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MxtVm'></bdo><ul id='MxtVm'></ul>
      <tfoot id='MxtVm'></tfoot>
    1. <i id='MxtVm'><tr id='MxtVm'><dt id='MxtVm'><q id='MxtVm'><span id='MxtVm'><b id='MxtVm'><form id='MxtVm'><ins id='MxtVm'></ins><ul id='MxtVm'></ul><sub id='MxtVm'></sub></form><legend id='MxtVm'></legend><bdo id='MxtVm'><pre id='MxtVm'><center id='MxtVm'></center></pre></bdo></b><th id='MxtVm'></th></span></q></dt></tr></i><div id='MxtVm'><tfoot id='MxtVm'></tfoot><dl id='MxtVm'><fieldset id='MxtVm'></fieldset></dl></div>

      1. <small id='MxtVm'></small><noframes id='MxtVm'>

        <legend id='MxtVm'><style id='MxtVm'><dir id='MxtVm'><q id='MxtVm'></q></dir></style></legend>

          1. <legend id='za9y652p'><style id='sbaothys'><dir id='jgf52gtb'><q id='vi1g62yn'></q></dir></style></legend>

            <tfoot id='rnzrla6o'></tfoot>
            <i id='tiap7zwq'><tr id='rjq92lrc'><dt id='r0wxfajb'><q id='30eeeu5t'><span id='yvighp16'><b id='u4vgxrkb'><form id='q3fzis9a'><ins id='ocbu0ahn'></ins><ul id='xp6uo3fa'></ul><sub id='oyp1vhy3'></sub></form><legend id='o3a70gm9'></legend><bdo id='6oe1v752'><pre id='8wf27g7x'><center id='ztd83wnm'></center></pre></bdo></b><th id='2tqta9ix'></th></span></q></dt></tr></i><div id='4blxzy9e'><tfoot id='iaaf70ik'></tfoot><dl id='7hnveo7i'><fieldset id='7sw0l8lm'></fieldset></dl></div>
            • <bdo id='k5xh9bdc'></bdo><ul id='8fr0y5v0'></ul>

            <small id='l3hnlbb7'></small><noframes id='j7clmr1u'>

          2.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亚洲免费图区在线视频

            类型: 求个av在线网站2020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26

            剧情介绍

            青叶一早起 床,就到了艾丽莎和雪莉的房间。艾丽莎虽疲倦,仍清楚地指示青叶:去厨房准备大家的早餐、在监视室确认约翰昨夜的情形,检查完再回到这里,两人一起去诊察约翰。约翰的身体状况良好。看了监视录影带,没有

            任何可疑情况。艾丽莎和青叶直接问诊时,他也以平静的表情回答着。诊察完毕,约翰和艾丽莎表示:「可以的话,让我向雪莉道歉好吗。」艾丽莎判断:约翰的病况稳定,答应了他和雪莉会面。雪莉看着约翰包扎绷带的手腕,

            说:「对不起呀,很痛吧?」 「不、一点都不痛      该道歉的是我       」雪莉的脸涨红了,欲言又止的话,暗示了那天晚上的事。 「你什麽都不记得吧?」 「 嗯,可是      」 「所以不需要在意

            。那不是出於你意愿的行为      」雪莉微微地一笑。约翰紧闭着嘴,懊悔地低着头。四人之间,充满了尴 尬的沉默。艾丽莎开口打破了沉默。「既然我们都在一起,就说一说:以後该注意的事项吧!」所有人的视线,都

            集中艾丽莎的身上。 「我昨晚想了一 整夜。虽然成功消灭了两个人格,但,为什麽约翰的记忆一点都没有恢复?」 「对呀      脑部的隙间似乎增大了呀!」雪莉理解地喃喃自语。 「但,实际上,约翰在丧失记忆的

            期间,他和以前没什麽不同呀!对不对?」约翰点了点头,说:「增大的隙间,被某 个人格占据了吧?那个人格,正以强大的力量支配约翰      」青叶颤抖地 以手掩住口,抑制住哭泣。约翰以绝望的神情看着艾丽莎,她

            的眼中盈 满了泪水。 「停止吧,雪莉已经发生这种事,这是什麽治疗?这不是我希望的呀!多重人格就多重人格,最好是杀死我!」艾丽莎站了起来,打了约翰一耳光。 「不可以气馁呀!你竟变得这麽软弱,发牢骚是没办法

            治好的!」 雪莉也鼓励地说:「艾丽莎说的没错。我不觉得我的遭遇很惨。而且, 能消灭亚当斯,是我最高兴的事情。」约翰以拳头按着眼睛。青叶的手放在他颤抖的肩上,说: 「不要自暴自弃喔!即使别的人格多麽顽强,你也

            不会死去。我们一定要把你治好!」约翰抬起满是泪水的脸,说:「对不起,我太失态了      真不好意思!」 「病人有时候会气馁。但,如果我们也泄气,怎麽能算是医生呢?」艾丽 莎望着其他三说:「不知道以後会

            出现何种人格,所以雪莉和青叶要注意喔。约翰,你如果感到身体有异样,请马上告诉我们!」 「例如什麽情形      」 「嗯      不记得自己有动过,但桌上的东西移了位 置。或者:知道没见过的机械的使用

            方法      」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罗!」艾丽莎和青叶带约翰离开雪莉的房间。约翰一进治疗室 ,艾丽莎在门口站住,说:「因为人格变得顽强,只有我们两人治疗你,会有危险。所

            以,雪莉还没恢复之前,不要离开这个房间。」 「我知道了。」约翰点点头,艾丽莎便关上门。艾丽莎回到雪 莉房间,青叶继续在监视室,观察着约翰。萤幕的那端,约翰对着摄影机,不知 道在叫些什麽。青叶按下了声音钮。

            「青叶,奶在吗?请回答我!」 「什麽?」 「我有个请求:能为我施行逆向催眠吗?」 「不行。那个有操作记忆的装置,太危险了!」 「现在不论是危险还是安全,对我都不重要。我不想再给奶们添麻烦,施行逆向催

            眠,回到我的脑子被其他人格占据之前,不就能消除那些人格了吗?」 「绝对不行!」 「青叶,奶也想做昨天那种事吧?」 「咦、你还记得?」 「虽然不记得之後的事,但我记得我以前的事喔!」青叶的脸红了,虽然透

            过萤幕看不清楚。但直接面对面的话,就会看得一清二楚了吧? 「求求奶,青叶      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战胜!」 「可是      没有问艾丽莎小姐的话       」 「艾丽莎绝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拜托青

            叶呀       」青叶望着萤幕中的约翰,不像有别的人格出现的徵兆。 「如果有危险,就用那把手枪打我吧,运气好的话,或许能把我脑中的家伙消灭。就算失败,我也只会昏过去而已呀。」 「可是催眠 太深的话,可能

            会失去原来的记忆呀!」 「没有关系。失去原来的记忆,也是失去记忆的我。」约翰说 的没错。艾丽莎的判断没错的话,这段期间内,消灭了艾琳的人格而空出来脑 容量,正在被其他人格侵蚀着。不管的话,约翰会完 全被邪恶

            的人格所支配。青叶下 了决心。 「我知道了 。但要对艾丽莎小 姐保密喔!」 「谢谢奶      」 「 我现在去你那里,等我一下!」青叶说完,奔出了监视室。艾丽莎应该在雪莉的房间看护吧?青叶走向治疗室时,偷偷

            进入艾丽莎的房间,从柜上拿了金属瓶。因为不是杀伤力 大的武器,因此她没有严格看管。打开治疗室的门,约翰冲了上来。 「站住!」青叶举起手枪对准了他 。 「抱歉,吓了奶一跳      但我实在太无聊了,才会  

                 」 「可是,请你不要再靠近了,那样的话      」 「就用这个射我?」约翰指着青叶手中的枪。 「对呀!」 「我知道了。」约翰先出了走廊,青叶走在离他身後两、三步。到转角时,便由青 叶加以指示

            。 「这艘宇宙船,好像只有我们四个人?」 「嗯      一切生活起居,都是自动化操纵,由地球上发出指令。」 「现在能告诉我:我为什麽会被带到这里吧?」 「这 、这个      」 「我或许会从此丧失记

            忆。所以希望奶能告诉我 真相。」青叶沉默了一会儿。 「青叶?」约翰停 下了脚步。 「不要停下来,在转角处左转      」青叶注视约翰的背影,大大地吸了口气。 「就算是不堪的过去,你也不会讨厌?」 「不管

            听到了什麽,我都不会吃惊的!」 「约翰      你被带到这里是因为      你是杀人犯。」 「      杀、杀人犯      !?」 「嗯      你本来是个极优秀的精神科医师,在世界各地享有

            盛名。」 「那、为何会成为杀人犯      」 「 你是研究犯罪心理的,曾经帮助警方 :治疗精神异常的罪犯。成果如何我不知道,但,你曾经接受过警方的表彰状。前面右转       」约翰转向右方。 「被送到医

            院的患者中,有五人引起了你的兴趣。有变态医师、性虐待者、窥视 狂、服装倒错者、还有变态的杀人魔。你 热衷於分析他们的心理,整天和患者在一起谈话。结果      产生了罪犯的异常心理。」 「我做了什麽?」

            「你先杀死这五个患者、然後就从医院失踪了。」 「然後呢?」 「一直到被逮捕为止,你总共杀害了七十条人命。」 「什麽      」 「但,那并不是你做的,而是占据你的那些人格犯下的罪,你是无罪的!   

               到了,这里是逆向催眠室。」青叶让约翰往下走了几步,门打开了,她向下走了几步,确认约翰进了房间。直到他来到房间的中央,青叶才进入室内。房间中央有几个从四周到天花板,都隔着安全玻璃的治疗间。每间都摆

            了一张椅子,周围有大型电脑和治疗用机械人。约翰呆呆地看着,青叶说:「你本来被判了死刑。因为是重大罪案,所以判决本身没有问题。」 「既然被判了死刑,为什麽要在这里治疗      」 「我不是说了吗?杀人

            的不是你,而是你分裂的人格,如果能将那些人格消灭,你就能自由地生活。」约翰默默听着她的话。 「在地球上找不到愿意收容的治疗设施时,借到这预定报废的宇 宙船,改造为医疗作用。这里许多治疗设备,都是你发明的

            。连这把枪,也是为了治疗多重人格者而制造的。但,因它有危险性,而不被政府核准。」青叶把玩那把枪。 「能借我看看吗?」 「咦?」青叶的表情变得紧张。 「我想:如果触摸它的话,能否让我想起来       」

            面对约翰的乞求的眼神,青叶动摇了,说:「绝对不可以扣扳机喔!」约翰接过了枪,熟练地在弹匣上抚摸着。但,过去的印象,一点都无法回到脑中。他立刻将枪还给青叶。 「不行!什麽都想不起来      」 「没关

            系,现在是治疗中而已,以後一定会想起什麽的喔! 」 「我虽然不信我是杀人犯。但,奶们不会骗我      可是,为什麽我这种凶恶的犯人,只有奶们三个女孩来治疗?且 ,为何不赶快把我处死?」 「这、这个   

               」青叶吞吞吐吐,面色犹豫。 「求求奶告诉我:关於奶们的事情!」 「我们三人原本是你的助手。不      其实是你的恋人      以前在医院,我们之间还会互相嫉妒。但你变成了这样, 我们很伤心 。我

            们三个是真心爱 你的!所以      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青叶哭泣地说着。约翰情不自禁地想抱 她,而跨步向前。青叶抹着泪,厉声说:「不行!你忘了刚才的话了吗?」约翰停下 脚步 ,转过了头去。「谢谢奶

                   真的很感谢      」他只能这麽说。即使丧失了记忆,约翰的声音依旧没变。青叶充分了解这一点。约翰打起精神说:「我要怎麽做呢?虽然是我发明的。但我是『有看没有懂』喔!」约翰开玩笑的语气,青

            叶笑了出来。她擦拭着眼泪,指 着中央的隔离室说:「请到里面吧!」 「入口在哪?」 「我来开。」青叶压下了墙壁的按钮。玻璃的一部分升了起来,在比约翰身高稍低的地方停下。约翰进入後,升高的玻璃自动降下,成为

            密闭的空间。他坐在椅 上,注视着青叶。青叶正在房间中忙着,操作电脑的键盘,及调整医疗仪器。 「开始了哟!」从扩音器听到青叶的声音,约翰便比个OK的手势,冷静了下来。这时,天花板落下七彩光芒,透明玻璃瞬间

            变得鲜艳,上面出现了几何的图形。约翰被这图形吸引 ,忽然意识渐渐远离了。由内侧看不见外面,但,似乎可以从外面观察室内。这时,约翰的头重了下来。由脑 波计来看,规则的波形,显示进入了初期催眠状态。青叶调节按

            钮,将约翰导入深沉催眠状态。刚开始没有异样,但,脑波计突然剧烈震动了一下。约翰猛然抬起头,表情已不复原本的稳重,而变成凶暴无比。他站了起来,用力褪打着 玻璃 壁 面。青叶惊恐地吸了口气,他的力量虽无法击破玻

            璃,但,凶恶的眼光刺中了她的心。青叶紧握着手枪,按下 墙上的按钮,强化了玻璃的硬度。眼看那凶猛的男人,就要逃了出来。 青叶将 枪对准了他。  !约翰的胸口,被小小的金属瓶给刺穿了。但,什麽事都没发生。(为什

            麽?)青叶陷入极度的惊慌,从艾丽莎房间拿金属 瓶时,已 经仔细确认过了呀!但,并未发出青白色的光芒。想到:如果他从隔离室逃出,只有攻击一途, 所以只拿一个金属瓶而已。青叶将枪丢在地上,朝着门口跑去。沉重的足

            音,在背後追赶上来。她快摸到门把时,头发被约翰从後面抓住了。 「唉呀!!」青叶的身体向後倒,後脑撞击到地板,她逐渐失去了意识。青叶因头部剧痛而醒了 过来。抬头望了望,四周杂乱不已,不是逆向催眠室。似乎是

            仓库。将宇宙船改为医疗用 途时,堆放杂物的地方。桌子、运动用品、搬食物用的木箱到 处堆放着。意识渐渐清醒,正想抬起身子时。 「啊!」身体无法动弹。青叶仰躺着,手脚被缚,被捆在仓库中央的桌上。手脚虽能微微移

            动,但,绳索并没有松脱。在仓库里东张西望的男人,听到了青叶的叫声。 「呀、醒了吗?」 「你到底是谁?」 「我是最後一个强暴奶的男人,泰德先生!」青叶听到这个名字,绝望地闭上了眼。泰德是:医师所研究的变

            态杀手。他将女性强暴後予以杀害,泰德的一生,就只有强奸与杀人两件事。艾丽莎和雪莉一定会认为自 己还在监视室吧?如果艾丽莎去了监视室      但,不可能 会这麽巧的。青叶虽知道抵抗不了,仍拚命 地挣扎。 「

            笨蛋      奶逃不了的      」泰德用力地撕扯青叶的衣服。 「求求你      不要      」 「什麽      奶也想要吧?生前最後一次做爱,应该要好好享受呀!」泰德除下青叶身上的破衣,

            又解下了她的胸罩。青叶的身上,只剩下一条小内裤。 「好美的肌肤      嘿嘿嘿      」泰德以舌舔舐着青叶的乳房,并来回吸吮她的乳头。应感到恐惧才对 ,但在泰德的爱抚下,她的乳头变得坚硬。 「真敏

            感的身体       嘿嘿嘿      乐趣开始了哟!」泰德从青叶内裤上方探向了她的股间。手指滑过膨胀的耻丘向下移动,隔着内裤抚弄敏感部分。 「唔、唔唔      」青叶发出了模糊的呻吟。泰德表情变得凶

            暴。他的三只手指,插入了青叶的股间。 「哇啊!好痛       好痛喔      !!」青叶发出尖叫,身体向後弯曲。她的表情虽痛苦,但,身体却像已准备好接受爱抚。股间的爱液 将内 裤染湿,泰德的手指感觉了淫

            靡的湿气。最初是乾燥、隔着内裤的插入,但,股间 涌出的爱液,让泰德粗暴的抚摸,逐渐化为顺畅的爱抚。泰德一手侵犯青叶的股间,而另一手滑向她富弹性的胸部和纤腰。 「嗯嗯      啊 啊      啊啊   

               」青叶发出了娇喘,由体内涌出快感。泰德离开青叶的身体,由堆积如山的杂物中,拿起一个只有外框的木箱。他把青叶从桌上子解 开,脱下她的内裤 。像帮小女孩把尿一般,将她从背後抱起,塞入木箱中。 「不、不要

                  你、要干什麽      !?」青叶疑惑地问。她的屁股紧紧夹在木箱中小腿伸出了箱外青叶想从箱子中挣脱,但,身体却动不了 。 「身体真柔软呀      嘿嘿嘿       真不错的姿势。」泰德走到

            青叶的正面,从木箱 缝中,看见青叶的肉缝。他发出淫 秽的 笑声,伸手搓揉青叶的乳房。 「啊啊      好棒的胸部      柔软有弹性      是我所干的女人之中,感觉最棒的一个喔!」泰德拉下了裤炼,掏

            出坚硬的男根,抵在青叶乳房上摩擦着。 「好久没有这样了呀      我总是先把女人抓来,然後搞一搞她们      奶的身体比 起来,真是妙极了!」 「啊、啊啊~      」在泰德的抚弄下,青叶发出了难

            忍的喘息。对青叶而言:阳具的主人,人格虽然变成泰德,但仍是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想到:那时面对艾琳,只能被他以假阳具来做,现在无论会怎 样,她都希望: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所占有。青叶闭上眼,任由泰德爱抚着。她股

            间的花瓣,已经染满了爱液。泰德将爱抚的目标转向秘处。他在青叶的面前弯下腰,边握着自己的阳具,边将手指伸进她濡湿的花瓣间。 「哈啊~      」青叶剧烈地摇动身体,发出尖锐的喘息声。泰德的手指毫不容情

            地搅动着。 「啊啊啊!!」青叶发出极尖锐的喊叫,紧紧闭上眼,因快感而扭动着身体。泰德像在享受,以手指翻搅着膣黏膜的快感。这时,闻到爱液微酸的气味。将手指拨出时,发出「咕啾咕啾」的淫秽声响。秘处满溢的爱

            液,流到会阴,甚至滴到菊穴之上。泰德拨出手指,将食指和中指作成V字形,再将手伸进 了青叶的股间。食指进入阴部,中指插入肛门。 「不、不要弄这里      啊啊      不要      」青叶哀叫着请求

            泰德。但,被木箱禁固的状态,想逃过他的攻击,是不可能的。泰德的手指在两个部份动作着。 「奶虽然说不要,但这个穴不是已经柔软了吗?嘿嘿嘿      很舒服吧?」泰德插入肛门的手指,微微地动着。 「啊啊 

                 啊啊      」青叶的头向後仰着。从秘穴涌出的爱液,让泰德的爱抚变得 顺畅。这快感让秘穴,变得更加湿润      在木箱中,姿势虽然怪异,但青叶因快感而狂喊着,四肢痉挛不已。看到了青叶的姿态

            ,泰德更加快抚弄阳具的速度。 「喔喔喔喔       要泄了      淋到奶 头上吧      怎麽样?喜欢吗 ?」 「啊啊啊      」青叶摇头叫喊着。就算被别的人格所操纵,但他是自己爱慕的男人。只要

            他喜欢,自己的体内被精液污染也没关系      青叶心中默想着。泰德慢慢站起身,握着分身,面向青叶说:「喔喔喔      要出来了!抬起头,把嘴张开!」青叶顺从了他。泰德腰 部痉挛之时,分身的先端,断续

            地喷出奶油般的白浊块,射在青叶的脸上。精液了沾到青叶的面颊、嘴角和嘴里,脸上一沱沱白浊块。她毫无厌恶的表情,恍惚地承受泰德的欲望似的,舔舐嘴角的液体,并将之吞了下去。泰德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射精完的泰德

            ,又将腰挺进,将沾满了精液的分身插到青叶口中。 「唔咕咕      」龟头深入喉中,青叶看似痛苦地呻 吟着。但,她的头前後动着,舔舐泰德分身 ,将残留尿道中的精液吸出。 「好久没有这样,好像太早射出来了呀

                  但,奶别担心!我的家伙不管射出多少,都能源源不断喔!      嘿嘿嘿!」泰德的家伙虽刚刚射精,但,表面的血管浮起  毫无疲软的样子。硬直的分身,似乎又要向青叶的嘴射去。泰德直起腰,将青叶

            由木箱 中拉出来,放在地板上。青叶毫无抵抗的力气,沉醉在快感的馀韵中似的,膝盖瘫软下来。泰德将长裤後口袋的手枪取出,对准了青叶。 「刚才真痛死了      用这把枪让我失去意识,好像比较不会痛     

             」他边说,边指着胸口被金属瓶击中的伤痕。 「为什麽      ?我明明      」 「一切都是我干的!」泰德说着,从口袋中 取出:写有「未使用」的金属瓶。他以熟练的手法,在弹药匣上动作着。虽没看到 他

            装子弹, 但 手放开之时,金属瓶已不见了。 「你把枪交给这男人吧?我那时换掉了金属瓶,然後用它射击奶。」泰德又伸手到口袋,取出了使用过的金属瓶。 「让奶昏倒在治疗室,真失敬      没想到会这麽顺利!」

            「可是      那时      」泰德打断了青叶的质问。 「那男人什麽都不知道喔!偷走金 属瓶、放进这把 枪的是我。是我趁他不注意时干的!」 「什麽      」青叶讶异地说不出话。如泰德所言,别的人

            格可以排除约翰的意识,潜伏在他脑中。然而,只需要数秒钟      看来约翰的病况,比艾丽莎想像的更严重。泰德故意让青叶看似的,将枪在手中把玩,换 掉子弹。手指在弹匣上滑动着,他拿着「未使用」及「使用过」

            的金属瓶。动作停止之时,他手中的是:使用过的金属瓶,这表示      他以枪口指着青 叶。 「消灭奶也是不得已 呀      我不会这麽容易被这种玩具制服!」青叶停住气息,闭上双眼。她已有:被巨大冲击攻击

            的觉悟,身体僵硬不已。但,什麽都没发生。青叶怯怯地张开眼,将枪丢在地上的泰德,将衣服脱去了。青叶无法知道他的意图。泰德的兴 趣是杀人,他对、对女子施以电击不感 兴趣。他要用这把枪,以青叶极不情愿的方式将她

            凌辱。泰德叫青叶仰躺着,张开双腿 。青叶想:终於要被泰德=所爱的人侵犯了,她咬着牙顺从着。她的腿张开成M字型,肉缝间因刚才的爱抚,而沾染了大量的爱液。泰德靠近青叶双腿之间,嘴角浮起了狞笑。 「乖乖地别动

            !动的话,那里会受伤喔!      嘿嘿嘿!」青叶露出疑惑的表情。泰德享乐似地看 着青叶惊慌的模样,拿起手枪,将枪身插入她的秘处。 「唔咕、唔咕      !!」侵袭下腹部的痛楚,青叶紧闭上眼,发出了呻

            吟。膣壁为枪身所伤,鲜血从膣穴流了出来。泰德发出孩子般无邪的笑声。 「嘿嘿嘿      第二次丧失处女,这样的滋味如何?」泰德前 後动着枪身。 「好痛      好痛      求求你      真的好

            痛喔      」青叶痛苦地扭着身子,想挣脱逃出枪身的凌辱,而在地上扭动着。听到她痛苦的呻 吟,令泰德感到:有如侵犯处女的错觉。 「求求你      放开我      好痛      肚子      好

            痛      」青叶哭泣地哀求她。但,被她的痛苦所激,泰德的兴奋更 加高昂。泰德了改变姿 势,边持着枪,将玉棒伸到青叶嘴边。 「舔吧!」 「唔唔      」青叶的喉中,被强迫地塞入突然挺起的玉棒。 「用

            奶的嘴服侍到它爽,才把这家伙拨出来!」泰德动了动插在她体内的枪身。青叶又发出痛苦的 呻吟声。 「专心地吹喇叭吧!不从的话,那里会伤得很重喔!       嘿嘿嘿!」泰德的脸靠近她的大腿,舔舐她腿上的鲜血,

            血腥味更激起泰德的残虐。青叶拚命用嘴和舌头,舔舐泰德的玉茎。玉茎的先端渐渐变得湿润,为了让他射精,青叶吸吮着尿道口,发出咕啾 咕啾的声音。 「对       就是这样。没想到奶长得可爱,功夫却这麽棒!有人

            教导奶吧      啊、我忘了。这男人是奶恋人吧?真是好色的家伙      」青叶无视泰德的嘲讽,专心地吹喇叭。这麽做 是为了:尽快从膣道被插入的痛楚中解脱。如果想像是在舔舐恋人的玉棒,或许能减轻一些痛

            苦。但,泰德却持着枪,在她的膣内翻搅。青叶每次感到剧烈的痛苦时,便停下了动作。但随着青叶的吹萧动作,泰德的喘息声渐渐缓慢。青叶边发出淫 秽的口交声,边激烈地前後摆动头。分身含 在口中,龟头抵在她的喉底。

            「喔喔喔      爽得无法忍受      要出来了      要射罗!」 「唔唔唔       」泰德在青叶的口中爆发,苦涩而温热的奶油,充塞在口中。他的分身,不断喷出白浊的液体。 「一滴也不剩地喝光

            !吐出来的话,就 把奶的那里射穿!!」泰德抖动着枪身, 威胁地说。青叶喉中发出低呜,将口中的液体吞了下去。 「既然答应了奶      」泰德将枪身从青叶体内拨出,在染血的肉缝上来回舔舐着。 「啊啊啊   

               」肉缝的剧痛,在泰德巧妙的 舌技舔舐,像被海绵吸收了一样。青叶喘息着,僵硬的四肢,不知 不觉扭动了起来。泰德舔着嘴角旁:青叶的爱液和鲜血,站起了身。股间的阳物虽没再度射精,但仍昂扬向上挺立。泰德说:

            「 游戏时间结束了。艾丽莎和雪莉不在这里,我就和奶玩吧!哈哈哈      」泰德骄傲地纵声大笑。青叶绝望地抬头看了一眼泰德,便躺在地 上。 「最後的性爱喔!想要从哪个口搞,奶自己选吧!」他 说着,边触碰了青

            叶 的秘处和菊穴。青叶的下半身震动了一下。「请      请用正常方式就好      求求你      」 「奶 说这里吗      」泰德将手 指从青叶肛门拨出,插入秘穴。 「是、是的      」 「刚

            才那麽痛,奶还想弄这里吗      看来奶真的 很喜欢。」青叶忍受着泰德的揶揄。知道死期已经迫近跟前,青叶竟毫无恐惧感。遗憾的是:无法消灭泰德的人格。现在虽不是诊断的时候,但,解开侵蚀患者的病魔,是精神

            科医师的任务。知道病魔的话,会知道泰德异常性爱的原因吧?电击治疗,或许能改善他的精神状态。这麽一想,青叶为自己 的不中用,而感到悔恨。泰德杀 了自己後,一定会立刻狙击艾丽莎或雪莉。青叶脑中拚命想着:要如何

            让她俩知道:危机已迫在眉睫。但在身处仓库,被泰德控制的状态,是毫无办法的。 「突然变乖了,在想些什麽 呢?反正,和我无关      奶只有一个小时可活,回忆从前的事,哀叹自己的不幸也可以!嘿嘿嘿    

              」泰德压 在青叶的身上。他挺腰前进,灼热的巨炮伸进肉缝。龟头沾着爱液和鲜血,直导向肉穴。 「啊唔唔      」青叶的秘穴被贯穿,而扭动着身体。被枪管所伤的膣道 受到压迫,下腹感到剧痛。面前的男人,正

            是青叶奉献处女的对象。和一年前初次被插入的激痛相比,现在的痛感,只加深了一点而已。股间涌上的疼痛,令青叶回想起:第一次和男人结合,那瞬间的幸福感。她 紧紧闭上眼,流 下一股泪水。 「被我的家伙插入,那麽爽

            吗      ?嘿嘿嘿      早知如此,早 点做就好了吧!」德说着下流 的言辞。 「呜呜呜      」青叶大声地哭出来。泰德不管她的哭 泣,迳自在受伤的秘处狂暴地冲刺。青叶的秘处濡湿了,是爱液还是鲜血

            ?已经分不出来。 「马上就是最 棒的高潮,睁开眼睛仔细看吧!」泰德快速地活塞运动,一边按住青叶的脖子。指尖渐渐用力,掐紧了她的脖子。 「唔咕咕      」青叶透不过气地挣扎着 。但,看到青叶痛苦,泰德浮

            起了欢喜的神色。表露他变态杀手的本性。 「怎麽样?爽吗?我的家伙      最棒吧?」泰德如说梦话般,喃喃地问。因痛苦而意识模糊的青叶, 连摇头的力气都没了。泰德以兴奋的眼光望着她,更强力地抽送着那话儿

            。因突然的刺激,青叶的反应起了变化。 「啊啊      哈啊      咳      啊~       啊啊~      」 「嘿嘿嘿       恍惚了吧?真正的快感现在才要开始呢,尽情地狂乱吧!」 「

            啊啊      啊啊      啊啊      」青叶张大了口, 发出不成声的喘息,从嘴角流出唾 液。因快感而脑部淋痹了,她已经不感到痛苦。下腹部涌出的快感,令她如同置身云端。高亢的兴奋,令青叶的膣道痉挛

            不已。 「喔喔喔      好紧      好紧~       太棒了!!」泰德大叫出来,腰部震动着。 「要去了      要去了喔      !!」泰德的上身向後仰着,瞬间,从分身射出温热 的白浊液。他

            因射精的快感而全身僵直,掐住青叶颈部的手,也掐得更用力更紧。 「唔唔晤      」青叶艰难地喘着气, 快感已渐渐远去。两人的接合部,传来温热的感觉。泰德惊讶地注视青叶的股间,满足地大笑着:「嘿嘿嘿  

                失禁了呀      不管多可爱的女孩,都是一样的!」青叶的自律神经停止了 机能。通常紧张的括约肌松弛了,从肉缝中流出尿水。同时肛门也沾染了茶褐色的黏液。青叶心脏以最後 的力量,急速地鼓动。怦咚  

                怦咚      怦咚      怦咚       「体会最高的快感,如何呀?看来连回答的力气都没了      嘿嘿嘿嘿!」 「      」只差数秒钟,便可将青叶送到另一个世界,泰德却突然松开

            了手。 「别吵,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刻。快滚!」泰德 大叫了出来。他听到自己声音时,惊慌地朝向四周望去,当然,周围并没有任何人。 「什、什麽?」泰德 喃喃自语地说。手离开了青叶的脖子,青叶大口吸着气,弓起了身

            激烈地 咳嗽着。泰德茫然地注视四周,过了一会儿才发现:那声音发自自己的脑中。 「你是谁?」脑中的声音回答:(我叫杰克,这男人是我的!) 「嘿嘿嘿      说什麽大话?这男人是我的。你给我一边凉快去!」

            泰德憎恶地说着。青叶喘着气,爬着离开他身边後,恍惚地发着呆。然後意识才渐渐清醒。她不安与好奇地凝视泰德的异变。泰德疯狂地抓着头, 对脑中的声音叫:「罗嗦!你不要再烦我了!」(你玩的时间已经结束!我可以像

            你偷偷操纵那男人一样,来操纵你!) 「说谎!我不会被你这种谎话欺骗!」(是不是真的,你马上就可以知道!)青叶虽无法听到他脑中的话,但可以想像出: 他是在和另一个人格争吵。(这是我的回答。)泰德尝试放弃身

            体,意识向 脑的深处进行。但是,杰克将泰德支 配的那部分排除了,完完全全地占据了约翰的脑。泰德懊恼地紧咬着牙。青叶不停 地深呼吸,恢复体力,想趁他不注意时脱逃。但,泰德的行动让青叶楞住了。 「做、做 什麽  

                住、住手!不要这样!」泰德的脸,因恐惧而扭曲了。他的手不听自己的意志而动作,将地上的手枪捡起。 「喂      不要这样!求求你      我们不是夥伴吗      应该一起共存呀!」(安静一

            点!)泰德恐惧地睁着眼 ,手慢慢的抬高,将枪口对准着自己的太阳穴。 「不要      求求你      不要      」泰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哀求着。(再见了、泰德!) 「哇啊啊啊      !!」他

            扣下了扳机。手枪的发射令泰德头部遭到横向冲击。金周瓶刺向太阳穴。螺栓从头部飞出的姿态,令他看来像科学家制造出的怪人。金属瓶发出了青白色闪光,包围了因 电击而痉挛的泰德身体。泰德由原先狠狠的表情,变成了充

            满自信的冷笑。 「哈哈哈...」青叶望着他 的样子,背脊发 冷,身体颤抖。泰德的笑声渐渐弱下来,身体颓然地 倒下,因电击而失去了意识。青叶的身体,一动也不敢动。担心那头上插着金属瓶的怪物,会突然站起身来。但

            是,不能一直待在这里。为了向艾丽莎和雪莉报告所发生的事情,她勉强地站起来,发着抖向前狂奔着。第四章 杰克 「青叶的行动,虽然不值得鼓励。但,现在也没时间说这些了!」艾丽莎望着雪莉和青叶说。青叶全裸着跑

            到雪莉房间 时,已是两小时前的事。两人一听完她的话,将疲累的青叶安置在房中後,飞快地跑到仓库。但, 已不见约翰的踪影。沾了血迹的地板,只放着手枪,和使用过的金属瓶。艾 丽莎和雪莉慌张地张回到房间。将寻找的结

            果告诉青叶,她浑身颤抖地问:「怎麽会      ?他明明遭受了电击      」 「短期间的治疗, 或许已让约翰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了电击了喔!」艾丽莎冷静地说。 「艾丽莎,奶怎麽还能冷静?我们该怎麽办呢

            ?」 「雪莉、冷静 一点      」 「如果电击也没用的话,就没有治疗的方法了。约翰会如何呢      我们的努力,都白费 了吗      ?」雪莉激动地说, 艾丽莎无言地看着她。青叶也一言不发。雪莉恢复

            了冷静 ,道歉地说:「对不起      我太激动了      」 「没关系。我的心情也和奶一样呀!」艾丽莎眼镜下的瞳孔,闪着理性的光辉。雪莉还没完全复原时,青叶又遭受泰德的 折磨,而,自己也是睡眠不足的疲

            累状态。三人面面相觑,苦笑了出来。艾丽莎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脸对其他两人说:「总之,约翰的人格,现在已完全被 杰克支配了,并且,能在宇宙船上自 由行动吧?」雪莉和青叶点了点头。 「首先,要找出约翰

            躲在哪里?」 「但,要怎麽做呢      ? 」青叶问道。 「只能用主控制室的电脑,检查各房间的生理反应罗!」 「这样做,要花一些时间       」 「没有其他的办法呀?如果随便行动,被约翰    杰克

            抓住的话,就前功尽弃了!我们要固定在一个地方,掌握约翰的行动才行!」 「对      就照艾丽莎说的做!」雪莉对青叶说。青叶也认为:艾丽莎的决定没错。但,在搜寻约翰的期间,他的病情是否会愈来愈加剧呢?

            青叶望着艾丽莎和雪莉,她俩的眼中 都带着苦恼。当约翰还 正常的时候,曾经对她说过:    治好病情的,完全是要靠患者自己。医生只是从旁帮忙而已。但,绝不能放弃治疗!继续治疗,一定能发现治好病情的新方法  

              青叶到现在,才能理解这些话的意思。 「别慢吞吞的了!现在,约翰的病或许已更恶化了喔!赶快走吧!」青叶说,艾丽莎和雪莉互望了一眼。三人一起出了房间,注意着前後左右,延着长廊,走向主控制室的方向。在到

            达控制室之前,都没有可疑的迹象。艾丽莎按下门边,电子锁的密码。这时雪莉和青叶背对着门,注意着走廊的动静。厚重的金属门,向左右打 开了,雪莉和青叶回过头。突然,从天花板降下了黑影。 「危险!」雪莉大叫出来

            。但在艾丽莎拨枪之前,黑影伸出了强状的手臂,紧抱住她的身体。 「退下,靠近的话,就扭断这女人的脖子!」艾丽莎痛苦地扭曲着眉。杰克取走了艾丽莎腰际的 手枪,丢到充满大型机械的控制盘那方。雪莉和青叶一步也不

            动,以锐利的视线盯着杰克。 杰克从口袋中掏出胶 带,丢到两人的 脚前,对青叶说:「我是想亲自捆绑,但是没有办 法。奶把那个女人仔细地捆起来!」 「不行!不要管我,奶们快逃!」艾丽莎大声命令两人。杰克掐住了艾丽

            莎的咽喉。雪莉对青叶说:「没办法了       奶照他说的做吧!」雪莉将双手并起,伸向青叶。青叶捡起地上的胶带,拉了开来,将雪莉的手腕 缠绕了两、三圈。「缠紧一点!给我搞花招的话,我不会轻饶奶们!」杰克盯

            着青叶的手腕。他掐住艾丽莎脖子的手,稍稍地松开了。艾丽莎抬脚,向杰克的脚猛踩下去。 「痛死了      !畜生!!」杰克反射性向後退去。艾丽莎奔向室内的电子锁,按下覆有塑胶盖的「紧急按钮」。瞬间,宇宙

            船内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艾丽莎 !快点!」青叶扯着嗓门大喊。艾丽莎朝慢慢关闭的门跑去。 「奶逃不了的!!」但,那黑影阻止了她的行动。 「奶们快逃!!不要管我      」艾丽莎对快关上的门叫。门关闭後

            ,便无法听到她的声音。 「艾丽莎      !!」雪莉和青叶,用力以拳头敲打门板,但却是徒劳无功。 「算了!反正她们也逃不了,等一下再处置她们吧!」控制室中,杰克和艾丽莎互相瞪视着。紧急按钮是:有陨石

            或发生紧急事故,而使宇宙船破损时,将外部和控制室隔离开而设的装置。门外传来重重的敲打声,是青叶和雪莉在拚命敲门吧?一旦安全门关上,从外面按密码是没用的。当然,由内侧可以开启安全门。 「把门打开!」杰克

            压制艾丽莎的身体命令她。艾丽莎点 了点头,这并不是她的真意。约翰=亚当斯=艾琳=泰德,虽然可在记忆被压抑时,无意识地操作医疗仪器,但, 并不知道宇宙船的操纵方法。但,艾丽莎在治疗之前,就将操作法牢牢记在脑

            中了。约翰放开艾丽莎的手腕。艾丽莎在控制盘前弯下腰,在仪表、开关和 按钮中,找到一个按键。这个按钮也有塑胶板覆盖 着。艾丽莎揭起塑胶板,深呼吸了一口,用力按下了按钮。门外,青叶将雪莉手腕上的胶布除了下来。

            为了救出艾丽莎,非得想出办法不可。这时,响起了 比刚才更大的警报声。宇宙船内的扩 音器,传出了机械性的警告声。『已装置好限时爆破装置      再一小时就要爆炸      再一小时就要爆炸      乘员

            请立刻疏散      』雪莉和青叶惊讶地互望着。 「难道      艾丽莎 小姐她       」青叶的声音发着抖, 漆黑的瞳孔中流露出惊孔。雪莉打了青叶一耳光。「不要慌张、现在不可以失去冷静呀!」 「是 

                 对不起       」青叶说,又问:「怎麽办呢      ? 」雪莉揉着手腕,指示青叶:「不要慢吞吞了      青叶,奶去准 备逃生艇!」 「知道了      雪莉奶呢?」 「我去机关室,仔细检

            查船舰的设计图呀!应该有 :进入控制室的方法吧?」说完,两人各自赶去工作的地点。杰克听到警报声时,惊讶地问:「奶这家伙      在干什麽?」 「我按下了自爆装置呀。治疗不成功虽然遗憾。这,或许 是最好的

            结局吧?」 「快停止!快停止!」 「不,想停止的话,自己来吧!」艾丽莎离开了控制盘。杰克坐在椅上,胡乱地按着按钮。 「可恶、奶欺骗我!」他站起来猛烈地击打操纵盘,从操纵盘发出了火花。杰克凶恶地盯着艾丽

            莎 。 「那,我就将奶凌虐至死!」 「随便你。」 「 不要说大 话,我会让奶觉得生不如死,那时,奶会恨不得这颗炸弹立刻爆炸喔!」约翰威胁着说,跳上控制板,将其中的线路拉了出来。刺眼的火花飞散开,艾丽莎转过身

            去。回望杰克时,他手中拿着一束电线,长约三公尺 。两端的铜线剥露出来。他从电线 中,抽了两三条出来。艾丽莎 知道他的用意时,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哈哈哈      知道我要做什麽,可见有好好研究过我!」杰克

            露出残虐的笑容。像握住鞭子 般握着电线,用力挥动,并向逃跑的艾丽莎追 去。啪嗤!电线 打在艾丽莎背上,发出爆裂声。杰克继续挥鞭, 剥露的铜线割破了艾丽莎的衣服,露出白皙的背部。铜线毫不 容情地落下。艾丽莎的背出

            现无数伤痕,鲜血流出来。 「哇啊      呜啊      」无处可逃的艾丽莎,无法躲避鞭击, 背对杰克蹲了下来。杰克额上渗出汗水,猛烈鞭打着艾丽莎。啪嗤      啪嗤      啪嗤       「

            哇啊      哇啊      唔唔      唔唔      」持续的鞭打,令艾丽莎已对疼痛感麻 痹。体内竟 有了被虐的快感。 「哈哈哈      叫声真诱人。充份具备了奴隶的素质呀!」杰克放下鞭子,艾

            丽莎身体颤抖着。并非痛 苦的扭动,而是因快感而呻吟的姿态。杰克命令艾丽莎:「背部已经可以了吧      ?接下来是屁股。趴下去把屁股抬高!」艾丽莎顺从地掀起裙子,露出丰满的臀部。 「内裤也脱掉!」 艾丽莎

            脱去内裤,抬高了屁股,可见到她的肉缝和 菊孔。杰克向艾丽莎的臀部鞭去。 啪嗤!白皙的臀部,浮起了鲜红血痕。艾丽莎因疼痛而扭曲着身体及臀部。杰克鞭打艾丽莎的屁股後,以手抚摸她染血的臀部,舔舐了手上的血,再继

            续地鞭打。艾丽莎的肉缝,流出了大量爱液,透明的黏液闪着光。杰克以轻蔑及兴奋的口吻说:「第一次遇到这麽好色的奴隶      以前有人调教奶吧?」艾丽莎想着他的话。她和雪莉、及青叶的共同恋人,虽不像杰克般

            严重,但也是相当喜欢SM。因为长期和性格异常者相处的工作压力,他常常对艾丽莎的身体施虐。除了绑缚和鞭打,也频繁地进行肛交。两人常在诊疗室,进行此种游戏。艾丽莎由杰克的凌虐,想到了恋人 的面影。杰克止住了

            鞭打,将手指伸 入艾丽莎的秘处。 「啊啊啊      」艾丽莎大叫出来,因快感而扭曲着脸孔。杰克的手指在膣道内探着,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膣道内也溢着爱液。他抬起艾丽莎的身体,以一根较长的 电线,将她的身体

            捆了 起来。艾丽莎的乳房上下被捆绑,露出衣服之外,更显胸部丰满。杰克将她抬到控制盘上,搓 揉着 她的乳房,并以指尖掐着樱桃似的乳头。 「啊唔唔      」又丽莎痛得扭动上身。杰克捏着 艾丽莎的乳头,问:「这

            样也觉得舒服吗?」 「好痛      好痛      」是敏感的部位,因而更加痛楚。艾丽莎屏息咬着牙,忍受这股激痛。杰克毫不容情 地扭转着她的乳头。 「咕唔唔       」痛楚充塞了艾丽莎的全身。 「哈

            哈      奶很能忍受嘛,还有这个喔!」杰克放开艾丽莎的乳头。艾丽莎才稍稍能喘口气,杰克已将乳头含在口中,在敏感的突起处咬下。 「哇啊啊      」艾丽莎尖叫出来。杰克含着她的乳头,兴奋地望着她痛

            苦的模样。这时,一个更悦虐的念头闪过了脑中。杰克的嘴慢慢离开乳头之後,将艾丽莎由控制盘上卸下,让她跪在地上。他坐在椅子前端,拉下了长裤拉炼,将已坚硬的分身掏出来。艾丽莎明白了他的用意,在杰克命令之前,

            便将已勃起玉棒含在口中。啪嗤!杰克挥了她一个耳光。 「谁叫奶含着 ?要用可爱的乳房,为我胸交呀!」杰克指指艾丽莎的乳部。艾丽莎以手将被缚的两乳,由两侧捧起。将杰克的玉棒夹在两乳之间,身体上下动着开始摩擦

            。柔软富弹力的乳房,将玉茎紧紧包覆起来。杰克望着控制盘上的时刻,显示:44:32,表 示离爆炸还有44分32秒。 「动作快一点,如果再过三分钟,还没有让我爽,就用这刺奶的乳头      更有乐趣罗!」杰

            克所拿的是:由电线上拆 下,长约五公分的粗铜线。艾丽莎双膝及腰一起配合,激烈地以乳间搓揉他的玉棒。杰克望着她,露出嗜虐的笑容,说 :「还有两分钟      还没有高潮喔!」艾丽莎持续地动作着。 「还有一分

            钟。看来奶没办法啦!哈哈哈      」艾丽莎的鼻头浮现汗粒,边喘息着边震动乳房。但,杰克的欲望仍然未爆发。 「时间到了!」艾丽莎发出了绝望的叹息。杰克将艾丽 莎的上半身抬了起来,掐住她的乳头,将粗铜线

            刺入了粉红色的樱桃。 「唔唔晤      」贯穿乳头的铜线,鲜红的血滴流下来。杰克又拿起一根铜线。 「另外一边的乳头也来赌赌吧 !三分钟没让我爽的话,这边的乳头也要施以『刺刑』喔!准备好了吗      

            开始!」 「呜呜呜      饶了我吧      」 艾丽莎抬起湿润的眼睛恳求。 「已经放弃了吗?还有两分三十秒,快点开始!」杰克申斥着,弹了弹她被铜线贯穿的乳头。 「噫噫噫      」艾丽莎重新开始

            了动作。但,乳头的痛楚和刚才的疲累,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她松开双手,玉棒从两乳间滑出来。即使夹 住了分身,刺入乳头的铜线,摩擦杰克的股间而产生剧痛。艾丽莎抚 弄着胸部,忍着疼痛,发出呜咽声。 「专心一点做!

            」杰克又弹弹刺入乳头的铜线。但,这次也没有达到高潮。杰克又浮起了嗜虐的笑,将铜线刺入了另一边的乳头。 「唔唔唔      」两乳头被铜线贯穿的艾丽莎,以悲泣的眼神望着杰克。 「怎麽了?很痛苦吗?」艾丽

            莎点一点 头。 「很遗憾      我最喜 欢听女孩痛苦的尖叫声      」杰克边说,搓揉着艾丽莎的胸部,艾丽莎的痛苦更加剧烈。 「嗯嗯嗯      」艾丽莎紧闭着双眼强忍着痛楚,一阵激痛过去後,才大大

            呼出一口气。 「能忍受这个,令人佩服。好好地品尝吧!」杰克制着艾丽莎的头,将分身插入她的唇间。比起胸交的痛苦,吹喇叭简直像温柔的爱抚。为了不让乳房碰到杰克的大腿和股间,艾丽莎抬起了上身,专心地舔舐玉茎

            。刚以舌尖舔舐如松茸般张开的部分,就将玉袋含在口中。手指边搓揉玉棒,将睾丸在舌上转着。 「好棒的技巧      」杰克发出了赞叹 声。艾丽莎的嘴离开睾丸,於是低下了头,舔舐至稍带有异味的肛门 处。 「喔喔

            喔      」杰克 忍不住发出了呻吟。艾丽莎将舌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尽情地舔舐杰克的股间。 「就算是多顽强的女医生,也是如此好色的女人      哈哈哈       要射了喔,把嘴巴打开准备吧!」艾丽莎的

            舌头由杰克的肛门拨出,像接受母鸟喂食的幼鸟般,面对玉茎, 大大张开了嘴。 「要去了      唔唔唔!!」杰克的腰部激烈地痉挛,断续地从玉棒的先端喷出液体,如抛物线地淋在艾丽 莎的脸上。白浊的雨水,滴落在

            她的名牌眼镜上。艾丽 莎将射精 完的分身含在口里,将残馀的液体吸吮乾净。 「哈哈哈哈      」杰克低头望着变为奴隶的艾丽莎,发出了乾涩的笑声 。『离爆炸还有 三十分钟      还有三十分钟      乘

            员请立刻撤离宇宙船      离爆炸还有三十分      』准备好逃生艇的青叶,上气不接 下气地跑到了机关室。 「呼啊、哈啊      逃生艇准备好了,奶的情况怎麽样?」 雪莉将摊在桌面的大型蓝图,和电脑

            萤幕比对之後,在复杂的路线中,指出一条,说:「有了!就是这条路线 ,绝对不会错!」青叶紧紧盯着电脑萤幕。两人流露充满希望的表情 。 「快将资料列印出来吧      不快一点就没时间罗!」青叶说完,雪莉迅速

            地按下了键盘。杰克虽然因艾丽莎的吹萧而射出,但,似乎毫无疲惫的状态。他脱了衣服,将脸上沾满精液的艾丽莎压倒在地上。还要忍耐三十分钟      艾丽莎心中这麽默念,身体像木偶一般,忍受着杰克的百般凌虐。

            杰克抬起艾丽莎的臀部,让她趴在地上。再度 挺举的小弟弟,对准了艾 丽莎的肉缝。发出滋噗滋噗的声音,将分身贯入了她的体内。 「啊啊      」艾丽莎感到:膣壁紧紧压迫玉棒的感觉,这种紧贴感令她感到高潮。但

            ,此时杰克突然将玉棒抽了出来。 「啊唔唔~」艾丽莎发出难忍的呻吟,扭动着腰部。 「让奶爽的时间,就到这里结束。我以前可是走後门的专家喔!」杰克稍微调整 腰的位置,硬直的龟头抵住她的菊孔。 「这、这里  

                」艾丽莎的身体紧张了起来。但,杰克挺进之时,柔软的菊穴竟将龟头顺畅地吸了进去。 「啊啊啊      」 「看,身 体被充满开发了吧      但是,奶能抵受得了吗?」说完,他突然开始猛烈的抽送,

            艾丽莎的直肠壁,被激烈的律动来回地摩擦。 「唔咕      好 痛      好痛呀      !」即使是:有肛交经验的艾丽莎,也痛得甩着头发,身体在地上扭曲不已。杰克边享受艾丽莎的痛苦,边持续地活塞运

            动。从艾丽莎的肛门渗出了血,他仍然不停下来。艾丽莎忍着这酷刑,希望能快一刻结束。但,肛门渐渐 涌起了快感。渗出的血迹,像润滑剂似的让 动作变得顺畅。 「哈啊~      啊啊~      」不知何时,她口

            中发出了充满快感的呻吟。 「刚才叫得那麽痛苦,但,现在不是也爽了吗      」艾丽莎甩动着头发,臀部翘起,配合杰克的动作颤动着。从後庭传至背脊、直冲脑门的快感,令杰克的嘲笑,都变成不具意义的背景音乐

            。杰克增快了攻势,艾丽莎体内充满了温热的飞沫。 「啊啊啊啊啊      要去了      」艾丽莎俯卧在地板上。玉棒由肛门拨出时,持续排放出的精液,飞洒在艾丽莎的屁股上。混杂了血与茶褐色排泄物的白浊液

            ,逆流进微微开启的菊穴。杰克瞥了一眼高潮後瘫软在地上的艾丽莎後,在主控制室中寻找着接下来可继续折磨她的道 具。雪莉和青叶屈着身, 在满是灰尘和蜘蛛网、宽约五十公分见方的通道中,爬行着前进。前面的雪莉突然停

            下来, 在後面追的青叶,一头撞上了她的屁股。 「好痛!!不要突然停下来呀      」 「走错了啦!刚才应该向左转!快点回去吧      」 「真的走错了吗?」 「真的啦!我们刚才左转的话, 马上就能到达

            罗!」 「可是,奶刚才也这麽说      已经说第五次了       」在通道里,听到广播的电脑语音:『离爆炸还有二十五分钟      还有二十五分钟      乘员们请立刻疏散至宇宙船外      」

            青叶立刻往回转身。到了 雪莉所说的转角,青叶缩了缩身子,等她来到後,跟在她身後继续前进。青叶边爬行着,边想:手枪被杰克,丢在主控制室的深处。但 ,自己这方,连一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两人就算能到达主控制室,

            要如何对抗杰克呢?没有明确的对策。虽想开口问一问雪莉,但,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雪莉一定和自己想的一样,不可能丢下艾丽莎和杰克 两个人,只和自己坐逃生艇逃走。现在两人能做的:只有尽全力去救出艾丽莎 和杰克。

            结局,究竟会如何呢      才稍一思考,已经远远落在雪莉後面,青叶慌忙追了上去。环视室内的 杰克,嘴角浮现残忍的微笑。他将艾丽莎抱起,让她坐在自己刚才坐的椅子上。艾丽莎的双手被环绕在背後, 双脚张开成M

            字型固定着,股间清楚地曝露出来。 「现在是最後的乐趣了。像奶这麽棒的奴隶,杀掉了实在可惜呀。现在来玩一玩我从没试过的把戏,怎样?」杰克以性虐待狂特有的黏腻口吻,对艾丽莎耳语。就算拒绝,後果也是一样的。

            艾丽莎勉强 点着头说:「随你喜欢吧       我已经      是你的奴隶了      」 「哈哈哈      奶也会说这种令人怜爱的话吗?」杰克找出四根和刺在艾丽莎乳头上一样的铜线。 「啊!」艾丽莎的

            脸孔因恐惧而扭曲了。 「要插在哪里好呢?」艾 丽莎惊惧不已,怕听到他的回答 似的,激烈地摇着头,以哀求的眼神望着杰克。但,杰克像得到新玩具的小孩般,天真地笑着,将铜线在手中旋转。他在艾丽莎股间之前蹲下,坐

            在地上,视线直盯着她张开的肉缝。抓起她一边股间的花瓣,将铜线刺了进去。 「唔唔唔     !」他无视於艾丽莎的悲呜,又将铜线刺在另一边花瓣上。将第三根铜线,插入了开启的菊穴中。还剩下一根。艾丽莎眼中含着

            泪,死命地摇着头。杰克愉快地抬眼看了看她,徐徐抓起了花蕊。 「啊啊啊!!」前所未体验的痛 楚,传遍了艾丽莎的全身。但,这种痛楚只不过是前奏,真正的酷刑,现在才要开始。 杰克望着控制台旁边的大型金属箱,那是

            调节主要电源的变压器。他进入其中,将电线拉了出来。控制室里又激起强烈的火花。被绑缚的艾丽莎,身体不停地颤抖,渐渐清楚了杰克的意图。她想起了杰克的话。    要让奶尝 尝生不如死的 痛苦    也许,真的是

            这种情形。躲在变压器中的杰克,左右两手各握着一根电线。他的姿态令人想起:老电影中的疯狂科学家。艾丽莎因太过惊怖而发不出声,她凝视着杰克,嘴巴大大张开着。 「怎麽了?奶丧失记忆,不会说话了吗?」 「求 

                  求求你      不要这麽残忍      求求你      饶      饶了我      」杰克特意在她的面前,将两根电线接触了。电气因为短路,而啪啪地闪着火花。艾丽莎恐惧地张开了眼。 「

            先试试轻微的吧,看奶能忍耐到什麽程度。」杰克回到变压器前,旋转电气调整钮。电线相接触时,发出了小小的火花。他让贯穿艾丽莎左右乳头的铜线接触电线。 「啊唔唔 唔!!」突然的冲击令她上半身猛然一震,她半开的

            嘴角之中,流出 了唾液。虽只 是几秒钟,对艾丽莎而言,却像是不会结束的痛苦。杰克拿开电线时,她全身的毛孔都渗出了汗。 「然後试试这里吧!」 「啊啊      求求你      不要这样      」艾丽莎

            无法成 声,杰克又将刺着肉缝的铜线,和电线接触了。电击令她的股间震动着 ,从密林传出了烧焦的气味。花心和肛门的电击更加强烈,麻痹感传至 背脊,像在脑中爆发一般。杰克又拉开电线。将中指插入艾丽莎的秘穴,大拇指

            在刺着铜线的花心揉捏。  「啊唔唔唔      」为 了减轻些许电击的痛苦,艾丽莎享受着被搓揉的快感,扭着腰配合他的动作。杰克像想起来什麽似的,站起身来,轻吻了艾丽莎的唇。艾丽莎张开嘴,让杰克的舌头伸入。

            眼前的男人、即使是极恶的性虐待狂, 接吻时仍感到是和所爱的男人相吻。她回忆起来,两人短暂的幸福时光, 涌起大颗的泪水。杰克的唇离开了,表情似乎对自己的举动感到疑 惑。他摇了摇头,眼中又恢复了残忍的光芒。天花

            板的扩音器传来电脑语音:『离爆炸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还有十五分钟      乘员请立刻疏散!』杰克走到变压器前,调节了电压的强度。电线 接触时,青白色的闪光更剧烈了。杰克望着闪光,脸上浮起了异样

            的阴影。 「虽然还早,但是也没关系!用奶的尸体,一样能让我兴奋吧      」杰克说。艾丽莎觉悟:自己已离死期不远。在电椅上等待的死刑犯的心情,就是如此吧      艾丽莎对想着无 意义的事的自己,露出

            了苦笑。 「奶马上就要死了,又在笑什麽呢? 」 「如果你也面临死亡,就会明白吧!」艾丽莎喃喃地说。听到艾丽莎骄傲的回答,杰克以哀怜的表情望了望她,两手捧起了电线,靠近艾丽莎。雪莉和青叶,能平安坐上逃生艇

            逃走吗?艾丽莎深吸了口气,眼光从杰克身上移开。杰克让贯穿 艾丽莎肉缝的铜线,和电线接触了。被电击的艾丽莎突然睁大了眼,四肢痉挛晃动着,头发也冒起了白烟。望着将死的艾丽莎,杰克浮现出欢喜的表情。艾丽莎的意

            识逐渐远离,失去了知觉,口中流出了唾液,出现脱粪现象。尿道口流出,易导电的生理食盐水    尿液。这时,她的股间起了一阵强烈的短路,这阵冲击,使电线 从杰克的手中 飞出来。一声巨响之後,变压器静了下来。电

            量无法负荷,而使变压器的功能减弱。艾丽莎身体瘫软下来,但,胸口仍规则地起伏着。 「畜生!只差一点就成功了      !」杰克叫骂。走到变压器前方,乱按着控制盘上的按钮。按到第四个按键时,变 压器又有动静

            了。杰克又露出残酷的笑容,拿起了地上的电线,望向艾丽莎的股间。 「真正的最後一刻,好好品尝吧      」杰克的话 ,并未传到失去意识的艾丽莎 耳中。但,杰克不在意地笑着,拿 着电线走近艾丽莎。喀当!门的方

            向传来可疑的声音。杰克回 头一看。一个铁网掉 在地上,雪莉跳了出来。杰克抬头一望, 青叶也从通气孔中探出身子。 「退开!」青叶对下方的雪莉 说。雪莉退到了旁边,青叶立刻跳到地面上。杰克轻蔑地望着浑身沾满了灰尘

            的两人。「奶们是特意回来找 死的吗      哈哈啥      真是得来不费功夫呀      」杰克放声大笑。青叶绕过了杰克,跑到艾丽莎身边,欲解下绑缚她手脚的电线。 「住手!那女人是我的 !」杰克握着电

            线,向青叶走去。雪莉快速越过了控制板,寻找着杰克丢弃手枪的所在。但,在一大堆电线之中,根本找不到手枪之类的东西。杰克已逼到青叶的眼前。已经没有时间了。雪莉在杰克拆卸下来、散乱堆了一地的电线中拿起了一根

            ,向他的背後掷去。老旧的宇宙船中,积了大量灰尘。特别是未清理的大型机械中,更积了数公分左右的厚灰。电线打中杰克的同时, 电线上的粉尘也在空中飞 散着。本来不易导电的物质,在空气中浮游之时,变得具惊人的带电

            量。杰克手中的电线,电压也增强了。飞散的粉尘,在他所持两根电线间,形成一条无形的电路。啪啪啪啪啪!!电线之间闪着青白色光芒时,杰克的身体如遭雷击一般。他双手高举的姿态,僵直地站着,一动也不动。 「唔啊

            啊啊啊!!」发出 了如野兽一般的狂叫。青白的火光中,杰克凶暴的表情渐消失,恢复为约翰的平静脸孔。雪莉跑到变压器前,将调节钮归回到零。闪电消失了,约翰倒在地板上。青叶担心地凝视他 。雪莉抬起脸孔,对青叶微微

            笑了一下。 「真的      艾丽莎说的没错呀。电击对他似乎已经不起作用了。」电脑的语音打断了雪莉的话:『离爆炸还有十分钟      离爆炸还有十分钟      乘员请立刻疏散至船 外!』两人的表情瞬间

            绷紧了。剩下的时间,雪莉和青叶两人,要将昏迷的约翰和艾丽莎运到逃生艇中,是项艰难的挑战。但,两人现在充满了斗志。一定要做到才行      青叶操作了壁上的电子锁,主控制室的门打开了。身上一层薄薄的蜘蛛

            网和灰尘的两人,抱起了全身赤裸、浑身疲软的约翰和艾丽莎的肩膀。为了在长长的走廊那头等待的幸福,两人使劲地奋力踏出了步伐。终章穿白色拘束衣的男 人,和穿西装的男人结束了对话,又被两个壮汉挟了起来,带回囚禁

            的自室中。一天、两天、三天过去,汤姆渐渐沉不住气。 他相信了穿西装的男人的话,而道出了一切,但那男人并没遵守对他的承诺。过了一个星期,汤姆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他首先以头撞击房间的墙壁,接着,整个晚上大

            叫:我要 再见一次那个男人!而引来一个壮汉进来,强喂他安眠药,让他安静。第二天,汤姆头痛欲 裂,整天无法从床上起来。过了两星期後,他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被那穿西装的男人愚弄了。两 天後,房门打开了,三个人走

            进来。令无聊的小房间,顿时发亮起来。 「好久不见了,约翰      应该是汤姆吧?」艾丽莎说。像在宇宙船中的床上醒来时一样,雪莉和青叶站在她两旁。 「我没想到:是你控制了他的脑      」 「我没做

            那种事。」汤姆低下了头,迥避艾丽莎的视线。 「那时你如果没将杰克完全消灭,我们在救生艇上,会全被他杀死呀!」 「那家伙太傻了!如果他收  一些,或许,还能躲藏在这个脑中。」汤姆以食指敲敲自己的太阳穴。

            艾丽莎摇了摇头说:「自我最强烈的人格,才会安静地隐藏自己。那时,能控制杰克人格的,只有最後一个人    也就是你      」汤姆对艾丽莎的话不置可否。雪莉对汤姆说:「为什麽:杰克没有逃进医生脑中呢?

            实在不可思议      你能消灭杰克不是吗?亚当斯那时      谢谢你救了我。」汤姆不安地咬着手指。艾丽莎说:「我昏倒之前,亲吻我的 是 你吧?那一瞬间,我还以为他恢复了记忆。但 我现在知道:那是你  

                」汤姆愈来愈不安。青叶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希望 你能将他还给我们。继续治疗的 话,你也可能被消灭。我们不希望这种情形发生      你能了解吗?」汤姆点了点头。 「其实我不打算一直留下来。只是,

            这位医生和奶们这些美女交往以後,我就偷看你们 在床上干的 事。然後,不知什麽时候开始,许多家伙出现在我周围,就变成了这种情形      」三人静静地听着他的话。 「我只喜欢看奶们的裸体,对暴力、虐 待、杀害

            等事,非常痛恨!」 「你真好      」青叶喃喃地说。 「偷窥者,只是什麽也不敢做的胆小鬼而已    那时我虽想阻止杰克,但什麽也没有做      只敢趁那家伙不注意时,出来露个面。」汤姆苦笑着,抬

            头注视艾丽莎。艾丽莎对他报以微笑,慢慢地摇着头说:「可是,我们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你喔!」汤姆这时才释怀地望着周围的三人。 「在我偷窥过的人里面,奶们是最棒的!」艾丽莎、雪莉、青叶三人面面相觑,满脸通

            红。三人回想到,在宇宙船上发生的事,都害羞得不得了。汤姆说:「我就暂时躲在这家伙脑中休息吧!而且,不会再度出现,我答应 奶们。」 「真的吗?」艾丽莎 问。 「嗯,奶们的裸体鲜明地留在我的记忆中。想起那时的

            事,我就一个人玩吧!之前在这家伙脑中看到的,我也不想再看第二次      或许,会看到这家伙梦到的:和奶们做爱的情景,这样没关系吧?」 「我们确认的时候,会彻底治疗喔!」 「随便奶们怎麽做吧     

             」汤姆推开床边的青叶,躺了下来。 「我      已经      很累了      把这男人      还给 奶们吧      」说完,他发出了规则的鼻息。艾丽莎、雪莉、和青叶都坐在房中,等待他醒过来

            。数小时後,约翰呻吟着醒过来,睁开眼睛眨个不停。三人来到了床边。约翰惊讶地 望着,以紧张表情注视自己 的三人。 「怎麽 了?怎麽大家都在?我又做了什麽 吗?」 「没有      约翰,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艾丽

            莎说。雪莉和青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约翰对这陌生的房间感到疑惑。他注视着四周,有铁窗的 窗户,射进了灿烂的阳 光。 「这里、难道是      」 「对,大家已经回到地球了,你的病治好了之後      」 「

            『治好了』是什麽意思?」 「打退了『 Persona』呀! 」但,听到艾丽莎的话,约翰皱起眉头,陷入沉思之中。他不安地问艾丽莎:「可是、我的记忆      还是什麽都想不起来      」 「关於丧失记忆

            ,仍然有很多地方,是医学上不了解的。也没有确实的治疗方法      或许,再过一些时间,你的记忆会慢慢恢复喔!」 「是吗      我本 来以为能全部想起来      」约翰丧气地喃喃自语。但,雪莉立刻

            为他打气,说:「我会帮助你的,尽量找我商谈吧!」艾丽莎看到约翰的精神已恢复了,说:「我们走吧!再待在狭小的病房里,就算能治好的病,也会愈来愈严重喔!」艾丽莎搀起约 翰的手臂。约翰下了床,在三人的包围之下

            出了病房。病房外是如摔角选手般的巨汉,他瞪着约翰,似乎想在他有不轨行动时,能立刻制住他。艾丽莎走在前方,雪莉和青叶在两旁。途中有个拿着抹布,在擦拭着墙上:并不存在的污迹的精神病患。想像自己也可能成为那

            样      约翰移开了视线。突然,他大笑了出来。身边的三人紧张起来,那巨汉一跃而出,欲 将约翰制伏。艾丽莎大声制止那巨汉:「住手!」全部 的人    艾丽莎、雪莉、青叶以及那壮汉,都愣愣地注视约翰的异样

            。约翰狂笑不已,手按着肚子弯下腰,甚至笑 得流出了泪。艾丽莎担心地问:「约翰,怎麽了?」约翰为了冷静下来似的,深呼吸了几次,答:「我想起来了,我真正的名字      不是约翰      而是杰尔。」 三个

            人将杰尔围在中间,互相望着 对方的脸,都露出喜悦的微笑。雪莉边笑着,说:「我们从今天开始,又是对手罗!」 「我不会输给奶的!」 「我也是!」青叶和艾丽莎,大声地回答了雪莉。

            亚洲免费图区在线视频 _在线最新频道_精彩最新频道_亚洲免费图区在线视频 动态精彩最新大全_亚洲免费图区在线视频 免费手机版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i id='rgFZ8'><tr id='rgFZ8'><dt id='rgFZ8'><q id='rgFZ8'><span id='rgFZ8'><b id='rgFZ8'><form id='rgFZ8'><ins id='rgFZ8'></ins><ul id='rgFZ8'></ul><sub id='rgFZ8'></sub></form><legend id='rgFZ8'></legend><bdo id='rgFZ8'><pre id='rgFZ8'><center id='rgFZ8'></center></pre></bdo></b><th id='rgFZ8'></th></span></q></dt></tr></i><div id='rgFZ8'><tfoot id='rgFZ8'></tfoot><dl id='rgFZ8'><fieldset id='rgFZ8'></fieldset></dl></div>

              <small id='rgFZ8'></small><noframes id='rgFZ8'>

              <legend id='rgFZ8'><style id='rgFZ8'><dir id='rgFZ8'><q id='rgFZ8'></q></dir></style></legend>
                <bdo id='rgFZ8'></bdo><ul id='rgFZ8'></ul>

            1. <tfoot id='rgFZ8'></t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