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2NenW'><tr id='2NenW'><dt id='2NenW'><q id='2NenW'><span id='2NenW'><b id='2NenW'><form id='2NenW'><ins id='2NenW'></ins><ul id='2NenW'></ul><sub id='2NenW'></sub></form><legend id='2NenW'></legend><bdo id='2NenW'><pre id='2NenW'><center id='2NenW'></center></pre></bdo></b><th id='2NenW'></th></span></q></dt></tr></i><div id='2NenW'><tfoot id='2NenW'></tfoot><dl id='2NenW'><fieldset id='2NenW'></fieldset></dl></div>

        <tfoot id='2NenW'></tfoot>

          <bdo id='2NenW'></bdo><ul id='2NenW'></ul>
      1. <small id='2NenW'></small><noframes id='2NenW'>

      2. <legend id='2NenW'><style id='2NenW'><dir id='2NenW'><q id='2NenW'></q></dir></style></legend>
          <bdo id='zjrwpxvk'></bdo><ul id='iroj3vdv'></ul>
      3. <i id='80gkw293'><tr id='l1oqclzc'><dt id='35vu0we3'><q id='9dqrs45d'><span id='5gi0tvfq'><b id='z8lm2nii'><form id='zm3mznwo'><ins id='ify9jfh9'></ins><ul id='xucmj8ai'></ul><sub id='y1b3gaqe'></sub></form><legend id='smttgo46'></legend><bdo id='hsomdelh'><pre id='kwht557i'><center id='dp9wn4ju'></center></pre></bdo></b><th id='onuupgz8'></th></span></q></dt></tr></i><div id='q0zfrf30'><tfoot id='b2ue3yw8'></tfoot><dl id='yrhg4znk'><fieldset id='scio6zxk'></fieldset></dl></div>
        <legend id='8d6fyq92'><style id='k8dvn5yz'><dir id='18iedo8t'><q id='mr7hz3r4'></q></dir></style></legend>
        1. <tfoot id='wi5vslz1'></tfoot>

        2. <small id='5369lifc'></small><noframes id='tgrivpwt'>

          1.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五月丁香老汉色

            类型: 美女主播口爆吞精视频在线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26

            剧情介绍

              城南二十里外的荒郊,有一间小草屋,虽然外面一片荒凉,长满了丛生的野草,但屋中却是一片温暖,而且很快就会春光无限。  屋中的陈设极为简单,除了一张大床,几个柜子,一张桌 子和几个橙子,然后就是油盐锅铲

            之类的必需品外,再没有其它的东西,而屋中还有两人,一个是女的,躺在床上,另一个则是坐在床边的男的。  男的正是化名曹九仁的段玉阳,而女的正是丽妃娘娘,也就是殷媚娘了。  且说丽妃所吃的曹少钦的糕点,并

            没 有剧毒,而且要到晚上才能发作,只是让人入睡而已,然后在一个时辰后呼吸停止,心跳停止,直到三天后,才能醒转。这也是孙太医不忍心毒害女主角之故,只是,孙太医也明白,丽妃不死,结局只会更悲惨,所以,他也曾

            经告诫段玉阳最好不要看那张纸。  段玉阳则心伤丽妃之死,怎么会不看那张纸呢?当下按上面吩咐的,在城外找了个妥当的住处,之后用所学的空空步法,把丽妃给带出了宫 外,当然, 他是把丽妃脱了个精光,把衣服按原样

            排好,留在了原处,同时,把人装在了一个大麻袋中,这样,就算有人看到,也不会想到麻袋中会是人的。而留下的衣服,也可以让人想到丽妃娘娘升开的借口,不得不说,这孙太医真的是个奇才。  段玉阳找了个乡农帮忙照

            看丽妃,这才放心的回了京城 ,收集 曹少钦的的罪证,只是,他的行踪早就被贾廷发现,证据也被调了包,如果不是皇上的一句话,他是 难逃一死了。  不过,段玉阳总算是安全的离开了,来到了这里,便给了乡农几两银子,

            在这儿等待殷媚娘醒来,一直到傍晚时分,点上蜡烛后,殷媚娘才哼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媚娘,你终于醒了。」段玉阳高兴的握住了殷媚娘的手。  「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殷媚娘不解地问。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段玉阳一五一十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大仇得报,二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但想到死去的 小明和段忠,还是被害的孙太医,二人也是感慨良多。  大好光阴当然不能浪费,二人吃完晚饭之后

            ,天也完全黑了下 来,反正这里周围都没有人家,两人再也没有多余的话,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只有实际的行动,才能表达彼此的思念之情,两人迫不及待的搂在了一起。  「现在,任是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段玉阳呼

            吸急促地说着,同时松开手,飞快地脱去了自己的 衣服。但见他粗长的老二高举着,龟头已 经要贴着肚脐了。  媚娘 则再次的缠住了段玉阳:「是啊,我们再不要分开了。」  「你一定很想我了吧,我也很想你呢。今晚,我

            要好好的侍侯你呢。」段玉阳淫笑着说。  但听「嗤」的一声,却是段玉阳粗暴的 撕开了殷媚娘的 衣服,「我要肏死你,小坏蛋。」他一边颤抖着说,一边分开了殷媚娘的双腿,接着屁股飞快的向前一挺。  「滋」的一声,

            那根一尺长 的阴茎,已经顶到了殷媚娘的阴道最深处,因为此 时的殷媚娘也是极为动情,已经分泌了很多的淫水出来,同时阴道也大大的张开着,这才让段玉阳一下子直捣黄龙,插进了阴道的最深处。  「啊,爽死我了。」媚

            娘发出了满足的声音。她 的阴道一次次的收缩着,然后又一次次的张开,贪婪地口味着段玉阳的大阴茎的味道,虽然段玉阳没有抽动阴茎,但因为阴 道极为涨满的感觉,还是让殷媚娘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出来。  段玉阳则感受

            着阴茎 被阴道紧紧的包容的感觉 ,体会阴道一缩一缩的滋味,同时,阴道所分泌的那些水,一点点的从阴道中挤了出来,也对阴茎多少 产生了不同的刺激。  那一股股的淫水,从二人性器的结合部位挤了出来,毕竟段玉阳的阴

            茎太粗,把阴户给塞得满满的,如果不是因为里面的淫水实在多的话,实在没有地方包容,只怕还真的挤不出来呢。  看到这儿,也许有读者会奇怪,阴茎再粗,也比不上胎儿的头粗吧。怎么会塞得满满的呢?作者在这 儿希望

            这样的朋友好好想一下 ,毕竟生孩子时是一种特殊的情 况,就平时来说,对于女人,能拳交的就已经很少了,这还是受到西方和日本拳片的影响,至于中国古代,还没有人作这方面的开发,更不知 道扩张阴道呢?毕竟拳交是外国

            来的东东呀。  好了,说话的工夫,殷媚娘的阴道已经是淫水泛滥成灾了,床上已经是湿了一小片了。那根段玉阳的大阴茎,再也不能满足她了。既然段玉阳不动,便只有殷媚娘自己动了,只是她被压在下面,想动也不可能,

            只急着她大叫:「我的里面很痒呀,快动动吧。」  「动什么呢?我不知道呢。」段玉阳坏坏地问。  「你明明知道的呀。就是动你的那根大东西呀。快来肏我吧,我已经受不了了。」在淫欲的刺激下,殷媚娘也说出了淫词

            浪语来了。  其实,段玉阳的老二也是硬得难受,那阴道的收缩和淫水挤出的刺激,只会让他的阴茎更硬,要刺激 到射精,还是远远不够的。当下把老二从 阴道中一下子给拔了出来,只剩下一个龟头在阴道口嵌着。停了一下之

            后,觉得龟头有东西,只好完全拔了出来,但听「哗」的一声,竟然有很多的淫水流了出来。  「你真坏,把床都给弄湿了呢。」段玉阳半开玩笑地说。  「还不是因为你,大坏蛋,反正就是你弄得,你把床给暖干了就行了

            。反正我睡干的那边,你才睡这边呢。怎么不放进来呢?快呀。」殷媚 娘说着,便把屁股 主 动向上一迎,把那只龟头给吞了进去。  「好,大不了咱们肏一个晚上,不睡觉了。」段玉阳说完,把大阴茎一插到底,然 后飞快的拔

            出,接着又用力的插了进去。由于阴茎太粗,每一拔出,便带出一些阴道的肉来,而插入时,则把阴道的肉又给带了进去 ,同时,阴道的外缘也给带得进去一些。倒仿佛阴道边缘不是肉红色的一样。  随着他的抽送,就像一个

            农村的 水井一样,无数的淫水被带了出来和挤了出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段玉阳抽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而殷媚娘的阴 道也是收缩的越来越强烈,终于,两人同时射出了自己的精华 来。  殷媚娘的子宫不断的抽搐着,而段玉阳

            也没有把阴茎抽出,很快,他的阴茎就再次硬了起来,于是第二次的性交又开始了。  这一晚,两人不知道具体性交了多少次,反正是拼命的作爱,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两人才沉沉的睡了过去,而下体,仍然紧紧 地结合在了

            一起。  天亮了,段玉阳终于醒了过来,他的阴茎虽然已经射精多次,但因为殷媚娘阴道的刺激,现在已经又硬了起来,借 着阳光,只见半张床都已经被淫水弄湿了,段玉 阳不觉好笑,幸福生活现在开始,他也应该要好好的享

            受了。  于是,段玉阳开始了又一轮的抽插,而殷媚娘也醒过来了,她的阴道已经有些痛了,便说:「你还是轻些吧, 有些肿痛了呢。 」  「放心,一会儿你爽的时候就不痛了。」说着,段玉阳把阴茎拔了出来,然后又插到

            了阴道深处。  「你好坏!」殷媚娘一拳打向段玉阳的右胸,忽然手上一痛,竟然冒出了血来。手上已经被刀具之类的 东西弄 伤了。  「啊!」殷媚娘看到了 段玉阳的右胸,吓得叫了出来。一把利剑,从段玉阳的右胸透出三

            寸来,显然是被人从后背刺入了。  「哈哈,原来丽妃娘娘死呀,这欺君大罪,够诛你们九族的了。」贾廷的声音从段玉 阳身后传来。刺段玉阳那一剑的,就是贾廷。  「你们在屋中春光无限,我们却在外面受冷挨冻,也太

            不像话了吧。天也亮 了,你们就出来晒晒太阳吧。」贾廷说着,抽出剑来。段玉阳右胸被剑刺透,肺叶被伤,剧烈的咳嗽起来。  贾廷把段玉阳也放到了床上,立时有两个守卫从外面进来,把床抬了出去。只见外面无数的士兵

            排成队型 ,把整个小草屋给围在了中间。  「段玉阳,你对不起曹公公,这一剑,我是为他讨回来的。 毕竟我和他那么多年的交情了。」贾廷明明把曹少钦杀死的,却说要为曹少钦报仇,太监的心理,真是够怪了。  「贾公

            公,你到底要把我们怎么样呢?」殷媚娘毕竟曾是丽妃 ,对贾廷倒不也不怕。  「唉,皇上是活不了多少天了,丽妃娘娘你的身子毕竟也已经被这小子给肏了 ,不如,就让我手下这三千兵士也爽一下吧。只要这三千士兵爽完之

            后,我就马上回宫,再也不来打扰你们。」贾廷竟然提出了这样变态的要求。  此时,早有士兵把草屋中那个盛水的大木桶给放在了床边,然后让殷媚娘阴道口正好在床 边,那个大木桶的正上方。  「小人早就听说丽妃 娘娘

            当初也是性技非常,不如就和这三千士兵较量一下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木桶是不是能完全装下那些精液呢。反正当时赵妃和三百守卫大战,把一个小金盆都给盛得溢了出来呢。」贾廷自己是太监,心理极度 变态了。  「果然如

            此,太监,就是变态呢。」段玉阳轻蔑地说。  「小子,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你自以为聪明呢,其实你所做的那些事,我全都知道,你个笨蛋,还敢说我变态。另外,我要声明一点,你没听见丽妃娘娘叫本宫假 公公吗。其实,

            除了按摩之外,我还有别的东西伺候曹公公呢。好在曹公公早 就对你有了戒心,不然,曹公公说不定也会……虽然你的下面很大,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哦?」贾廷走到了段玉阳的身前,把衣服除去,露出了硕大的阴茎和下面累累硕

            果的阴囊。  「曹 公公被我弄后面,弄得很爽呢,所以,我对女人不感兴趣,不过对于后面,可就不同了。」贾廷说着, 阴茎已经高高的翘了起来。  此时,已经有 两个士兵来到床边,一个 躺在了金盆的正上方,然后让殷媚

            娘张开腿 ,用阴道吞下了他的阴茎,然后第二人让殷媚娘趴在了第一人身上,把自己的阴茎送到了殷媚娘的肛门,开始了双插。  本来,殷媚娘性确是超群,但昨晚已经肏了多半夜,阴道已经有些红肿了,再想到要被这三千人

            肏,心理已经先有些胆怯了,所以,即使有些快感,也被恐惧给取代了。  贾廷一边看着两个兵士肏殷媚娘,一边吐一点唾沫,抹在了龟头上,开始了手淫。  段玉阳受了伤,不能挪动,只能听着身边士兵的阴茎进去殷媚娘

            的阴道和肛门所发出的声音,还有肉体拍打的声音,当然,还有士兵索性就把阴茎塞到了 殷媚娘的嘴中。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转眼要到巳时了,殷媚娘终于承受不住,开始求饶了。「求 求你们, 放过我吧,这样什么时候

            是个头呀。」  刚说完,便「啊」的惨叫了一声,只见她的双乳鲜血淋漓,已经没有了乳头了。贾廷的手下则拿着一把剑,剑上还沾了血。显然是他用剑削去了殷媚娘的乳头了。  「混蛋,有本事冲着老子来。」段玉阳心如

            刀割,大叫了起来。但因为用力太大,又是 一阵剧烈的咳嗽。  「好,我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冲你来吧。」贾廷的阴茎直到现在,才开始分泌前列腺液,看来也是个性能超常的人了。  「你毕竟比不上曹公公的皮肤好呀,

            不过也只好将就了。」贾廷说着,掰开了段玉阳的屁股,分开他的双腿,把自己的大阴茎向 着段玉 阳的肛门一点一点的挤了进去。  没有被异物进入的肛门,被撑裂了,流出了血来,但段玉阳还是咬着牙说:「就这点本事呀,

            比我差多 了。」  「是吗?那这样呢?」贾廷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由于阴茎太粗,而肛门太紧,每一下抽入,都带得肛门深陷进去了一寸多,而拔出来时,则有三寸长的肛肉被连带带了出来,看来,不过肛裂,段玉阳还被肏得

            脱肛了。  好了,考虑到人们口味不同,还是简单些吧。  这一场对段玉阳的肛交和殷媚娘的群奸,一直进行到了日落 时分,期间,贾廷射了两次,然后便换了别的士兵来肏段玉阳的肛门,同时说:「你们夫妻 情深,就让段

            公子为殷姑娘分担一些吧。」  此时,段玉阳的肛门,已经为一百多人的阴茎服务过了,而殷媚娘也已经让近五百人射了精。但她已经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嘴大大的张着,再也合不住了,而阴道也肿得成了个馒头类似,肛门

            也高高得,开着个大洞,已经没有了多少的弹性,以至于现在刚进入的这两个人,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笨蛋,不会两个鸟就一个洞吗?先进前面的,等到前面的松了,再进后面的。」贾廷果然是变态。  于是,两个兵士

            一上一下,同时把阴茎塞到了殷媚娘的阴道中。殷媚娘啊的一声,阴道冒出了血来,同时还有股股白浊的阳精来。她的阴道,说不定已经撕裂了。  而鸡奸段玉阳的士兵也因为觉得肛门太松而觉得没劲呢,便也决定再叫上一人

            ,来个双龙入洞,随着段玉阳「啊」的一声惨叫,他的 肛门容纳了两个人的阴茎。  「贾公公,你倒还忘记有个地方没有用呢?小人会用嘴让您舒服的,只盼您能放过我和妻子。」段玉阳向贾廷求情了。  「是吗?好呀。」

            贾廷衣 服并没有穿上 ,一来这里根本不会有人来,二来,对着这些士兵,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舒服吗?公公。」段 玉阳张开嘴,含住了贾廷的老二。用自己本不高明的 口技伺侯着贾廷。  没有被人口交过的贾廷,不

            长时间就觉得爽了,他只嫌插得太浅了,便把阴茎向着段玉阳的喉咙塞了进去。段玉阳强忍着快要呕吐的感觉,把阴茎吞到了根部。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会这一手呢,不过,能不能放过你,还要看你的表现呢。」贾廷一边享

            受着,一边说。  忽然,贾廷「哎哟」一声大叫,同时人跳了起来。他的阴茎,已经被段玉阳给咬断了,段玉阳早知道贾廷不会放过自己,知道左右是个死,不如拉着他一起死吧。  「小畜生,真可恨,痛死我了。」贾廷说

            着,伸出手来, 一下子抓住了段玉阳的阴茎,用力一夺,竟然给硬生生的揪了下来。  此时,双龙入洞的那两位早就知趣的拔出老二,躲到了远处。贾廷仍然不解气,飞起一脚来,踢碎了段玉阳的睾丸。  段玉阳因为口中塞

            有贾廷的阴茎,所以没有发出惨叫来,但人却痛得昏了过去。  贾廷仍然觉得不解气,一脚踢开双插殷媚娘的那两个兵士,挥起一拳,捣进却了她的阴道中,这一拳力道之大,已经把她的阴道后穹隆部位给顶穿了,接着,贾廷

            用手向内摸索,直到抓住了肠子,才用力向外一扯,竟然硬生生把给扯出了一大截来。然后又挥手用 力把肠子给弄断了。  殷媚娘脸色变得苍白,却没有发出什么惨叫,毕竟她的下体有些麻木了。而且,精神的痛苦,更刺激得

            她顾不得肉体的伤痛了。  贾廷此 时下体血流不止,忽然身子一低,一张嘴,竟然喷出了血来,他受了曹少钦那一掌,受的内伤实在不轻,现在一动怒,加上阴茎被咬下,却没 有及时止血,竟然也微微有些头昏了。  贾廷知

            道不妙,但也不想就此便宜了段玉阳,当下用最后一丝力气,飞身来到段玉阳身边,向着他的肛门打出 一拳,这一拳凝聚了贾廷毕生的功力,不但把拳头打进了肛门中,其内劲更把段玉阳的肠子等内脏都给震碎了。  只是,贾

            廷没有来得及抽出拳头来,便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已经是伤重而亡了。  贾廷一死,众兵士也慌了神,哪里再敢轮奸段玉阳和殷媚娘,连忙带了贾廷的尸体回宫,向皇上说了贾廷如何折磨丽妃和段玉阳,并说了段玉阳和

            丽妃本是夫妻的事。   「贾廷是该死,只是可怜了段玉阳和丽妃了,唉。」皇上除了叹气,又能说什么呢,毕竟丽妃是段玉阳 的妻子在先,况且人都已经死了,再说什么也是没有用了。  就在士兵拔出贾廷的拳头时,段玉阳

            也醒了过来,但士兵可不顾不上段玉阳的死活,早就已经回京城向皇上报告去了。  此时,夕阳在天,血色的残阳下,段玉阳和殷媚娘无力站起,却 用尽全力向着彼此爬了过去。两人终于到了一起,面临死亡的殷媚娘握着段玉

            阳 的手说:「咱们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是的,永远不要 分开。」段玉阳和殷媚娘对视了一眼,说完这句话,眼睛也永远的闭上了。  乌鸦的叫声慢慢响起,地上,两具尸体搂在了一起。  第二天,皇上派人把段

            玉阳和殷媚娘安葬在了一起,并立了墓碑,只是墓碑上没有名字。也许,他的心中,并不介意段玉阳和丽妃的事,毕竟在他心中,丽妃是那么的重要,但,事实如何,又有什么人知道呢?    

             【完 】

            五月丁香老汉色 _精彩观看_在线动态_五月丁香老汉色 动态高清在线推荐_观看高清最新视频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small id='YQPvq'></small><noframes id='YQPvq'>

          2. <tfoot id='YQPvq'></tfoot>

                <bdo id='YQPvq'></bdo><ul id='YQPvq'></ul>
            1. <i id='YQPvq'><tr id='YQPvq'><dt id='YQPvq'><q id='YQPvq'><span id='YQPvq'><b id='YQPvq'><form id='YQPvq'><ins id='YQPvq'></ins><ul id='YQPvq'></ul><sub id='YQPvq'></sub></form><legend id='YQPvq'></legend><bdo id='YQPvq'><pre id='YQPvq'><center id='YQPvq'></center></pre></bdo></b><th id='YQPvq'></th></span></q></dt></tr></i><div id='YQPvq'><tfoot id='YQPvq'></tfoot><dl id='YQPvq'><fieldset id='YQPvq'></fieldset></dl></div>
              <legend id='YQPvq'><style id='YQPvq'><dir id='YQPvq'><q id='YQPvq'></q></dir></style></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