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NIvuc'><tr id='NIvuc'><dt id='NIvuc'><q id='NIvuc'><span id='NIvuc'><b id='NIvuc'><form id='NIvuc'><ins id='NIvuc'></ins><ul id='NIvuc'></ul><sub id='NIvuc'></sub></form><legend id='NIvuc'></legend><bdo id='NIvuc'><pre id='NIvuc'><center id='NIvuc'></center></pre></bdo></b><th id='NIvuc'></th></span></q></dt></tr></i><div id='NIvuc'><tfoot id='NIvuc'></tfoot><dl id='NIvuc'><fieldset id='NIvuc'></fieldset></dl></div>
    1. <legend id='NIvuc'><style id='NIvuc'><dir id='NIvuc'><q id='NIvuc'></q></dir></style></legend>

      <small id='NIvuc'></small><noframes id='NIvuc'>

      <tfoot id='NIvuc'></tfoot>

          <bdo id='NIvuc'></bdo><ul id='NIvuc'></ul>

        <tfoot id='pxzd6sbq'></tfoot>
      1. <i id='e9unpotm'><tr id='wy87nnwl'><dt id='sfya3mdm'><q id='qqfse9yo'><span id='4qayltvj'><b id='2i4cq20i'><form id='uhkihu9n'><ins id='1zr05sqn'></ins><ul id='cbt979ks'></ul><sub id='19prjern'></sub></form><legend id='xw79fpk2'></legend><bdo id='3g3evj90'><pre id='e2l9vw71'><center id='h3ld6d8z'></center></pre></bdo></b><th id='sub5rvrq'></th></span></q></dt></tr></i><div id='9r8am4ot'><tfoot id='xaysdbb5'></tfoot><dl id='zeeuvrj7'><fieldset id='rpjipfx8'></fieldset></dl></div>
        <legend id='il19t8l3'><style id='cl7g9pwv'><dir id='f75dn057'><q id='0yama6ol'></q></dir></style></legend>

        • <bdo id='rcl8l9cl'></bdo><ul id='sz7ni270'></ul>

        <small id='nrmyskop'></small><noframes id='rmzibx1t'>

          1.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日木毛片Va看到爽

            类型: 免费观看在线香港a毛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1-13

            剧情介绍

            三国之战,孙坚战死於襄阳。丞相董卓在长安得知消息得意非凡,心想:「终除心中大患 ,今後再也没人跟他作对了。」从此董卓便更加狂傲、无所忌惮 ,并自封称为「尚父」,以皇上的长辈自居。  凡是董氏宗亲,不问老少

            ,皆封公侯。又 在长安城二百五十里处,筑府建宫做为别邸,名为 「媚坞」,「媚坞」的城郭构造型态皆彷长安城,有意跟 朝廷互别描头。  有一次董卓在宫内大宴百官,席中吕布(董卓之义子)向董卓一阵耳语,董卓边听边

            得意的笑着,然後向吕 布面授机宜。吕布立刻飞身扑向席间的司空张温,一剑便斩了张温,令在座的百官大大吃惊。  这时董卓笑着说:『大家别怕!张温暗中联合袁术,要对我不利,可是那糊涂的信差却把信 误 送到吕布家,

            所以……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司徒王允一听便大大不安,因为他也 是看不惯董卓专权跋扈,也有欲除董卓重振朝纲之意,只是苦无机会而已,今日又见董卓杀鸡儆猴,岂有不惶恐之理。  明月当空,怠光遍洒,司 徒府花

            园里一位女子伫立在亭台栏旁。  ──这位女子艺名貂蝉。貂蝉本为南方人氏,幼年丧父,随母投奔王允府上为奴,王允夫人见年幼的貂蝉很得己缘,便将貂蝉留为贴身丫环,并赐名为「貂蝉」(其本名无记载)。貂蝉虽名为

            丫环,实则王允夫妇视同己出,疼爱有加,并请师傅传学授艺。所以貂蝉长大後不但是有天生之丽质、花月容貌,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歌声舞艺实 令人赞赏、陶醉──貂蝉平视着望向远方漆黑的花圃,娥眉深锁带着忧

            郁,隐隐约约彷佛有几声 叹息。正好王允也为今天席间事件坐立不安,独自漫步花园,忽然听见貂蝉叹息之声,就走进亭台欲问究竟。  『这麽晚了,你怎麽在这里?你有甚麽心事吗?』王允关心的问着。  正在沉思的貂蝉

            忽听人声不禁一惊,回头见是王允,随即盈盈一拜:『向大人请安!……奴家并无心事……』王允说:『那你又为何在此长叹呢?』貂蝉回答:『奴家承蒙大人收留、授学传艺,其恩惠并天比地,恐此生无以回报。今日又见大人

            赴 宴回府後即心神不宁,眉头深锁。奴家猜想大人必有忧虑之事难 以解决,而奴家力微又无法为大人分忧,故深深自责。』王允一听欣慰万分,突然福至心 灵,符掌叫好:『好!好!我有办法了……』王允顿了一下, 看着貂蝉继

            续 说:『可是……可是要委曲你了!』貂蝉说:『大人之恩奴家即使粉身碎骨也难报一二,只要奴家能为大人分忧解劳,大人尽管吩咐,奴家决无怨言。』王允便说:『好!跟我来。』貂蝉跟着王允来到书房,王允突然向貂蝉叩

            首一拜,吓得貂蝉跟着伏在地上颤声连连:『……大人请勿如此……奴家 受不起啊……』王允不禁泪流满面,说:『奸臣董卓专权跋扈,图谋篡位,朝廷中文武百官皆奈何不了他。他又有一个义子姓吕名布字奉先,其人武艺高强

            、骁勇善战,让董卓有如猛虎添翼……』这时貂蝉掺扶起王允,王允继续说:『他二人皆是 贪杯好色之徒,我想藉助於你离间她们……不知你是 否愿意……』貂蝉含泪拜倒 ,坚决的说:『奴家全凭大人吩咐,只是……只是……』

            貂蝉此时竟哽咽难言。  王允伸手扶起貂蝉,问道:『是否还有难处?』貂蝉 哀伤的说:『只是,此去奴家再也无法侍奉大人了……呜……』王允不忍轻轻的抱着貂蝉,拍拍她的肩背,无奈的说:『唉!天下百姓是有救了……

            真是苦了你了!』 貂蝉这一哭只怕无法止於一时,王允只好将貂蝉深拥在怀中,貂蝉也顺势将脸埋在王允的胸口抽搐着。王允突然觉得一股发香扑 ,不禁心神一荡,心想不能如此逾越理教,欲抽手离身,可是又有点不舍,反 而

            把貂蝉拥抱得更紧。  貂蝉突然感到被王允 更用力的一抱,轻轻抬眼一看,正好看到王允的脸上充满一种满足 、陶醉的神情。聪明黠慧的貂蝉便明白王允的心思,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她决定要给王允一次激情的「报答」。貂

            蝉心意既定,却也不禁脸上一阵羞红。  貂蝉缓缓转身正面贴着王允,双手环抱着王允的腰身,让自已的丰乳、小腹、大腿相对的也紧贴着王允,慢慢的抬头,媚眼轻闭、樱唇微开,看着王允。  正陶醉的王允突然觉得貂蝉

            有异状,以为貂蝉发觉自己的失态而要挣脱,心里也一阵自责不该。但是随即又感到貂蝉也正抱着自己,自己胸口又有两团具有弹性的东西压揉着,小腹、大腿也有温温的柔体在磨蹭着,让自己感觉舒畅万分。  「唰!」王允

            的裤裆里一阵骚动。  王允疑疑的低头,正看到貂蝉羞涩的脸庞斜仰着,柳眉轻佻 、△眼微闭、朱唇湿亮、脸颊 泛红、、看得王允既爱又怜,情不自禁的头一低,便往樱唇印上去了!  貂蝉的嘴唇感到一阵轻压,又彷佛有一

            条湿软灵活的东西在挑着牙门,还有王允刺刺的胡渣刷拂自已嫩嫩的脸颊,一种搔痒酥软的感觉涌上心头。貂蝉不禁踮着脚撑高身子 ,让嘴唇贴得更紧密;张开贝齿, 让王允的舌头深进嘴里搅拌着。  貂蝉跟王允,忘情的拥吻

            着、身体互相搓揉着,现 在他们变成只是单纯的男女而已,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什麽伦理道德、主仆关系、悖 伦禁忌,早抛在脑後了!  王允将貂蝉抱让她坐在太师椅上,王允慢慢解开貂蝉的衣裳,貂蝉 扭动身体好让王

            允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眼前是貂蝉如玉似磁 的肉体,丰满雪白托出美丽雪白的深沟,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  貂蝉平坦的小腹,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便是黑色神秘地

            带!王允贪婪的望着貂蝉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 曲线。  王允感觉貂蝉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王允忍不伸 手在貂蝉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着。当王允的手碰触

            到貂蝉的乳房时,貂蝉身体轻轻的颤抖着。貂蝉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是第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的温柔。  王允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貂蝉的乳房慢慢的向全 身扩散开来,让貂蝉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王允

            低下 头去吸吮貂蝉如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貂蝉觉 得大脑麻痹,不禁开始呻吟起来。  貂蝉觉得 王允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她的

            身体不由自主的扭 动起来 ,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虽然乳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 忆,但王允的手也依依不舍的离开,而且慢慢往下滑,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貂蝉的阴户上

            轻抚着。  王允的手指伸进貂蝉那两片肥饱阴唇,王允感觉貂蝉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啊!』貂蝉突然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 这不是因为肉缝被摸之故,而是产生 强烈性

            感的欢悦声。  貂蝉觉得膣内深处的子宫像溶化一样,淫水不断的流出来,而且也感到王允的手指也插入到肉洞里活动着。王允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不停的旋转着,逗得貂蝉阴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着。  接着王允分开

            貂蝉的双腿,看着貂蝉两腿之间挟着一丛不算太浓的阴毛,整个的把小穴遮盖着,貂蝉的阴唇呈现诱人的粉红色,淫水正潺潺的留出。王允用手轻轻把貂蝉的阴唇分开,王允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貂蝉的阴核,时而凶猛时

            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 时的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貂蝉因王允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拚命地抬高猛挺向王允的嘴边。貂蝉的内心渴望着王允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

            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貂蝉浑身颤抖!   王允看到貂蝉淫荡的样子 ,使王允的慾火更加高涨,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虽说他已有五十来岁了!但他那一根大鸡巴,却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

            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大,而青筋暴露。王允感觉自己 就像年少轻狂一样。  王允高高跪在地上,让肉棒正好对着凸出椅子边缘的阴部。王允的大龟头,在貂蝉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子,让貂蝉的淫水润湿自已的大龟头。王

            允用手 握住肉棒,顶在阴唇上,用力一挺腰『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里面,大龟头才插进一半。  『哎呀……痛……』貂蝉跟着一声哀叫。  王允看貂蝉痛的流出泪来,也知道貂蝉是处女初次,他不

            敢再冒然顶插,只好慢慢的扭动着屁股。貂蝉感觉疼痛已慢慢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 麻、软、痒布满全身,这是她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貂蝉脸上自然而然露出淫荡的表情、嘴里呻吟着浪荡的叫声。   

            貂蝉的表情、叫声,王允自然也看在眼里,刺激得王允暴发了原始野性慾火更盛、阳具暴胀。王允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 压着貂蝉那丰满的胴体上,用力一挺腰,肉棒又进了一半。王允觉得貂蝉的阴道里,有一个柔

            物挡了一挡肉棒,但随即被肉 棒突破 。  『啊!』疼痛使貂蝉又哼了一声。貂蝉不禁咬 紧了牙关,貂蝉感觉王允钢铁般的肉棒,在缩紧的她肉洞里来回冲刺。貂蝉低头一看,正可以看见王允的肉棒,在她肉前伸出、进入。貂蝉

            看见王允的肉棒,被爱液湿润得晶亮,而且带着猩红的血丝,貂蝉知道这便是女性珍贵的「 初红」。  貂蝉的呼吸越来越不规则了,最後就只是带着「哼!哼!」的喘着。貂蝉感到王允的肉棒碰到子宫上时,竟然让自下腹部有

            着强烈的刺激与快感,而且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貂蝉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升高。  王允将貂蝉的双脚再分开一些,企图做更深的插入。王允的肉棒再次抽插时,龟头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貂蝉觉得 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

            带着莫大的充实感,全身有如 触电一般。使貂蝉只有张着嘴, 全身激烈颤 抖,不停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突然貂蝉全身 直的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後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阴道里一道道的暖流满满的覆盖住

            王允的肉棒,王允忍不住一阵抖擞「噗嗤!」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冲貂蝉的阴道深处。一时间两人就 像雕像般 硬着──一种看起来很像连体婴的姿态,等着这份激情的高潮慢慢消退、慢慢消退、慢慢消退……隔天,王允派人邀请

            吕布到府中受宴。席中王允频频向吕布敬酒,当吕布已有三分醉意时,王允吩咐左右说:『来人啊!去请小姐出来,向吕将军敬酒。』不久,两位丫环便扶着貂蝉进来。吕布一见貂蝉醉意全消 ,双眼直直的盯着貂蝉,张口结舌半

            天说不 出话来。王允看在眼里,心中便知第一步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  王允便对吕布说:『她名叫貂蝉,老夫的义女。吕将军乃人中龙△,老夫想将小女许配与你,不知吕将军是否愿意让老夫高攀呢?』吕布一听,兴奋万分:

            『好!好!王大人,能娶得小姐乃是我奉先三生之幸。王大人,我日後必好好的报答你。哈哈哈……来!喝酒、喝酒……』王允举杯敬酒,说:『那就请吕将军选个黄道吉日 罢!』吕布只是乐歪了,直笑着说:『哈哈哈……好!

            好!哈哈哈……』过了几天,王允又邀请董卓到府中,也是一顿丰盛的宴席款待。席间王允便提议让貂蝉及几名舞妓出来唱歌献舞,董卓也是一眼就被貂蝉的天姿国色、歌声出众所迷。舞罢,董卓只是一阵鼓掌叫好。  董卓兴

            奋的指着貂蝉,问王允:『真漂亮!歌声甜美、舞艺超 伦……王大人!她,是谁啊!』王允连忙说:『她是我的义女,叫貂蝉。丞相如果喜欢,下官就把她献给丞相,如何?』『哈哈哈!……司徒大人!你 对我这麽好,我真不知

            如何回报你!?』『小女有幸,蒙丞相抬爱,这便算是小女的福气了!』又是一阵杯晃交错,尽兴才罢。董卓立即派人将貂蝉接到丞相府,当董卓带貂蝉离开时,吕布正好回避 一旁都瞧在眼里。原来是王允暗中使人吐露消息给吕

            布,吕布得知便怒气冲冲前来兴师问罪。  董卓离去後,吕布便向王允质问:『王大人!你已经把貂蝉许配给我了,怎麽 又让太师把 貂蝉带走了呢? 』王允拉着吕布,小声的说:『将军有所不知,今天太师莅临,询问我说:「

            听说你有一位义女, 许配给我儿奉先,我特来看看」,於是我就叫貂蝉出来拜见公公 。可是太师又说:「今天正是良辰吉日,我现在就把她带回 府,好让她与我儿拜堂成婚。」……将军!你想太师既然这 麽说,我那敢拒绝。』吕

            布这才转怒为喜道:『哦!那是我误会大人了!』吕布告辞 王 允之後便兴冲冲的回家,等候董卓的消息。殊不知自己与董卓已经掉入王允所设的圈 套了。此时,丞相府衙内堂的寝宫里,正泛着一片暖烘烘的绵绵春意。地上散乱着

            衣物,竟然还有撕裂的碎布片零散着。   貂蝉全 身赤裸、一丝不挂斜 卧在鸳鸯绣被上,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肌肤显得非常耀眼。一双贪婪的 大掌贴着貂蝉的肌肤,肆无忌惮的 到处游走,从白皙的颈肩、怒耸的丰乳、平滑的小

            腹、柔嫩的 大腿以及迷人的神秘丛林。  杀风景的是曼妙身体的旁边,竟然坐着一团「油肉」。肥胖的董卓少说也有两百公斤,满身的油脂四处冒窜 ,随着身体的动弹也微微颤动着。董卓眯着色眼、气喘嘘嘘的盯着貂蝉的裸体

            ,双手随着目光,眼到手也到的抚摸、揉搓着。  原来,董卓从王允府中带回貂蝉後,迫不及待的就拉着貂蝉直奔寝宫,一到寝宫未等貂蝉站定,董卓即粗鲁的扒开貂蝉的衣裳,不及慢宽的动作连衣服都被撕裂了,直到貂蝉身

            无半缕,董卓瞪着红眼、垂涎 三尺赞声连连,一用力便将貂蝉推倒在床上,两三下就把自己脱个精光,跟着爬上床,使得床 似乎不堪重压,「吱咯!吱咯!」抗议般的响着。  貂蝉从一 进寝宫,就被董卓这一连串的动作,吓

            的既羞 且怕、不知所措,直到董卓粗糙的手掌来回在身上摩挲 时,貂蝉才慢慢 感受到肌肤被搓揉的快感。貂蝉媚眼微闭、樱唇半开,似乎还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享受着从董卓掌心里传向全身的热气。  董卓听到貂蝉这般淫荡

            的模样,董卓忍不住将貂蝉紧 紧抱住,低头往微微颤动的樱唇吻去,「啧!啧!」董卓发出尝到美味佳馐的声音。貂蝉也 将舌头伸入董卓的嘴里,跟董卓的舌头互相缠斗着。  貂蝉好像光是接吻就会很兴奋,情绪已渐渐 高亢起

            来。当董卓和貂蝉的嘴分开时,两人的唾液在他们中间牵引成一条晶线。董卓又轻舔貂蝉红色的嘴唇,然後双手放在貂蝉的酥胸上,开始来回地搓揉 。  貂蝉双峰顶端粉红色的小樱桃逐渐变硬,董卓将手指夹住峰顶的蓓蕾,轻

            轻的摩擦揉捏。一阵阵酥麻的快感立刻布满貂蝉全身,由不得 貂蝉 又是一阵淫秽的呻吟,阴道深处一股股的热流, 滥整个下身。  董卓看貂蝉越来越进入状况,董卓的爱抚就从胸部开始往重点地带移动。董卓的 手往貂蝉的大

            腿处移动了过去了,接触着她光滑的皮肤,并且在大 腿上摸着。当董卓一摸到貂蝉的私处之时,貂蝉的身体如同被电到一般,全身震动一下,『嗯!』貂蝉非常性感的叫着。  貂蝉有点轻腆,但蜜穴被董卓如此抚弄着,却也令

            她莫名的兴奋。貂蝉伸长手臂,在董卓的下身摸索着,当貂蝉的手掌握住董卓的肉棒时,『啊! 』董卓跟貂蝉不约而同都发出一声惊呼。  董卓叫的是因为肉棒被貂蝉柔嫩的玉手握住了,一股舒爽的感觉让全身一颤;而貂蝉的

            惊是感觉到,董卓的肉棒虽然不长,挺硬着也大约只有四、五寸长而已,可是却是奇粗无比,貂蝉的小手却圈围不了。  貂蝉暗暗心惊肉跳,想着董卓这麽粗大的肉棒 ,自己的小穴是否经得起它插入。不过这时候貂蝉也已经是

            骑虎难下了,只好把心一横,心想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心意既定,貂蝉就玉手一紧,一上一下的套弄着董卓的肉棒。  当 貂蝉的小手开始缓缓挪动时,貂蝉的手掌又滑又软,温热的触感使董卓感觉一种酥麻的触感袭上心头。

            貂蝉的掌缘灵活地沿着董卓的龟头肉帽边缘抚弄着,让董卓感到一 种前 所未有的舒服感 ,气喘嘘嘘的低吼着。  董卓因为舒畅无比,放在貂蝉阴户上的手突然一曲手指,「滋!」董卓的中只便藉着湿润滑入阴道中。董卓感到貂

            蝉的阴道里,彷佛有一 股强 烈的吸引力,正像小孩的嘴一般的吸吮着;又像是 在咀嚼 一般在轻咬着。董卓的手指就像要挣脱箍束一般,在貂蝉的阴道中转着、抠着、抽动着。  貂蝉的阴道壁,受到 如此的刺激,使得貂蝉的呻吟

            声越来越高,阴户也一挺一挺的配合手指的抽动。貂蝉不由自主的小手突然加速搓揉起来,此时貂蝉已经情波荡漾,觉兴奋至极。  顿时,董卓按 捺不住冲动,肉棒一阵充胀、乱跳,『嗤!』射出了大量精液,全数喷洒在貂蝉

            的小腹、胸口、脸颊……董卓彷 佛心有不甘的,勉力翻身挪动笨重的身体,重重的压盖 在貂蝉的身上,并且把肉棒紧紧的底住貂蝉的蜜穴洞口 ,就这样气喘嘘嘘的趴着,一时间让貂蝉几乎透不过气 来。  正沉醉在激情淫慾中的

            貂蝉,突然被有如千斤的肉团一压,顿时惊吓得清醒不少,又觉得下体的阴唇被肉棒撑得大开,可 是却没插进阴道里。粗大的龟头只是抵住洞口,汨汨又流出几滴余精後,就有如融化般慢慢软化了。此时的 貂蝉真是百感交集,既

            庆幸没被粗大的肉棒摧 残,但也因淫慾没得到满足而有一点点落寞。  貂蝉这时突然感到一阵心浮气躁、脸红心跳,阴道里彷佛有蚁虫钻咬一般,又见董卓半天都没动静,抬眼一瞧,董卓竟然呼呼入睡了。貂蝉 费尽力气才将貂

            蝉笨重的身体推开,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一支手竟不自主的揉捏自己的乳峰;而另 一手则慢慢伸向自己的私处……太阳刚上山头,丞相府内的花园正是一片鸟语花香。花圃旁边的窗户上,可以看到貂蝉的半截身影正在梳发整妆,

            倾国倾城的容貌,顿时让众花失色许多。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敲碎这片宁静 ,来人正是吕布。原来昨日 吕布从王允府回家後,一直等着 董卓的消息,直到早 上吕布沉不住气,即想到丞相府一探究竟。不料,相府内的家丁

            说貂蝉与董卓昨 夜就同榻而眠了,听得吕布是怒发冲冠,立即奔向内院寝宫,远远就瞧见窗里正在梳妆的貂蝉。  貂蝉闻得骚动,料想必定是吕布,随即装腔作势皱眉轻泣,还不时以帕巾拭泪。吕布 走近窗户, 以询问的眼神看

            着貂蝉,貂蝉只是不语 的摇摇头,并把头转向床,吕布顺着貂蝉的眼光看去,竟然看到全身赤裸的董卓横卧床上,吐着浓厚的鼾声睡得正香。一时间吕布只觉得气血翻腾、全身颤抖,可是碍於董卓的威严而不敢发作,只有哀哀叹

            叹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这天,吕 布趁着董卓上朝时,偷偷潜入相府,进到後堂寝宫寻找貂蝉。貂蝉一见吕布来到,即扑到吕布的怀里,哭诉着:『将军!自从大人将奴家许配给将军後,奴家就一心 等着将军……没想到太师他

            ……』吕布紧紧的抱着貂蝉,貂蝉继续哽咽的说:『……现在我真是生不如死……可是我只想有机会能见将军一面 ,跟将军表明心意,奴家就心满意足了……』貂蝉 说罢,即奋力挣脱吕布,就往墙角撞去。  吕布一见貂蝉欲寻

            短见,立即飞身拦截,一把就抱住貂蝉,心疼的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就你出相府的。』吕布坚决的语气说:『我吕奉先今生若得不到你,就不算是英雄好汉!』貂蝉把头埋在吕 布 的怀里说:『谢谢将军!奴家在相府里真是度

            日如年,希望将军怜惜奴家,赶快就奴家离开。』貂蝉略微抬头,继续关心的说:『可是,太师他权势至极,将 军你也要小心,不要出差错让奴家替你担心。』吕布一听貂蝉语气关心自己,不禁一阵温暖浮上心头,低头一看怀里

            的貂蝉,竟看到貂蝉泛红的脸庞,眼睛里含着泪水,正仰着头含 情脉脉的看着。吕布一阵疼惜,头一低就 亲吻貂蝉的眼睛,伸出舌头舔拭貂蝉的泪水。貂蝉全身一软,娇柔的躯体就腻在吕布身上磨蹭着。  吕布的血脉开始贲涨

            ,潜意识中的兽性本能,呼吸也因紧张、兴奋而更加急促着。随着热情的拥抱、亲吻,貂 蝉跟吕布的体内的慾火越来越高;而身上的衣物却越来越少。   当吕布 解除貂蝉身上的最後一件衣物,吕布退 後半步 ,仔细的欣赏貂蝉那

            如磁似玉的胴体,看得吕布惊为天人,不禁又将貂蝉拥入怀中,开使亲吻貂蝉的脸庞、耳垂、粉颈、香肩。吕 布时而唇磨、时而舌舔、时而轻咬,双手却也紧紧的抱着貂蝉,让貂蝉跟自己黏贴得水泄不通。吕布早已挺硬的肉棒,

            更对着貂蝉的下体在乱撞着。  貂蝉陶醉似的享受着肌肤磨擦带来的快感,又觉得下体处有一根火热的硬物,在阴户外乱顶乱撞,撞得貂蝉阴道内一阵阵的软痒难忍,只好挺着阴户,顶触着硬得发烫的肉棒。随着激动的情绪,

            貂蝉的阴道里早就一潮潮的热流不断涌出,不但下体全湿, 连阴户外吕布的肉棒也是沾染得湿亮。  吕布感到肉棒一阵一阵的湿热,不禁低头一瞧,竟然看道貂蝉的乌黑的绒毛像泡过水似的。吕布蹲下身子,顺手将貂蝉的一支

            腿抬高,用肩膀顶着,让貂蝉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眼前。绒绒的阴毛、丰厚的阴唇、撑开的洞口、、吕布都一览无遗。  吕布还发现貂 蝉的蜜洞口,撑开得像个「O」的形状,而且竟像呼吸般的一开一合着,一股股的蜜汁源源而

            来,顺着洞口往下流,而再大腿的肌肤上留下一道 道水痕。吕布靠近貂蝉的大腿,伸出舌头便舔拭那些水痕 ,并慢慢移向源头,嘴里还不停发出「啧!啧!」的声响,似乎吃得津津有味。  貂蝉淫荡的呻吟越来越大,随着吕布

            舌头的接触,身躯也一颤、一颤、又一颤。貂蝉伸出双手紧抱着吕布的头,让吕布的脸紧贴着阴户,转动下肢、挺耸阴户,彷佛要将吕布的头全塞入阴道里似的。貂蝉淫荡的呻吟声中,隐约可以听到模糊的『……我要……我要…

            …』,但也可能不是,因为貂蝉的语声太含糊了。  吕布可以感受到貂蝉的淫慾已经高张了,就缓缓站直身子,一手还抬着貂蝉的腿,让洞口撑得大大的,另一手扶着貂蝉的後腰,挺硬的肉棒对准貂蝉的蜜穴入口处,先紧紧的

            顶着、转一转。气沉丹田、力灌肉棒,然後闷吼一声,吐气、挺腰一气喝成,「噗滋!」肉棒应声而入,而且全根覆没。  只听得貂蝉:『啊!』一声,声音中充满着惊喜、满足、舒畅。 一阵酥麻令貂蝉单脚一软几乎站不住,

            连忙扶着旁边的床柱,才勉强站定。貂蝉这也才感到阴道内被吕布的肉棒塞得满满的,肉棒还一跳一跳的刺激着阴道内壁,一种充实、紧绷的快感,让自己飘飘欲仙、昏昏若醉。  吕布感觉到貂蝉的阴道竟然如此的紧,结结实

            实 的箍束着肉棒;又感到貂蝉的阴道竟然如此的温热,就像熔炉一般要将肉棒融化;也感到貂蝉 的阴道竟然还有强烈的吸引力,正在吸吮 着肉棒的龟头。吕布有力的抱住貂蝉的腰臀,指示貂蝉的手环抱吕布的颈项;双腿盘缠着吕

            布的腰围,如此一来貂蝉的身体就轻盈的 「挂」在吕布的身上了。  吕布轻轻的在貂蝉的耳边说:『这叫「丹炉炼剑」』 ,听得貂蝉一阵娇笑。然 後吕布便绕着房里到处走动着,随着吕布的走动「丹炉」里的「剑」便顶到底。

            貂蝉觉得吕布在走动时,肉棒彷佛要刺穿子宫,直达心藏似的,既刺激又舒畅。一阵接一阵的高潮、一次比一次强烈,好几次貂蝉都几乎要手软掉下来,多亏吕布的孔武有力的手臂紧紧抱着。  貂蝉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几次高潮

            了,只是晕眩的喘着。貂蝉更感到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躯壳,飘荡在太虚幻境。突然,貂蝉听见吕布一阵零乱的喘息,阴道内的肉棒更是一阵乱跳、乱抖,接着「嗤!」一声,一股温热的水柱直冲子宫内壁,烫得貂蝉忍不住直颤

            抖。  「砰!」一声。只见貂蝉与吕布双双脱力似的倒在床上,只是喘着。两人的神情好像都 得到极度的满足,也只是喘着。  这一日,吕布跟貂蝉在後花园追逐嘻戏 ,正好董卓回府。貂蝉眼尖远远便瞧见董卓,便假装绊脚

            跌倒,吕布便扑压上去,嘴里还喊着:『抓到了!抓到了!』。  董卓一见此状,回身抽出宝 剑,一声怒吼,便冲向吕布 。吕布暗呼:『不妙!』拔腿就跑,董卓那肥胖的身体那追得上,只的回 头扶起正倒地哭泣的貂蝉,并询

            问究竟。  貂蝉一头栽在董卓的胸口,泣声的说:『妾 身独 自在後花园赏花,不料吕将军突然来到,原本妾身想要回避,但吕将军说他是太师之子 ,要妾身不用回避 ,可是吕将军却又百般调戏,所以妾身转身逃跑,一不小心跌

            倒在地,还好太师正好回来,否则……呜……』貂蝉又是一阵悲 。  董卓一听怒不可遏,直骂:『吕布!你这畜牲。』转向貂蝉轻声的说:『别怕!别怕!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的……』话说吕布脱逃後即到王允府求见司徒王允

            ,王允一见吕布即问道:『不知吕将军何日要与小女成婚?小女已到丞相府多日了,怎麽都 还没消息啊!』吕布怒道:『太师那老贼已经把你的女儿霸占了 !』王允心中暗喜,心想貂蝉的美人离间计已凑效了,却假装惊讶的说:

            『真想不到太师竟敢如此不守信。』王允看着神色闇然的吕布,继续说:『太师 淫污我的女儿、夺走将军的夫人,实在可恶至极。只是我已老迈无能之辈,不足为道;可是将军你是盖世英雄,难道将军也要默默忍受这般污辱!?

            』吕布听了这 一席话,顿足垂 胸的吼着:『我一定 要夺回我的夫人,一定要救貂蝉脱离苦海……可是……可是……』吕布有 点犹豫的说:『可是太师毕竟跟我有父子之情啊!』王允说:『将军此言差矣。太师强夺将军之妻时,太

            师是否有想你们父子之 情;再者,将军姓吕,而太师姓董啊!太师只不过 是利用将军之能力,为他作谋取帝位之鹰犬而已,那来的 父子亲情啊!』吕布恍然大悟的说:『哎呀!王大人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後来两人便结合同

            志之人共同密商刺杀董卓之事,也顺利成功。  据史载董卓死後被运屍游街,军士将灯蕊插在董卓的肚脐上,藉肥油烧火共烧了七天七夜,董卓之肥胖可见一斑。

            日木毛片Va看到爽 -日木毛片Va看到爽 在线精彩最新推荐-日木毛片Va看到爽 频道推荐-日木毛片Va看到爽 高清在线大全-动态视频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 <bdo id='xpc6t'></bdo><ul id='xpc6t'></ul>
            <legend id='xpc6t'><style id='xpc6t'><dir id='xpc6t'><q id='xpc6t'></q></dir></style></legend>
            <tfoot id='xpc6t'></tfoot>

              1. <i id='xpc6t'><tr id='xpc6t'><dt id='xpc6t'><q id='xpc6t'><span id='xpc6t'><b id='xpc6t'><form id='xpc6t'><ins id='xpc6t'></ins><ul id='xpc6t'></ul><sub id='xpc6t'></sub></form><legend id='xpc6t'></legend><bdo id='xpc6t'><pre id='xpc6t'><center id='xpc6t'></center></pre></bdo></b><th id='xpc6t'></th></span></q></dt></tr></i><div id='xpc6t'><tfoot id='xpc6t'></tfoot><dl id='xpc6t'><fieldset id='xpc6t'></fieldset></dl></div>

                <small id='xpc6t'></small><noframes id='xpc6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