快的罗翠,装,就 会演戏!“是啊。王爷,你不会怪罪我们 的吧 ?”萌萌和蔓菱也回过神来,一样棉花糖一样的凑过来讨好他。女人酥软的身体,和娇媚的笑容,几乎让他把持不住。“没关系,一个小小的奴婢而已,

            以后你们喜欢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南宫珏琦一脸阴冷的笑,一巴掌就打在了萌萌的纤腰上,挑衅意味十足。阴冷的眼神,落在慕容梦诗讥诮的脸上。他知道,是她们不对,但是他不会说破的。让这些女人来折磨她,也未尝

            不是一件快乐的事。“王爷,你好坏!”萌萌顺手就环抱着他的腰撒娇!慕容梦诗蹙眉,一个男人左拥右抱的画面,他怎么看,就感觉 怎么不舒服。“王爷,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罗翠依偎在南 宫珏琦怀 里,朝慕容梦诗抛去一

            个挑衅的眉眼,“不过,妾身还是不忍心下手的,那么娇滴滴的一个人呢……”“听到了没有?”萌萌接过她的话,道。“姐姐原谅你了,你还不快滚?”慕容梦诗诧异的抬头,南宫珏琦精神的眸子正在看着她。真可笑,刚刚她

            还在想,他会不会良心发现,帮她一次。现在看来,是她错了。他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如冰,瞪着她惊慌的小脸,想要让她难堪。她甚至幻想过,每天和他在一起之后,他或多或少,对自己的恨意会有所消减。现在看来,

            他的眼神依旧犀利而阴冷,冰冷冷的,看得她汗毛倒数。都是错觉吗现在看来,他的眼神依旧犀利 而阴冷,冰冷冷的,看得她汗毛倒数。“是,奴婢告退。”经过一番挣扎后,慕容梦诗还是福了福身,礼貌的退了出去。看着她忍

            受着 委屈,微微颤抖,却不是大家风范的背影,有着萧索 的味道。南宫珏琦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强烈的报复后的快感,反而升起了少许的失落。她的影子消失在视野中,南宫珏琦面无表情的推开了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王

            爷……”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王爷好不容易有 兴致和她们游玩,才不能白白浪费了机会。“哼,这一次就算了。”南宫珏琦还是为慕容梦诗讨回公道,“在外人面前演戏已经演够了,你们还想怎样?”“王爷……”罗翠的脸色刷

            的一下苍白了下来。王爷,他什么都知道?!“妾身,知错了 。”罗翠脸色又变了,和刚刚判若两人。蔓菱和萌萌也跟着跪了下来,低声求饶道,“对不起,王爷,妾身再也不敢了。”“别再有下一次,不然 的话,决不轻饶!”

            留下这句话,南宫珏琦带着决绝的怒意,不顾花容失色的小妾们,拂袖而去。阳光灿烂,从浓密的枝桠间晒落而下。在蜿蜒的小道上投下了一点点的金色波光。一名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子,浮花掠影般的飞过。惊起了本来就落在地

            上的花瓣,枯萎的花瓣,黏在鞋子上,再次翻飞起来。慕容梦诗一直跑,一 直跑。气喘吁吁了,还是一直跑。直到精疲力尽了,才想起来,找了一个 石墩坐下。双手,无力的撑在膝盖上。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泛滥了出来。这两

            个月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屈辱,似乎都压在了她的眼泪中一样。开始,为了弟弟,她忍辱负重,一点都不敢和命运抗衡。直到,南宫珏琦每天都召见她,和他翻云覆雨,她才以为自己的命运,终于再次 发生转折了。可惜,她

            错了。男人是可以把上床和感情分开来的动物。失声痛哭女人在怎么妥协,他都会觉得这是 一件吃饭喝茶一样再正常不过的事。一心想要让弟弟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她妥协,一直妥协。从 一个优雅的名媛淑女,十 指不沾阳春水

            ,沦落成一名洗衣洗菜洗碗劈柴拖 地的婢女,她都没有绝望过。觉得,只要希望还在,不管则样的黑暗,都能见到灿烂的彩虹。但是,她现在却感觉自己正在慢慢地掉落,朝越来越远的深渊落去。她没有希望的。她不 仅是下贱的

            奴婢,还是王爷的暖床奴, 连小妾 都算不上。曾经,她也是一名怀春少女,想过,自己的初次,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然后和他相守一生。如今……却……她只是一个残花败柳……任人欺凌,都 不能反抗的贱婢而已……泪水肆意

            的蔓延出来,湿润了她的脸,甚至,连她的心,也一并湿透了,凉透了,彻底的绝望了……现在,只要能活下去,就很不错了吧。“梦诗, 你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吧。”一阵柔和如春风拂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慕容梦诗从双臂

            间抬头望去,蕊枫姑娘正拿着汗巾,递给她。“谢谢。”慕容梦诗接过汗巾,擦拭眼泪。谁知道,泪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索性,放浪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痛哭了一场。声音凄厉而充满了绝望。哭着哭着,就累 了,累了,就想

            开了。想开了,就不想再哭了。她还是那个充满了希望的她。“你还好吧。”见梦诗不再哭了,一直站在那里的蕊枫,担心的问道。“对不起,蕊枫姑娘,让你担心了。”梦诗站起来,想把汗巾还给她,接过发现汗巾上沾满了自

            己眼泪鼻涕,她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会洗干净了再给你送过去的。”“没关系。这一条汗巾就送给你吧,上面的兰花还是你绣上去的呢。”静儿是谁?梦诗低头一看,那精致的汗巾角落里,果然有一朵她绣上去的兰花,

            清雅而高洁。“谢谢。”慕容梦诗微微一笑,抽到了脸颊,咝咝的抽气。被打的脸,被泪水弄湿后,真的好痛!“你没事吧?”蕊枫指着她的脸,问道。梦诗捂着火辣辣的小脸,摇摇头,“我没事。”“怎么会没事呢?”蕊枫带

            着谴责的口吻,“她 们真是太过分了。”“蕊枫姑娘?”慕容梦诗有些吃惊的问,“你怎么会知道是她们呢?”蕊枫面带责备的坐下来,心 疼的看着她的脸,柔弱道:“这有什么难猜的。她们定然你嫉妒你和王爷……。梦诗,在

            王府里,是没有秘密的。”后面,暧昧的话语,看 得慕容梦 诗有些不好意思。想到自己的悲凉,慕容梦诗叹气,“她们又怎么会知道我的痛苦?”“她们看不到里面的,但是会看到结果啊。”蕊枫暧昧的笑了笑。王府里谁不知道

            ,这半个月来,王爷每晚都和慕容梦诗在一起?这,也算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被宠幸得如此频繁吧。“蕊 枫姑娘,你知道王爷为什么要这么恨我吗?”慕容梦诗想到了那天南宫珏昊和南宫珏琦的对话,便大胆抓着她的手臂,

            紧张地问道,“静儿是谁?是不是,蕊枫姑娘你的姐姐?”闻言,蕊枫瘦弱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柔弱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害怕和恐慌,甚至,在那害怕和恐慌后,还有一丝狠戾嗜血。静儿。不就是她的姐姐嘛?可惜,已经在两年

            前死掉了。“梦诗姑娘,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事情本来是与你无关的,但是,是王爷,她看不开。……”刚想再解释,蕊枫的话,就被一阵温煦的话给打破了。“枫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天色都这么凉了,你还到处乱走。你

            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万一生病了,该怎么办呢?”南宫珏琦远远的就看到慕 容梦诗和蕊枫在一起,便加快 了 脚步走过 来,动作轻柔的搀扶住了蕊枫的手臂。他对别人的温柔“你看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凉,快,回听风楼,喝一

            些热汤,暖暖身子。”慕 容梦诗目瞪口呆着看 着南宫珏琦一脸温和的样 子,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残忍霸道的男人,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为什么?那为什么会对她如此凶残狠戾?难道,真的是因为非常痛恨她吗?为什么?要如此

            痛恨她呢?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恨她?!他充满恨意的眼神,让她浑身彻骨冰凉。“你,以后不要再靠近枫儿了。”南宫珏琦转过脸来,神情变成了一贯的阴狠毒辣。“王爷,你不要怪她。”蕊枫在一边着急的解释 道,“这次相

            遇,是我先叫住她的。还有,王爷,上次的事情她不是故意 的,而且我晕过去的事情,也找不到证据说是她做的,所以,你还是不要冤枉她了…… 咳咳… …”一口气,话还没有说完,蕊枫便咳嗽起来。“枫儿。”南宫珏琦的声音

            里充满了担忧。“蕊枫姑娘……”慕容梦诗刚想伸手扶住摇摇晃晃的蕊枫,却被南宫珏琦一个狠戾的眼神扫过来,她只好讪讪的收回手。“枫儿,让我送你回去吧。”他对蕊枫说话的声音温柔无比, 托着她的手臂,好 像手 里托着

            的是一个精致 易碎的瓷器娃娃。扶着,感觉不是很好 。南宫珏琦索性一只手放在她腰间,一只手放在她膝盖处,将她横抱起来。在她耳边带着宠溺的口吻,斥责道:“以后,可不准随便出来吹风了哦。 还有,凡人心不可无,并不

            是所有 人,都和你一样,这么善良的。”蕊枫小鸟依人的依偎进了他怀里,有些喜悦的回 答道:“枫儿知道了。”“别再让我看到你靠近枫儿。”南宫珏琦临走了还不忘回过头来,冷声警告道。看着他们离去的 背影,泪水再次蔓

            延了上来。“给。”一只雪白的手伸了过来,盈盈的指尖,流转光芒。慕容梦诗接过汗巾,擦眼泪,抽抽搭搭:“谢谢…… ”温柔如风的男子抬起头来,看到的暖玉一脸温和的样子。很久不见了,他嘴角还是微 微向上扬着,似笑

            非笑。琉璃般的眸子,波光闪烁。樱唇湿润圆润,长发披肩。“想哭,你就在我肩上哭出来吧。”暖玉的声音很温和,好像一副良好的诱导剂。慕容梦诗听到 那熟悉的温和的话语,泪水再次决堤。紧紧地抱着他的肩膀,把脸卖进

            了他的胸膛,如无助的孩子般,痛哭起来。暖玉伸手,想要抱着怀里痛哭的女子。在指尖接触到她头发的时候,又抽了回来。她的热泪,那样汹涌,一下子,就润湿了他的衣襟。“哭过之后,你还是要好好生活的哦。”暖玉温和

            如他 本人的声音在她耳边谆谆不倦的响起。好像是,一朵鲜 花被风吹落了,划过杨柳,似的柳絮飘飞。“梦诗,你是漂 亮而勇敢的女孩,你要坚信,你一定可以走 出去的……只要你愿意……”我就会带你走。后面那一句话,只是

            在暖玉温润的喉咙里打转而已。百转千回,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他身上有草药淡淡的香气,很好闻。闻得人有些醉了,闻得她的心,也跟着淡然了许多。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才停止了抽搐。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对不起,弄脏

            了你的衣服。”看着他白白的衣服被自己弄得脏兮兮的,慕容梦诗的小脸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你好些了吗?”暖玉关心的问道。他不是很会说话,怕说错话,她反而哭得更厉害 了。所以,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他的眸子里,

            清澈透明,宛如少年般纯良,在自己心爱 的女孩面前,窘迫羞怯得不知如何是好。“恩。”梦诗揉揉有些红肿的眼,点点头。暖玉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心疼的看着她红得像是核桃一般的脸。“你看看你,眼睛都红肿成这样了,还

            说没事?”他脸上流露出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彻底温柔,轻轻地俯下身来,在她眼睛上缓缓地吹起。厨房中的她望着暖玉放大了的脸,他长长的睫毛,如同梳子的齿一样清晰可见。每一根睫羽,每一根眉毛,都看的如此清晰。心

            ,在对上他温润如玉的眸色的时候,突然“砰砰——”有力的跳了起来。慕容梦诗脸上浮上一层红霞,后退了几步,羞怯的低下头,呐呐道:“先生……”说话的口吻,却是有些嗔怨的味道。听在暖玉耳里,像是在撒娇。“吹了

            一口气,感觉是不是好多了?“暖玉温柔的问。慕容梦诗娇滴滴地点点头,“恩。“脸,却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了!暖玉讪讪的收回手,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瓷瓶来,递过去给她。“给你,回去洗脸之后,敷一下,就会消肿了。”

            “谢谢……“慕容梦诗低着头,接过瓷瓶,礼貌的欠身行礼,转身就离开了。她在路上也低着头,不敢回头看。总感觉,暖玉灼热的目光就在她背后一样,让她无比难受。她刚刚,竟然对暖玉的温柔和煦,有所希翼 ……难道忘了

            自己的身份吗?她只是一个卑贱的奴婢而已,这些事,根本就不能去想的。想都是一种罪过!因为,会亵渎了纯洁高贵的暖玉先生!南宫珏琦这几天因为邻国使节的事情,弄得 脚不沾地。这不,又要安排这些那些的,就这么晚才

            回来了。月凉如水,清风惊蛰,吹在身上,有一股寒意。经过厨房的时候,眼尖的发现还有烛光。都这么晚了,不知道是谁,qǐsǔü竟然还不去睡觉。好奇心一来,从来没来过厨房的南宫珏琦来到了厨房前。透过破败的窗户

            ,他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里面的女子 ,他在熟悉不过了。是慕容梦诗。一脸疲倦的样子,但还是很坚强,嘴角带着笑意的把小山一样的碟子碗筷清洗干净。再看一边放着的剥好了皮的莲子,足足有好几斤!他的憎恨与欲望 窗

            外冷风吹进,慕容梦诗有些冷,不禁环抱住了自己的手臂。南宫珏琦看着她坚强的样子,她从来都没有抱怨过自己住的地方很简陋,从 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每天睡觉前还要做什么多事。在他的恨意里,有了一丝的怜惜。但那怜惜

            ,转瞬而逝,随即被更加强烈的恨意取代。这 些,都是她应该承受的。她的父亲,为了官场上的争斗,和静儿的父亲倒戈相向,竟然把毒手下向了静儿,最终导致静儿含恨而终。而她呢,至少还活着,好好的活着。所以,她必须

            偿还她父亲欠下的孽债 !终于把所有的碗筷都洗干净了,摆好了,那么多莲子也洗干净了。慕容梦诗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每天,这个时 候,夜深人静,都 是她最开 心的时候。因为她可以倒很多热水,舒舒服服的洗一个澡了……而

            且,没 有 人会发现,没有人会来打扰她。南宫珏琦刚想离开,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深深地吸引住了。她正 在轻解罗裙,露出了粉嫩的手臂,雪白的光芒,盈盈的流动着。罗裙下,红色肚兜盖住了小巧的肚子,欲露不露的,更显娇媚

            动人。修长的小腿,匀称优美,娇俏的娇臀……他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下身早已灼热如铁,终于按耐不住的推门走了进去……“哎呀……”听到推门声,慕容梦诗诧异的抬头,就看到眼神狰狞的南宫珏琦。女子轻微的叫出

            来的声音,充满了蛊惑的味道。男人,跨着一贯稳重的步伐,走过去。“过来。”他冷峻而邪魅的语气,霸王般的命令道。“王爷……”慕容梦诗讪讪的用手扶住自己的轻纱,不让它落下来,“你要干嘛?都……都这么晚了……

            ”没有发现,自己说 话的声音充满了颤抖,脸色娇羞微红,增添了少许韵味。按捺不住的身 体没有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充满了颤抖,脸色娇羞微红,增 添了少许韵味。南宫珏 琦安奈不住自己的渴望,望着娇媚的她,命令的话语

            再次出口:“如果你不想所有人都来观看的话,那最好自己乖乖的脱了衣服……”泪水,蒙蒙的,一下 子就涌了上来。就算她怎么乖乖听话,都改变不了命运的。他的眼神,还是那样的给人一种残忍的感觉,她的双腿不由自主的

            颤抖。看着女子弱不禁风的样 子,南宫珏琦有些不悦,大步向前跨出,一把将柔弱的女子给抓了过来。早已安奈不住的,就在那里,撕开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不小心,就将她薄如蝉翼的丝卷撕得粉碎。他漆黑的眸子里,有一

            团黑色的火焰在喷薄欲出 。…………………………………………………………激情退却。南宫珏琦才发现自己表现得太过分了。看了一下身边羸弱得连衣服都没怎么穿好,会不会着凉了?顺手,就将掉在地上的宽大披风给她盖上

            。“王爷?”慕 容梦 诗诧异的抬头,不解的望着南宫珏琦的侧脸。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南宫珏琦垂眸,看着她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小心翼翼的 样子,不禁嬉笑道:“怎么?难道你想要再来一次吗?”“我哪有?”慕容梦诗脸

            红了。“没有的话,那你就披着我的披风吧。”南宫珏琦嘴角有着一点点的温柔,眸光潋滟,用自己也觉得别扭的语气,道。“天气冷了,你先披着,回去 睡吧。”“可是。”慕容梦诗想要把披风脱下来,“你还要回去的啊,要

            是我用了你的披风,你用什么呢?”“你在担心我吗?”南宫珏琦一脸坏坏的笑着,看着她露在外面的莹白肌肤,“还是你想脱了衣服,再勾引我一次呢?”刚刚看到了她逆来顺受的样子,还有那么苦,却从来都不抱怨的从容。

            他对她的需要南宫珏琦没有发现自己的心,已经慢慢的开始发生了改 变。“你……”慕容梦诗连忙把衣服穿好,眼睛幽幽地瞪着他,“你无耻!”“无耻?”南宫珏琦挑眉,心里划过一阵想要和她玩玩的心思,伸手,在她胸前,

            狠狠地捏了一下,“让你看看我更无耻……”“你!”慕容梦诗怒不可遏,竟然耍流氓!看到她憋红了脸,南宫珏琦又在她的娇臀上拍了两下。慕容梦诗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他哈哈的大笑着,转身离开。“无耻……”要不是怕

            激怒了他,会被惨无人道的对待,她一定破口大骂了。空气中,残留着男女欢爱后的味道。她有些不喜欢,微微蹙眉。泪水,却肆无忌惮的落了下来。就在刚刚,南宫珏琦也不 知道哪来那么多精力,在厨房里要了她 好两次……而

            她,也在达到高潮的时候,银荡的叫了出来……她怎么会 变得这么奇怪了?以前,明明都不是这样的……等南宫珏琦走后,慕容梦诗把厨房里简单的收拾了一 下,也走了出去,准备关门。手一抬,披风就落了下来。她连忙去抓。

            呃?什么东西在里面?

            肉动漫无修在线播放 _肉动漫无修在线播放 动态在线免费观看_肉动漫无修在线播放 频道高清免费视频_高清最新动态_在线最新大全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 <bdo id='bVLFy'></bdo><ul id='bVLFy'></ul>
          2. <legend id='bVLFy'><style id='bVLFy'><dir id='bVLFy'><q id='bVLFy'></q></dir></style></legend>
          3. <small id='bVLFy'></small><noframes id='bVLFy'>

            1. <i id='bVLFy'><tr id='bVLFy'><dt id='bVLFy'><q id='bVLFy'><span id='bVLFy'><b id='bVLFy'><form id='bVLFy'><ins id='bVLFy'></ins><ul id='bVLFy'></ul><sub id='bVLFy'></sub></form><legend id='bVLFy'></legend><bdo id='bVLFy'><pre id='bVLFy'><center id='bVLFy'></center></pre></bdo></b><th id='bVLFy'></th></span></q></dt></tr></i><div id='bVLFy'><tfoot id='bVLFy'></tfoot><dl id='bVLFy'><fieldset id='bVLFy'></fieldset></dl></div>

              <tfoot id='bVLFy'></t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