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id='pSbjT'></tfoot>

    1. <small id='pSbjT'></small><noframes id='pSbjT'>

      <i id='pSbjT'><tr id='pSbjT'><dt id='pSbjT'><q id='pSbjT'><span id='pSbjT'><b id='pSbjT'><form id='pSbjT'><ins id='pSbjT'></ins><ul id='pSbjT'></ul><sub id='pSbjT'></sub></form><legend id='pSbjT'></legend><bdo id='pSbjT'><pre id='pSbjT'><center id='pSbjT'></center></pre></bdo></b><th id='pSbjT'></th></span></q></dt></tr></i><div id='pSbjT'><tfoot id='pSbjT'></tfoot><dl id='pSbjT'><fieldset id='pSbjT'></fieldset></dl></div>
    2. <legend id='pSbjT'><style id='pSbjT'><dir id='pSbjT'><q id='pSbjT'></q></dir></style></legend>
        <bdo id='pSbjT'></bdo><ul id='pSbjT'></ul>

        <tfoot id='j65lgkko'></tfoot>
      1. <i id='in4geyg7'><tr id='xdcw2pyh'><dt id='pi9uv518'><q id='ftk79mnq'><span id='su7caora'><b id='glzwllw8'><form id='h9ktsmva'><ins id='476uakda'></ins><ul id='usytvcfc'></ul><sub id='5jljhr3q'></sub></form><legend id='1wahf6ch'></legend><bdo id='2a2wubc6'><pre id='u5he7aq9'><center id='amwmnj0k'></center></pre></bdo></b><th id='qk0opb8f'></th></span></q></dt></tr></i><div id='lqylfmia'><tfoot id='lhtdzjgw'></tfoot><dl id='ztrepsms'><fieldset id='47ethzba'></fieldset></dl></div>

        <small id='zp56jmd3'></small><noframes id='f21lpauj'>

            <bdo id='w51vljim'></bdo><ul id='swrhg77u'></ul>
          1. <legend id='8c12jg6o'><style id='9tkx7p52'><dir id='qrgut7cd'><q id='i2w1em8u'></q></dir></style></legend>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亚洲无限Av看

            类型: 久久精品视频在线看15,国产福利资源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25

            剧情介绍

            澳洲的「换妻俱乐部」处处可见,而当地的华人由於自己传统的道德观念支配,往往很少有人涉足,但是近年来,随着华人新移民的大量涌入, 以及对西方文化的逐步接受,情况发生了变化。二十五岁的王伟,和自己小两岁的太

            太陈玉是叁年前移民来雪梨的,开始,由於王伟在台北还有生意,所以经常两头跑,人很累。       去年,王伟决定收掉生意,过一段时间安定的生活。不久,他把在台北的资金抽了回来,并在雪梨的曼利海滩附近,化

            了七十多万澳币买了一套公寓,开始过悠闲的移民生活,他每天晒晒太阳、喝喝咖啡、享受着高品位的澳洲生活。但是不多时,王伟如此的生活也感到乏味 了,他需要找寻些刺激。       一天晚上,太太去美容院做美容

            、王伟独身出门,到唐人街的大水车卡拉OK去寻点乐趣,在门口处 到王伟几年前在大陆做生意的合伙人李强。       李强穿着 西服,系着领 带,身材魁梧,手握「大哥大」,身边还倚着一位二 十来岁的漂亮 女郎,派

            头十足。       他乡遇故人,分外热情,他们手拉着手寒喧了一番,王伟从李强的口中知道,李强已和前妻 离婚,一年前移民来了澳洲,现在开了一家电脑公司,进行散件的组装,生意已经稳定,身边这位姑娘是他的新

            婚妻子,原是上海来澳洲读英语的自费留学生,现在是澳洲时装公司 的模特儿,叫美霞。王伟忍不住看了美霞几眼,这女子细皮嫩肉,面清目秀,身 上穿着一件粉红 色的闪光旗袍,胸前的双乳坚挺,被衣裳包得紧紧的。衣着下的

            裂叉很高,几 乎要 裂到两股上,显现的大腿晶亮丰满、很有丰姿,让王伟很动心。       他们一起进卡拉OK,定了间包房。女模特儿唱了一支又一支的歌,王伟也唱了许多歌,又喝了很多酒、王伟乘李强上厕所之际,

            借着酒意,轻轻地 了 女模特儿的丰乳,她含羞地笑笑,似乎很喜欢。王伟很兴奋,感到今天是到澳洲来 最开怀的一天。       这天起,王伟和李强成了在澳洲最密切的莫逆之交,常聚在一起,难舍难分。    

              一天晚上, 美霞到达令港的国际展览馆表演时装去了,王伟和李强坐在李强家的客厅里饮酒,叁杯酒下肚 ,王伟盯着墙上镜框裹美霞的各式时装照,感概地说 :「李兄,你真好福气,能有美霞这样天姿国色的美人作伴,也不

            枉来世一生了!」       李强也酒後吐真言,摇头晃脑毫无顾忌地说:「美霞那比得上你家的陈玉,她是台湾交通大学的校花,一流的身材沉鱼落雁的容貌。       「听你这麽赞赏,不如我们交换老婆来玩玩吧

            !怎麽样?」王伟低着头说道。       「 怕陈玉嫂嫂不肯答应哩!」李强说。       「美霞会反对吗?」王伟又问。       「她敢!」李 强说:「我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 一言

            为定。」王伟伸出手掌。       「一言为定。」李强用手掌往王伟手掌上响亮地拍了一下。       两人正说笑间,美霞回来了,显然,她还沉醉在艺术气氛中,进门嘻 嘻一笑,用一字形步伐在他们面前走了几个

            来回。       「坐下。」李强轻 声说,美霞立刻轻手轻脚走过来,依偎在丈夫身边,像一 驯善的小猫。       这时沙发正面的电视乐正播放一部X级成人电影, 两对男女正在交换着做爱,李强对着闪亮的屏幕

            ,赞叹着说道:「你看人家洋人过的啥日子,多会玩乐?能像这样过上几天,死 也值得了!」       美霞不高兴了,闭着樱唇,用肩头撞他,撒娇地说:「人家又不是不曾满足你嘛?为什麽这样说的。」      

            「别闹!」李强说:「明 天我们到王 伟家裹去,我要拿你你和陈玉姐交换一下位置,我们也这样耍它一盘,大家快乐快乐。在雪梨实在是太闷了!」       「哎哟,好笑人哟。」美霞以为丈夫在开玩笑,按住他大腿直摇

            。       「有甚麽好笑的?」李强瞪了妻子一眼说道:「就这样说定了 !」       美霞不说话了,看看丈夫,又看看王伟,王伟对她眨了一下眼,美害羞地站起来,双手捂着 面逃进卧室。       「伟兄

            ,明天就看你的了!」李强对王伟挤了下眼睛,用嘴往卧室方向撇了撇嘴,笑着说道:「放心吧,她明天尽你骑个够!」       回到家後,王伟失眠了,他靠在床头一言 不发,望着已经熟睡的陈玉。陈玉喜欢裸睡,体态

            阿娜而丰腴,此刻她迷人的身段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娇媚无比。然而结婚十多年,王伟翻过来覆过去同她做爱,陈玉实在已经引不起他的性冲动。王伟一支接一支地吸烟,陈 玉被弄醒了,她爬起来, 将头放在王伟胸膛上,

            仰面望着忽明忽暗的烟头, 看出丈夫有满腹心事, 便柔声问:「阿伟,你怎麽啦!」       「小玉,我已和李强商量好了,明晚他们就会到我们家来玩。到时候你和美霞临时换换位置,怎麽样?」       「你

            说什麽?」陈玉失声说道:「你没甚麽吗?」       「没什麽,我要和李强玩换妻游戏。」王伟坚定地说。       「快疯了!」陈玉猛地从王伟怀里挣扎出来,感觉耳朵「嗡」的一 声,脑袋一下胀大了许多倍。

            王伟沉默了一会儿 ,将长长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下定了决心,冷冷地望着妻子说:「小玉,如果不肯答应这件事,我们就离婚!」       说完,他下床,抱着自己的铺盖到客厅裹的长沙发上睡觉去了。      

            这天晚上,陈玉哭了整整一夜 。快天亮时,才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会儿。陈玉别无选择,她觉得自己离不开王伟。       这是雪梨一个普通星期五的夏夜,王伟坐在面临太平洋的公寓里,凉风习习,十分宜人。但是王伟却

            心情不安地仰坐在沙发上,摇晃着脚尖,不时看看表,又看看卧室。       卧室裹,瑟瑟发抖的陈玉缩在床上,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       墙上的自呜钟刚敲过八下,有人敲门了。 王伟快步上前,拉开门,

            门外站着李强和美霞。美玉乳房高耸,意态撩人。       今天的李强和美霞又是一番装束,李强上身穿着紫红色真丝衫、下着牛 仔短裤、脚蹬白皮鞋、刚整过头发,显得神彩飞扬,美霞则穿一条胸口开得很低的连衫裙,

            一对圆得像馒头的乳房,知道李强已完全同她说通了,心里踏实了许多,但想到妻子陈玉,踏实的心又悬了起来。        「陈玉!陈玉!」王伟大声喊:「有客人来了!」       陈玉出了卧室,埋着头,不敢正

            视任何一个人,用颤抖的手冲着茶。       王伟和李强寒喧几句後,问道:「我这儿有几盒新的成人电影录像,看哪盒呢?」       李强用色迷迷的目光望着陈玉,从上到下把陈玉身体扫视一遍後,说道:「随

            便你呀!客随主便嘛!」       王伟挑选了一盒带子,塞进录像机内,把客厅的灯光调暗了, 剩萤光屏闪烁着的彩色光芒。       「嫂子!」,已经不能自持的李强走过来,紧挨着陈玉坐下来,嘻皮笑脸地说

            :「你看人家过的这日子,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陈玉下意识地往沙发扶手徊避 地靠了一靠。       「嫂子,伟哥没对你说嘛!」李强望着端坐在一旁乳房高耸的 陈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将右手挽

            着陈玉脖子,又将左手伸过去隔着衬衣摸她的奶头。嘴里说道:「嫂子,我想您想得好苦呀!」       陈玉躲闪着,挣扎着,掉过头,用乞怜的目光寻找自己的丈夫 ,她这时才发现,丈夫已经不在客厅里了。而且,不在

            客厅的还有美霞。       「啊!」陈玉一声短促的低吟,她似乎意识到接着 将会发生甚麽, 她挣脱李强的拥抱, 从沙发上弹起来,往卧室逃去。可是她当冲到卧室门口,不由得又猛然停下来,双手抓住门杠, 楞住了,她

            看见,宽大的席梦思床边,她丈夫赤裸全身,坐在床沿,而他面前,则是美霞,她也早已一丝不挂,美霞跪在地上,头部刚好埋在丈夫小腹的部位,正在一上一下的动。陈玉不加思索也知道她在做什麽。而丈夫脸上的表情非常享

            受。       「嫂子!」李 强从後面抱住了陈玉:「你看 清楚了吧,我和伟哥是有协议的,他和美霞玩,而我就和你玩,谁也不妨碍谁呀!」       陈玉的头一阵昏眩, 抓住门杠的手松开了,身子摇晃了几下,瘫

            软在李强的怀里。美丽而软弱的女人麻木了,麻木得像根木头一样。李强轻轻的把陈玉抱起来,移步到客厅的长沙发前,让她缓缓躺下,随即将她的衬衣.长裙、乳罩、叁角裤全部脱去。       李强看到了她胸前的玉峰

            ,也看到了女人最神秘的阴户,她的玉腿曲着开得很大,那两片红白相间的嫩肉,润滑滑的,四周白白净净的,一根阴毛也没有,还有那肉洞口的下边,一条直通屁股眼儿的微含露水的阴沟,这叁处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女人,在他

            面前,这些无处不时地散射着诱人的线条。       李强急不可待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毫不客气的动起手来。右 手不住地揉捏那温软的酥胸,这里没有丝毫的硬骨,整个儿都是肥美饱满的嫩肉,他越摸越有趣,越摸越舒

            服。起先在阴户上 的细毛中刷弄,接着便用手掌心在突起的阴核上揉擦,渐渐地,他用中指挥到穴缝里面,一上一下的抽送,一次比一次更深。然而陈玉一点也没有反应, 是任着他弄, 李强虽然有点扫兴。但他突然产生了一个

            想法,他把心一横,今天就当是强奸 ,也要进入陈玉的肉体,和她来一次痛快淋 的交媾!       这念头一起,一股热流直冲李强七寸的大肉茎,他骑到了陈玉的小肚上,把龟头对住陈玉的阴户,用力的磨她两片阴唇,

            但不见出水,而这时自己妻子美霞的叫床 声已经从卧室里传了出来,李强淫心大起,一手握着肉茎,一手按住陈玉的细腰,突然下部猛的一推, 听「吱咕」一声,七寸多长的肉茎,连根带毛地被陈玉肉穴的缝,吞没得无影无踪

            。陈玉的阴道十分狭窄,李强的肉茎被包得又紧又温,李强的心神为之一快,差点 魂飞魄散。李强开始抽动 那根肉茎,像火车在开动似的,一抽一插,一收一放,那穴儿的肉也一凹一凸地翻出翻进。渐渐的,李强的抽送越来 越快

            ,突然,李强感到,龟头一 阵麻酸,肉棍儿猛然一抖,一股热腾的精液由龟头冲出,喷进了陈玉的体内 ,陈玉依然一动没动。李强软软地压在陈玉的肉体上,仍让肉棒深深塞在她的阴道里。       过了不久 ,壁灯重新放

            出红绿两种颜色渗和的柔和的光,原来王伟洋洋自得 地从卧室赤裸裸出来了,不一会儿 ,头发蓬乱但斗志昂扬的美霞也一丝不挂地走出来了。王伟望了望长沙发上、大理石雕象般全裸的妻子,拍拍李强的肩膊,笑着说道:「怎麽

            样,我老婆还可以吧!」       李强苦笑了一下。王伟用眼角的目光扫了僵尸样的陈玉,明白了李强的意思,不无歉意地说:「没关系,我老婆的思想本来还停留在十九世纪,今天一步跨过了整整一个世纪,有点不适应

            ,以後很快会适应的,你和美霞明天再来。」       李强夫妇走後,陈玉一整夜没有说过一句话,现 在占据陈玉脑海的 有一个念头,我长期洁身自爱到底为了谁,丈夫把我当玩物,我又何必背负这贞操的十字架。我应

            该追求自己的快乐呀!       第二 天晚上,李强和美霞又来了 ,使李强和王伟都感到吃惊的是,陈玉表现出十分热情,又是倒茶、又是递酒,忙个不停。当萤光屏上又重现那 些洋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爱的镜头时,王伟对

            李强裂裂嘴,说: 「李兄,你也应该和我太太这样表演一下。」       李强为难地说:「就怕嫂子难为情。」       「别怕!」陈玉突然站起来,嫣然一笑,说道:「阿李, 我们现在就表演。」      

            陈玉开始解开衬衣上的钮扣,一个、两个、叁个、最後一个钮扣是被她突然用力扯掉的,裙子也退了下来,当李强看到恢复自然的她那全身赤裸裸的玉体,不由发呆了起来,这不是上帝的杰作吗?乳房那样高耸丰满、大腿又圆浑

            又修长、皮肤细白、阴户狭小、白中 透红。李强的肉 棍儿立即膨涨起来。比平时更加粗大,他已不能再忍耐地忙将身上的衣服脱得赤光,不顾自己太太和陈玉的丈夫在场,抱起陈玉直往房裹走。把她放倒在床上,他紧紧抱住她,

            热烈的亲吻她,陈玉这 时也开始烧红在男性的呼吸里,她娇声娇气地说道:「昨晚好对不起,今天我要补足你。」        李强一听大喜过望,忍不住上下其手,一手按在怒耸的双 乳上,搓揉捏弄。一手扒弄她细嫩的阴核

            。陈玉也老实不客气地握着那铁硬的肉棍子、上下套弄它。陈玉心中又惊又喜,昨晚因内心抗拒,没注意入侵自己身体的男根,想不到李强的货 色比丈夫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刹那间两人肉贴肉搂在一起。李强把暴涨如铁柱的龟头

            向那神秘地力戮去,陈玉也把大腿张开得大 大的,左手配合扶住肉棍儿往 里塞去,一面抬臀挺阴。李强搂住娇躯,一上一下, 由深入浅,渐次用力,陈玉在他有节奏抽送之下,感到阴户里酥麻麻的,那淫水从花心中涌出,一阵从

            没有过的快感冲向陈玉 的喉咙发出了浪叫声。       显然,陈玉的叫床声刺激了李强,他的动作在兴奋之下,越来越粗狂了, 见他一上一下,上下起伏,如奔马,如迅雷。李强感到陈玉的穴内深处似有一股吸力吸吮着

            他的龟头,又紧窄又肉惑,倍感舒适。       这 时跟进卧房在一旁观看的王伟和美霞早已按奈不住了,他俩也赤裸着全身,倒在地毯上开始扭动起来,现在王伟看见自己姜子同李强玩得这样投入,不觉有些儿酸意,他把

            这种感情发泄到了李强的老婆身上,他让美霞像狗一样四脚伏地,屁股高高翘起,然後用自己的肉棒从後面直插进去。一边抽动,一边用手伸过去摸美霞挂下来的两个大乳房,美霞背对着王伟,但背後的嫩肉 ,葫芦形的身材,和

            又白又细的屁股,都挑起了王伟强烈的欲火,他越插越快,美霞在他手和肉茎的动作下,产生了微醉荡漾的快感,不觉发出了浪声。二位太太同时的浪声,使王伟和李强都抬起了头,换 妻最 美妙的感觉产生了,平时睡厌的老婆一

            下子变得非常可爱,王伟和李强,不约而同的换回了自己的妻子。王伟将自己的肉茎套进了陈玉 的阴户,陈玉拉开双腿让丈夫 的肉茎下下着实、根根到底,同时 疯狂的扭转肥臀。不一会儿,陈玉娇躯一阵抖索,接着手足一松,像

            死蛇一样,瘫痪不动了。王伟龟头突然被热精一浇,浑身一抖,龟头也一阵跳动 ,射出了一阵浓液 ,陈玉这次还是把最美妙的一刻给了丈夫。       而李强同美霞的抽挥也进入高潮,美霞肉欲冲动到沸点,她那雪白的屁

            股疯狂地左右摆动,当李强龟头接触花心时,美霞还把屁股不时往上抬动着,捣得李强心神为之一快 ,又麻又舒服的快感直涌心田,顿时,两股浓热的精液,分别从男人们的龟头喷出,同时淋向对方的宝贝。       完事

            之後,两对夫妇双双到浴室冲洗一番,然後 复到客厅的沙发坐下来休息。王伟见他妻子陈玉已经接受这样的换妻游戏,明天又是星期天。於是就留李强夫妇在家里过夜,以方便大家在这个周末玩个痛快。李强和美霞当然也乐意地

            接受了。开头是两对夫妇各自坐在对面的沙发 倾谈 。陈玉起来倒茶时,美霞趁机坐到王 伟的怀抱里。陈玉倒茶给 李强时,李强也随手把她搂住不放。       美霞的手儿轻轻握住王伟软软的肉茎,王伟的双手也抚摸着她的

            结实的奶儿和修长的大腿。美霞抛了个媚眼儿笑着说道:「伟哥,你太太的乳房那麽大。你不去摸她,却来摸我,真没道理。」       王伟说道:「陈玉是我的太太,我什麽时候摸她不成 ?而且你们各自有好处,你的乳

            房很结实,抚摸时很有手感哩!阿玉的娇小玲珑虽然很逗人喜欢。但是我何尝不喜欢骑骑你这匹健美的胭脂马呢?」       美霞把手里的肉茎轻轻一握,说道:「坏死了 ,把人家比做马!」       李强笑着插嘴

            说道:「你不是马是什麽?尽管你在天桥上穿 得多麽漂亮,走得多麽高贵,回到家里还不是让我剥光来骑!」       陈玉说道:「强哥,即使你把我们当牛当马,也不必这样说嘛!」       李强连忙说道:「阿

            玉,对不起,我说错了,应该男人做牛做马才对。小玉,我好喜欢你娇小玲珑的身段。你先让我摸摸玩玩,等会儿我让你骑住玩。」       陈玉道:「别来客套了,你们男人呀!还不是啥时想干 就干!」      

            李强道:「阿玉,你是不是抱怨我昨晚对你用强呢?」       陈玉笑着说道:「昨天是我一时还不习惯,怎怨得你呀!」       「嫂子真是通情达理,爱死人了!」李强把陈玉一对雪白细嫩的脚儿捧在手里仔细

            玩赏, 见她一双玉足不盈四寸,白嫩柔软,滑不溜手。不禁赞道:「嫂子,你的肉脚真可爱,我好想吻吻哩!」       李强说着,就陈玉依坐在沙发上,把一双白净的素足端在 面前,用嘴去吮吸着小脚莲尖。用舌头舔

            着脚趾缝以及脚心。陈玉被他弄得花枝乱抖。李强说道:「嫂子,你不要动,乖乖地让我 服侍你呀!」       陈玉笑着说道:「别嫂子长,嫂子短的啦!怪肉麻的。你要当我是嫂子,还能对我这麽百般调戏吗?」   

                李强涎着脸说道:「正因为你是嫂子,所以调戏起来特别有味呀!阿玉,你的阴户光洁无毛,让我吻吻一 定好有趣!」       说着,李强 又把头钻到陈玉的两条嫩腿之间,在她的白玉般的阴户美美一吻。陈玉怕

            痒地把双腿一夹,双手抚摸着他的头 说道:「强哥,痒死人了!你要弄就来弄嘛!别再把我瞎折腾了呀!」       「我还未回气嘛!」 李强指着对面沙发上正在玩着「69」花式的王伟和美霞说道:如果你肯像美霞那

            样,我很快就行的。」       陈玉望了望对面, 见她丈夫正趴在美霞身上,双手拨开美霞的阴户,用舌头戏弄她的阴蒂。而美霞也把王伟软软的阳具含在嘴里吮吸。陈玉说道:「我替你含,但是你不要弄我。我会受不

            了的。」       李强不依,陈玉 好也如法仿效,她让李强躺在沙发上,然後趴在他身上,把李强的龟头含入她的樱桃小嘴。李强也一边抚摸着 白嫩浑圆的粉臀,一边赘吻陈玉那一个光洁无毛的玉户。初时陈玉不很习惯

            ,扭腰摆臀地徊避着,但是李强吻得很有技巧,把她吻得淫水津津地流入他的口里。陈玉不再扭动了,她一边享受着李强带给她的快感,一边认真地吸吮着李强的龟头。       另一边的美霞,已经把王伟的阳具吮吸得坚

            硬似铁。她把嘴里的龟头吐出来,转过头对王伟说道:「阿伟,你的棒棒已经好硬了!昨天晚上你在我口里出。刚才快要出来的时候你又把我交还给阿王。现在你想不想真的在我的肉体出一次呢?」       王伟翻身扶起

            美霞的双腿,就把硬物插入美霞温软的阴道里。抽送了几拾下之後,美霞体贴地对王伟说道:「伟哥,你刚弄过一次,一定好累了。不如这次你躺下来,让我在上面套弄你好不好呢?」       王伟喜出望外,但他没有把

            阳具从美霞的阴道里拔出来。他笑着拦腰把美霞的娇躯抱起来,美霞也知趣地把双腿缠住他的腰际。王伟手捧着美霞的臀部站立起来 ,然後再坐到沙发上。俩人遂成「坐怀吞棍」的花式继续交媾。       这时李强的阳具

            已经在陈玉的樱 桃小嘴里膨涨发大。陈玉 的阴户也被李强舔吻得飘飘欲仙。她吐出嘴里的龟头,回头对他说道 :「强哥,你放心在我嘴里射精吧!」       说罢又继续把李强的肉棍儿含入小嘴吞吞吐吐。李强终於灌了陈

            玉一嘴精液,在他 精液喷出的一刹 ,陈玉更加努力地吮吸着他的龟头,像小孩吃奶似的把李强的精液吞食下肚。事毕,李强感激地把陈玉紧紧抱在怀里,陈玉也让李强拿根尚未软化的肉棍儿塞 入她的体内。       对面沙

            发上的王伟和美霞也到了最後的阶段,美霞隐约感 觉到一根热流射入她的阴户,她停止了套弄,让王伟的阴茎深深地插在她肉洞深处痛快地喷出精液。       陈玉和美霞的肉体分别被对方丈夫搂抱,虽然男人的肉棒正慢

            慢在 她们的阴道里萎缩,但她们的脸上仍然流露满足的微笑。从此以後,王伟和李强两夫妇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他们吸髓知味,一而再 ,再而,差不多每周都要在一起过周末,当然一次比一次满足,一次比一次精彩,大有乐此不

            疲 之概。後来,他们为了更广泛地结识同好,竟在杂志登小广告。经过小心识别,他们选择了另外两对未婚夫妇,和他们组成了一个小小的俱乐部。这两 对男女就是礼杰和阿梅,以及骏明和珊珊。他们也都是新移民。    

              礼杰和阿梅拍拖两年,他们虽然未有结婚的打算, 不过好想同居 ,但他们的收入有限,不够钱租屋住,所以同居的计划一直无法实现。後来阿梅有个女同事珊珊也想和男朋友骏明同居,於是两对恋 人就合共租屋住。    

              他们租住的屋的隔声设备好差,而骏明和珊珊都是性欲强的人,他们每晚都要做爱才睡得着,而两人做爱时的 呻吟声更加大到好似拆楼一样,他们的淫声浪语都传到隔壁房。礼杰每个晚上听到骏明和珊珊的呻吟声时都心思

            思想和阿梅做爱 ,但阿梅偏是个性冷感的 人,有时整个星期都不肯和礼杰做一次爱,就算是肯做爱,她也不会像珊珊那大声淫叫,礼杰真是好羡慕骏明有个好似珊珊那麽好玩的女朋友。       有一次,阿梅和珊 珊结伴去

            买衫,女人去买衫起码都要几个钟头,两个男人就留在家里看色情录影带打发一时间,骏明一脸神秘地播放出一合录影带, 见荧光幕 上出现一对全身赤裸的男女在疯狂做爱,礼杰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但一听到他们的呻吟声就吓

            了一跳。再仔细看一看,这一对 男女正好是骏明和珊珊,虽然礼杰知道他们好开房,对於他们在做爱时自拍录影带并不感到意外,但他没有想到骏明会把这样的录影带拿出来播放给他看。       他见到珊珊坐在骏明小腹

            上,骏明的肉棒在她的迷人洞内一吞一套,珊珊的一对大奶儿也一上一落抛来抛去。礼杰一边看一边想到他的妻子阿梅,她做爱时就好似死尸一样, 懂得伸开双脚躺在床上任其抽插,如今看到珊珊的豪放举动,他恨不得 自己变

            成骏明,亲自试一试珊珊的床上功夫。       「你是不是很想试试我的珊珊呢?」骏明见礼杰看到口水都快流出来,於是笑着问道:「不如我们交换女朋友来玩一玩,好不好呢?」       礼杰心想,阿梅无论身

            材和床上功夫都及不上珊珊,计起来用阿梅和珊珊交换,他不单止没有蚀底,反而有赚,所以一口就答应了,但他想到阿梅这麽保守,如果向她提出来,她一定不会答应的。不过骏明一早就为他想到 一个好办法。      

            由这天晚上开始,礼杰每晚都要阿梅陪他看色情录影带,他们看过几次之後,礼杰就叫 阿梅学录影带中的玩法。以阿梅的保守作风,她当然不肯玩那些滴腊,灌水之类的变态游戏,但她为了讨好礼杰,最後还是答应玩一些比较经

            微的虐待游戏。       其实礼杰都不舍得真正去虐待阿梅,他 要求阿梅在做爱时蒙上双眼和绑着手脚。初时阿梅对这种玩法也有些小抗拒,但後来她觉得蒙着眼做爱,因为看不到礼杰,所以无法估计礼杰会摸她那里、

            吻她那 里,她开始觉得这样做爱更加刺激好玩。後来每次做爱都会自动自觉的蒙上双眼。       经过好多次的尝试,礼杰确定阿梅做爱时不会要求揭开眼罩,这天晚上他就决定把阿梅换给骏明玩玩。       礼杰

            和平常一样,把阿梅双手分别 绑在两边床角,然後就替她带上眼罩,当他做完这些预备功夫後就轻轻手打开房门。骏明和珊珊一早就在门外等候,这时骏明悄悄走到阿梅床边,而珊珊就拉着礼杰入她的睡房。       礼杰

            入到珊珊的睡房後,两人立刻脱至赤条条的在床上拥吻起来,珊珊主动把舌头伸入礼杰口中,两条舌头紧密地缠在一起。       一轮热吻之後,礼杰把珊珊推倒在床上,他以前试过好多次叫阿梅帮他口交,但她始终都不

            肯,今次遇上豪放的珊珊,他即时想到要她来达成这个心愿,而珊珊 亦毫无推的意思,一口就含着他的肉棍儿,她的品萧技术一流,湿润的舌头不断绕着他的 龟头一圈又一圈地打转,经过几下大力的吸吮後,他的阳具即时暴 增两

            寸。礼杰虽然好享受她的口舌服务,但他不知隔邻房里骏明阿梅会搞多久,所以不敢慢慢享受,当珊珊为他口交时,他的一双手也毫不客气地按着珊珊的大奶乱捏乱搓。他虽然把珊珊的乳房捏到好似一团变了形的石膏 泥,珊珊不

            但没有 反抗,口里还不停地发出欢乐的淫 叫,而她双脚也不自制地一开一合,双脚之间的迷人肉洞已经布满淫水,大量的淫水在灯光的照耀下,使迷人洞口的娇嫩肥肉反射出闪闪微光。       这时礼杰感到阴茎轻微跳动

            一下,他知道再被珊珊含下去的话分分 钟都会在 她口里爆浆,所以连忙把肉棒抽出,把它对准珊珊的迷人洞,深呼吸一口气後就挺身用力向前一顶。礼杰一边抽插珊珊的迷人洞,一边吻着她的大奶,两粒红葡萄似的的乳头被他咬

            得又红又肿,但珊珊好像一点也不觉得痛的,反而鼓励 礼杰继续咬下去。       骏明和珊珊可能做 爱比较频密,她的迷人洞比阿梅松很多,不过她胜在够热情,她一边做爱一边教礼杰转换花式,礼杰从末试过做得这麽过

            瘾,一时间不记得留前斗後,所以玩到第四个花式时,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不过他拼命忍着,事关他还有一招要玩。他想学色情 录影带一样,玩这招「浆糊洗面」,在紧急关头,他迅速把大肉棒从迷人洞抽出,跪在珊珊面前大力

            套弄了几下,一股白色的人浆糊从龟头喷出,珊珊的眼耳口鼻都沾满热辣辣的浆糊。珊珊不但没有生气, 还不停对他抛来媚笑。        礼杰虽然累得上气 不接下气,但他不敢在珊珊的床上休息太久,叁扒两拨拾起衫 裤返

            回自己睡房,这时骏明已经到达最後冲刺,他狂抽了几下之後就闷声哼叫起来,他的浆糊就好似喷泉一样射入阿梅的肉体里。                骏明离开礼杰的 睡房後,礼杰心惊肉跳地解开阿梅的手脚和眼罩,

            他好怕阿梅会发觉刚才和她做爱的是骏明,但阿梅不单止没有发觉让别人奸淫,反而大赞礼杰今次玩得她特别兴奋。       经过这一次之後,礼杰继续瞒着阿梅把她换给骏明玩,一方面让骏明挑起阿梅的做爱兴趣,另一

            方面他又从珊珊处学识更多做爱花式。终於阿梅在做爱时越来越豪放,後来,礼杰有次租了盒有关换妻游戏的录影带给阿梅看,阿梅竟然同 意试一试、於是礼杰以後再不需要偷偷摸摸了,从此他们经常交换女友做爱,後来 骏明看

            到李强和王伟所登的小广告。便尝试和他们联络,於是,四对夫妇组成一个 小小俱乐部,过着更多姿多彩的性生活 。 << 全文完 >>

            亚洲无限Av看 -频道动态-亚洲无限Av看 视频观看在线动态-亚洲无限Av看 视频最新手机版-动态手机版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2. <i id='wzoeA'><tr id='wzoeA'><dt id='wzoeA'><q id='wzoeA'><span id='wzoeA'><b id='wzoeA'><form id='wzoeA'><ins id='wzoeA'></ins><ul id='wzoeA'></ul><sub id='wzoeA'></sub></form><legend id='wzoeA'></legend><bdo id='wzoeA'><pre id='wzoeA'><center id='wzoeA'></center></pre></bdo></b><th id='wzoeA'></th></span></q></dt></tr></i><div id='wzoeA'><tfoot id='wzoeA'></tfoot><dl id='wzoeA'><fieldset id='wzoeA'></fieldset></dl></div>

            <small id='wzoeA'></small><noframes id='wzoeA'>

              <bdo id='wzoeA'></bdo><ul id='wzoeA'></ul>
              <tfoot id='wzoeA'></tfoot>

              <legend id='wzoeA'><style id='wzoeA'><dir id='wzoeA'><q id='wzoeA'></q></dir></style></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