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id='zd2Sq'></tfoot>

  • <i id='zd2Sq'><tr id='zd2Sq'><dt id='zd2Sq'><q id='zd2Sq'><span id='zd2Sq'><b id='zd2Sq'><form id='zd2Sq'><ins id='zd2Sq'></ins><ul id='zd2Sq'></ul><sub id='zd2Sq'></sub></form><legend id='zd2Sq'></legend><bdo id='zd2Sq'><pre id='zd2Sq'><center id='zd2Sq'></center></pre></bdo></b><th id='zd2Sq'></th></span></q></dt></tr></i><div id='zd2Sq'><tfoot id='zd2Sq'></tfoot><dl id='zd2Sq'><fieldset id='zd2Sq'></fieldset></dl></div>
    <legend id='zd2Sq'><style id='zd2Sq'><dir id='zd2Sq'><q id='zd2Sq'></q></dir></style></legend>
    1. <small id='zd2Sq'></small><noframes id='zd2Sq'>

      • <bdo id='zd2Sq'></bdo><ul id='zd2Sq'></ul>

      1. <small id='gh8ah78t'></small><noframes id='us0pw12j'>

      2. <i id='s199x064'><tr id='q3uzrxxp'><dt id='8rvcruwt'><q id='xf2awru8'><span id='7z77jhda'><b id='95xsvnsy'><form id='jb2e8pde'><ins id='8akzmhic'></ins><ul id='dojkimlq'></ul><sub id='7e9n043b'></sub></form><legend id='owz2j4om'></legend><bdo id='agry78a6'><pre id='qmkqwrjj'><center id='2qlct0ty'></center></pre></bdo></b><th id='lul51hb7'></th></span></q></dt></tr></i><div id='schynisk'><tfoot id='unrvaedi'></tfoot><dl id='2xp7ap5i'><fieldset id='gcmazmoq'></fieldset></dl></div>

            <legend id='bak95dxv'><style id='qcqupkxk'><dir id='66wxy6ot'><q id='lihrhxyv'></q></dir></style></legend>

            <tfoot id='30od25mq'></tfoot>
            • <bdo id='xk2f05jq'></bdo><ul id='4heipwb6'></ul>
          1.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92福利1000集完整版

            类型: 1515HH.con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1-18

            剧情介绍

            第33章  “子陵啊,你是怎么和白清儿那个贱人搞上的,还给她那么……那么样的东西,害的 人家吃了好大的苦头。”  徐子陵看着被自己抱在怀 里五花大绑的婠婠,邪邪的一笑道:“说起来还真是有趣 ,我在寻找玉致的

            途中偶然遇见了正在‘斩俗缘’的白清儿,(不明白的兄弟请复习大唐原书,兄弟不在复述)原本我只是想杀了她了事,正要出手的时候却听到她说早晚要除掉你,然后以阴癸派的力量祸 乱天下。我虽然对天下没什么兴趣,不过

            白清儿 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于是我出手制住她, 又在她身上下了禁制,然后给她了蛊虫和其它的东西,好让她把你带到我这里。”  婠婠听了不由娇恼异常忿忿说道“你……你这个冤家,这样算计人家就是为了……让人家做这

            么难堪的事啊”徐子陵见婠婠真的生气了立刻转移话题“婠儿,我们到了,你看这是谁。”  “啊! ……徐子陵,我……我要杀了你,不要,别看我!”  婠婠一听徐子陵的话立刻什么都忘记了,马上禁闭双目,不停的扭动

            着被绳索 捆着的娇躯,逃避着那想像中的目光。  徐子陵好笑的看着在自己怀里缩成一团的婠婠,轻声说到: “婠儿,没事,她也跟你一样没穿衣服呢,来睁开眼睛看看,她是谁。”  徐子陵的声音充满了一种奇异 的力量,

            诱使婠婠好奇的轻轻扭过臻首,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向面前房门洞开的屋子里望去“……她是……师妃喧!”……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大床什么都没有。只是在这大床上,一个绝色女子正跪在大床的正中间,双手铐在从

            房顶上垂下来的两个精钢环上,后撅的雪白圆大的 屁股有着世上最完美的曲线。乳峰耸翘直立,雪白滑嫩,那平坦的腹部 柔软纤细;修长均匀的美腿白玉般光滑;最妙的是双腿之间那微微鼓起的肉丘,上面芳草凄凄,引 人一探究

            竟……浑身上下,竟是无处不美,无处不妙!她的头发丝早以被汗水粘在了一起。  雪白的皮肤上挂满了汗珠,四肢突突地发抖。她用鼻子呼呼地喘着粗气,胸部在喘息中激烈的起伏,一对乳房也在胸部起伏中神经质地抽动,

            小腹还在不时的抖动,而在那粉红色的蜜裂之中,竟然插着一根黑黝黝的圆形棒状物。最奇的是这黑色的棒子此时正不停的扭动着,不知疲倦在师妃喧的蜜穴里搅动着。  “呜……”  又一次强烈的快感,使得师妃喧 从迷茫

            中回过神来。“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又一 次的高潮到了,被塞口球塞住的小嘴发出一阵淫糜的叫声 正回荡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不过这悦耳的声音只会被一个男人听到。这几天来,她无数次的呻吟,只有在那个男人进屋

            来淫辱自己的时,这根棒子才会被暂时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来,其他的时候都是插在自己的阴道里不断地扭动着。就连进食和如厕的时候也是如此,弄得她苦不堪言。每次高潮过后,完全没有间隙,粗大的棒状物仍就 继续刺激着

            自己,紧接着,敏感的身体很快迎来了又一次的高潮,接下来是第3 次、第4 次,淫水和着尿液从棒 子与阴道壁间的缝隙喷出。洒落在身子下面的褥子上,使得殿在 她身下的褥子从没有干过。这已经是不知是第几次高潮了,

            师妃喧早以失去意识,她的头向下垂着,口水源源不断地从塞口球中流出,只有那邪恶棒状物依旧在她阴道里搅动着,如果那个男人不来,她就得一直被这根棒子插的高潮下去, 幸 好师妃喧内功精湛,若是普通女子,在数天不断

            地高潮后恐怕早就香消玉陨了。第34章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不知过了多久,师妃喧醒来了,迎接她苏醒的是一波新的高潮,蓦地“吱呀!”  一声响起,房门打开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师妃喧知道,那个男

            人……徐子陵……他来了。阴道里那根搅得她生不如死的棒子停了下来,师妃喧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里 却升起一股莫名的空虚感来。不过,当他抬起头来时候,她的眼神又恢复了一贯清冷,她要让徐子陵知道虽然她的身体已经是

            被徐子陵弄的淫乱不已,只要稍加 挑逗就会欲火丛生,汁水横流 ,但是她的精神仍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仙子,她要让徐子陵知道她,万人敬仰的师仙子是不会屈服的。  只是当师妃喧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原本脸上那高傲圣洁的

            神色立刻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羞愤欲绝的惊慌之色,因为来人不是她想像中的那个男人,而是一个她此时最最不想看见的人,她命中的生死大敌,慈航静斋最大的对手,阴癸派的宗主,魔门公认的圣女——婠婠。婠婠 依旧

            是身着一套白色衣裙,精致的 小脚裸露着,脸上带着明显的嘲讽看着自己,那眼光落在自己身上仿佛针刺一般,让师妃喧难受不已。师妃喧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无法战胜婠婠了,被她看见了自己最为羞耻的一面已经在 自己的心里

            留下了一 个绝大破绽,即使自 己侥幸逃生,恐怕也永远无法面对婠婠了。只要在相遇时,她一露出现在这种鄙夷的神色,只怕自己立刻就要落荒而逃,再无面目见人了。  婠婠轻轻的走 到师妃喧的跟前,用手轻轻的抬起师妃喧

            那低垂的脸庞,笑着说道:“妃暄妹妹,姐姐知道你落难于此,特意来救你了。”  师妃喧羞愧的闭着眼睛 ,并不答话。婠婠看着师妃喧诡异的一笑,先是点住师妃喧的周身大穴,封住师妃喧的内力,接着天魔双刃悄然出现在

            她的手里,正要出手斩断掉着师妃喧双手的铁索,一个冰冷的声音忽 地响起:“婠婠,你要带走我的客人是不是应该先跟我这个主人打个招呼比较好呢?”  “哎呀,人家忘了呢,真是对不起呢。还请主 人家 多多包涵哦。” 

             话音未落,背对来人的婠婠双手一甩天魔双刃准确的飞向说话之人,同时她自己身形一晃,高高跃起,飘然坐到了屋顶的横梁 之上,说话之人身形连闪,轻易的躲过了飞射的天魔双刃。坐在横梁上的婠婠并不意外 ,纤手一 照,

            天魔双刃诡异一转轻轻巧巧的飞回到婠婠的手里,又马上缩进了衣袖之中。第35章  婠婠坐在横梁上巧笑嫣然地看着下方,仿佛刚刚那夺命追魂的一击并不是由她施展的。而站在婠婠下面的徐子陵也是一幅平静的样子,微微

            抬着头看着这绝世妖娆:“婠儿的武功 又精进不少,刚刚那一式‘暗夜飞星’可是精妙无比”婠婠一笑:“子陵好不知羞,明 里是夸人家武功好,实际却是说你自己更厉害,能躲过人家的杀招呢。嘻嘻,接下来就让人家看看你的

            长生决和不死印法究竟是到了 什么程度吧。”  婠婠说完芊芊素手在横梁上轻轻一拂,身子陡然跃起,手中一对天魔刃上下翻飞,以她自身为轴旋转飞舞,发出道道蓝芒,带着“兹兹”声划破虛空, 挑向站在下方的徐子陵。徐

            子陵轻笑道:“婠儿你小心。我要出手拉,输了你就跟妃暄一起留下来,在我这里住下吧。”  只听徐子陵‘嘿 ’地吐气开声,两手握拳连会,一股股激昂的拳劲似缓实快地向婠婠轰去。身在局中的婠婠感受拳风激射而来,气

            劲刮的自己的肌肤 疼痛不已。婠婠知道到只要自己一退让,后面需要迎接的必然是徐子陵排山倒海的攻势,于是双手一合,两柄天魔忍合二为一,天魔劲运转全身,一股强劲的剑气由天魔双刃飞速射出,狠狠地撞向了强劲的拳风

            。两股强绝的气劲‘轰’的一声撞在一起,顿时气浪滔天,劲力激荡飞射。  武功被禁,双手被吊起 的师妃喧不幸被一道气劲击中,立刻昏了过去。未等滔天的气浪慢慢的散去,在刚刚一击中略占优势的徐子陵又发出数道拳劲

            地向眼前这个阴癸派最超卓的当代传人攻去。  这一次的拳劲尤胜过上一次,几道气劲牢牢地将婠婠笼罩在其中。仅就劲力的强弱而言,现在的徐子陵甚至已经超越了宋缺或宁道奇这些高手,而婠婠也展现了她超凡的实力。只

            见她玉足凌空虚点,整个人飘然退后, 然后借着与墙壁相撞的反弹之力,微微调整方向,躲过拳劲的同时箭矢般地迎向徐子陵。乌黑 的头发犹如毒蛇般四向飘扬,如同魔女下凡,无比诡异令人窒息的天魔力场发动的同时,天魔飘

            帶射出,点向徐子陵的额头。徐子陵微微一笑,右手一挥,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劲轻而易举的将天魔飘带击得寸寸断裂。婠婠眉 头一皱,双掌相交去势不变的攻向徐子陵。‘砰’的一声婠婠的双掌结结实实的印到了徐子陵的胸口,

            “哇”的一声,徐子陵立时喷出一大口鲜血。要不是他武 功奇高,早 已的运功护住要害,只这一下他就 得魂归地府,即便是这样刚刚的一击也令他负上了不轻内伤,婠婠心头一喜,正要说话,冷不防一道黑影悄然钻入她的长裙之

            下。只听“滋”的一声,婠婠只感到一根棒壮物穿破自己的下裳和裘裤,深深的插 入自己的蜜穴当中,“啊!……痛……不要……”  凄厉的呻吟声中, 阴唇被棒状物撑开的感觉从 下体迅速的传到脑顶,刹那间婠婠感觉自己的

            身 体就象被撕裂了一样,无法忍受 的剧痛就像海啸一般从自己的蜜穴里传来,巨大的疼痛让婠婠立时气力全消,软软地跌做下去。就只这一眨眼的工夫婠婠就疼得全身脫力,些许的动作都使得她浑身轻颤,整个人松软无力的趴在

            地上,此刻婠婠只是希望这是一场恶 梦,期望这梦能早点结束,这时徐子陵走到她的身边,先 是制住她全身的功力,然后蹲下来撩起婠婠的裙子,脫掉她的裘裤,饶有兴趣地看着婠婠的蜜穴说道:“呵呵!婠婠啊,你的浪穴真是

            紧的很哪,把我的宝贝夹得好紧 啊!”  婠婠又羞又愧又气又恼,恨不得有个地洞钻 下去,想开口 又疼得连话也说不出來。也就在此时,那根留在婠婠体內神奇的棒状物发作了!它开始运动,似乎它也知道婠婠是绝代靓 女,它

            干得非常出色。伸缩探底,左右摆动,甚至帶起了振 动。这样的刺激,是女人又怎么忍得住?隨着一阵令全身酥软的快感从阴道滲透至全身,婠婠既感到兴奋又感到恐惧。第36章  “这……这是怎么了,我,我的身体……”

              徐子陵看着倒在地上徒劳的 扭动着身体的婠婠冷笑着说道:“呵呵,传说中的‘御女神具’如意探穴棒果然厉害非常!婠儿,你好好享受吧,这东西乃是百年 前的一件异宝!叫做如意探穴棒,被它盯上的女子是无论如何躲不

            过它的追插。一定会 被它插到你的洞洞里,只要插进你的引到里,它就可以判断你那里面的深浅,而自行伸缩将你的蜜洞塞得满满的,而且在你挣扎的时候,还能上下左右的 摆动刺激你,非常神奇。这可是我是花了极大的心思找

            回来,专门对 付你和慈航靜斋那些贱人的宝贝!呵呵……”  听到这些话,婠婠感到一股绝望油然而生,加上阴道那强烈振动的探穴棒刺激她生出的兴奋也令她丧失了斗志,她眼睁睁地看着徐子陵聊起自己的裙子, 却一动也不

            敢动!她知道双腿不夹住的话,蜜穴就会泻出蜜液来了。这会令她更窘迫更无地 自容。这种念头令她忘记反抗,紧紧地夹着双腿。  徐子陵伸出手轻佻地在婠婠嫩 薄的脸上抚摸着,婠婠又羞又怒道:“拿开你的脏手。”  徐

            子陵笑道:“婠儿,你的脸蛋真是吹弹可破,难得一摸 啊。”  大手顺着脸庞滑到婠婠的颈部,又按到挺 耸的胸脯上,婠婠羞怒交加,一双手在自己从未被人碰过的乳峰上肆虐,想要反抗,却连 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 徐子陵 的

            手在婠婠柔软的双乳上揉捏一阵,从衣襟中探入,触手摸到温暖滑润的玉乳,紧紧握住,婠婠羞愤欲绝,痛苦地闭上双眼。徐子陵双手一分,“嘶”地一声将 婠婠衣襟大力撕开,雪白的胸乳彻底的暴露出来, 徐子陵淫笑着道:“

            婠儿你美艳绝伦,让子陵把你脫的光 溜溜的好好欣赏一下。”  说完,大力撕扯着婠婠上身衣物。  随着徐子陵的 动作,婠婠的衣衫被全部脫 下,呈現出无可挑剔的动人胴体。  脫掉婠婠的衣服后,徐子陵取出一卷漆黑的

            绳索,轻笑道:“看到了吗?这可不是普通的绳子,乃是名为缚凤索的宝物,世上沒有人能凭自身 的力量挣脱它的捆绑。”  徐子陵 用力分开婠婠夹紧着粉嫩长腿,伸手抓住‘如意探穴棒’,用力往外一拉。  徐子陵能明显

            感到探穴棒似乎极不情愿离开婠婠的身体,生出一股紧紧缠绕的力量牢牢地吸住婠婠的蜜穴。赤徐子陵轻笑,抓住探穴棒边转边抽。这下婠婠更是难过,一双玉腿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纤细的小 腰肢一阵轻扭,浑身难过地颤抖

            着。在婠婠颤悠的娇吟声中,徐子陵终于将已经是湿漉漉地的探穴棒抽了出來,棒上沾满婠婠的淫水,隨着探穴棒的抽出,一股潮热的湿气升起向上,像是刚打开的蒸笼,十分的奇特。接着,婠婠的阴道流出大量的淫液,顺着白

            晰嫩滑的大腿往下流。“婠儿,你的水好多啊!”  徐子陵调笑道 。婠婠无力反驳,只是羞得玉脸通红。   徐子陵微微一笑不在调笑婠婠,伸手在一处墙壁上按下,在一阵‘隆隆’的机关声中一具三角木马十分惹眼的从地下

            缓缓地升起,立在屋子的正中央。这具木马高约五尺,木马三角形的身体向上的尖处布满了大量圆形小铁珠“婠儿,现在我就让你好好的爽一下吧。”  徐子陵说完强 压下体内翻腾不已的气息,抱起被软成一团的婠婠,缓慢的

            向着木马走了过去。婠婠奋力挣扎,怎奈刚刚被探穴棒插的全身无力,又被徐子陵封住了穴道根本无法相抗。第37章  徐子陵抱着婠婠来到木马跟前,用力分开婠婠的双腿,把她架到木马上。  “啊……呜……”  木马

            的高度刚好要让婠婠的脚尖将将够着地面,三角尖处的小铁珠深深地陷入婠婠的阴唇,突起的阴核给给三角顶尖处顶压着,使得婠婠禁不住下体的强烈刺激发出一声动人心魄的呻吟,但立刻清醒过来,紧咬牙关,强 忍着不在发出

            任何声音 ,并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徐子陵。“哦!看 来婠儿你不是很高兴啊,让我在给你打扮打扮啊!”  徐子陵说着拿起地上的缚凤索先是打了一个绳圈,然后从胸前婠婠套住的脖子,向后一收紧。两股绳头从背后缠上

            婠婠的两只胳膊 ,绕了几圈,绳头又从背后绳套对穿 ,一收力,两 只胳膊被拉向背后。胳膊上绳圈收紧,将胳膊扼紧,婠 婠顿时感到手臂 血流受阻,手指头发胀。  为了让背后绳子松一点,她只好努力把胳膊向背后靠,胸只有

            往前挺。但徐子陵把背后绳收得更紧,收得婠婠的肩头针刺一样痛。徐子陵又在她背后打了几个死结,这下婠婠的两只胳膊一动也不能动。徐子陵又用多余绳头,从婠婠的胳膊往手腕绕圈,绕 一圈紧一下。绳绕到手腕后,猛的抓

            紧婠婠的两只手腕反向拧在背后交叉,用绳 把两只手腕紧紧捆在一起,捆两圈打一个死扣。然后将两股绳头合在一起,从后颈处绳圈穿过,又用劲先往上一提,腕被往上提,反扭的胳膊痛得象断了一样,又往下一拉,哎哟!婠婠

            实在忍不住痛,叫起来。前面横过颈脖的绳索,扼得她气出不来,头不由自住往后仰。徐子陵把余绳分开,又从婠婠的乳房上下绕两圈,最后走到她前面,在双乳之间打了死结,并把乳房上下绳系在一起。跨坐在木马上的婠婠只

            得把 腰伸的笔直, 挺胸仰头,上半身一动也不能动。  胳膊如同刀割一样痛起来。感到绳索勒特别紧,象切入肌肤中一样。稍后是麻木,一会儿又痒起来,凡是绳紧缚的地方,都象有无数蚂蚁在爬,在咬一样,十分难受。而婠

            婠只能直挺挺地坐着,头仰着,胸必须挺着,乳房给上下绳索一挤,更加突出。  徐子陵把的婠婠双脚牢牢的绑在木马的两条后腿上又拿出一对末端带着铃铛的木制夹子,阴笑着来到她的身前,“我要用它们夹住你的乳头。开

            始时会很痛,但等会儿就不觉得 痛了;哦,看来它们已经准备好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徐子陵捏住 婠婠乳房上已经充血、肿得像两根小管子似的乳头,摁开夹子夹了上去。  “唔!”  婠婠只觉得那个乳头像被牙齿狠

            狠咬住了一样,火辣辣的,而且疼痛迅速地 加剧,她不由自主地摇晃身体想缓解疼痛,但带来的结果只是一串毫不留情的铃声,而乳头被拉扯得更加痛了。徐子陵又伸手捏婠婠另一只乳头。“不要!  唔!“”婠婠的身体本能

            地往后缩,口中发出恐惧的声音,想努力逃避徐子陵来捕捉的 手。但这种努力注定是徒劳的,徐子陵很快就将它掐住一下子把夹子夹了上去,婠婠的眼里一下子涌出了泪水。“好了现在就让你体验下这个小东西的厉害。”  徐

            子陵微微一笑,打开木马腹下的机关开关。木 马尖端上布满的小铁珠开始缓缓地前后移动,“呜……啊……不 要啊… …停下来啊”婠婠大声叫着,同时拼命的抬高双脚希望减低铁珠对阴唇、阴核的摩擦。“呜……怎么……这样…

            …”  慢慢的婠婠开始感觉到摩擦她阴唇的小铁珠开始 逐渐的变热,而摩擦的速度也开始越来越快。“呜……恩……啊……啊……”  大量温热的铁珠不断的摩擦着阴唇、阴核所带来的强烈快感开 始让婠婠大声的呻吟起来。

            婠婠的身体急剧的抽搐着,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 ,发出淫乱的光芒,涨鼓的乳房摇摆着,带动着乳头夹上的铃铛响个不停。第38章  渐渐地,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使婠婠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两只脚尖点着的地面上已经出

            现好大一片水渍,那 是婠婠身上的汗水和小穴流出的淫水混合而成的。徐子陵上前握住婠婠左边的 丰乳不断揉捏着,充满弹性的乳房握在手里,那感觉真是太棒了,徐子陵一边玩弄婠婠乳房一边拿出 几跟银针,飞快地在婠婠的乳

            房上刺了几下。“恩……快杀了我吧……你这畜生。”  婠婠被针刺的 痛楚弄的清醒了些,立刻强压下自己的欲火,大声说道。“没那么简单,等我把你调教成我的私人奶牛以后,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哈哈哈哈。

            ”  徐子陵笑道“刚刚我已经用针刺之法为你打通了你乳房里的经脉,让你那淫荡的大 奶子能不断地流出奶水。只要在抹上我这特制的灵药,以后只要我想,随时随地都能在你这对大奶子上挤出奶水。哈 哈哈。”  徐子陵拿

            着一个小瓶对着婠婠说道。说完徐子陵用手挑出一些药膏认真地涂在婠婠的乳头和乳晕上。婠婠拼力地挣扎着,但上身和双手被缚凤索牢牢的绑住,又坐在木马上,下体被木马上的小铁珠刺激着,根本没用。反而那晃动的双乳带

            起阵阵的铃声却给徐子陵带来更大的刺激,涂抹完药膏,徐子 陵取下夹在婠婠乳头上的乳头夹。用两条银色的丝线把两个乳头扎好“先把你的奶头扎上,省的一会浪费我以后粮食。”  一切都做好之后徐子陵按动木马头部的机

            关,木马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 ,原本摩擦着婠婠下体的小铁珠都顺着木马身上的一个小洞滑了进去。离开了铁珠的刺激,婠婠刚刚 松了一口气,“噢——”   忽觉下身一痛,一粗一细两个冰冷的木头东西插 进自己那早已湿滑不

            堪的蜜穴和菊洞里,并很快开始抽插起来。‘呀……是什么啊?快……  快停下啊……哎哟……噢… …‘原来在木马和婠婠蜜穴、菊洞接触的地方凹进去两个小洞,一大一小两根木棍从洞里伸出来,深深的插进了婠婠的身体。

            这两根木棍一大一小,一粗一细,上面布满了大小疙瘩,形状极似男人的阳具。木棍 的底部和木马腹中的一系列齿轮机关相连,随着徐子陵打开机关,这木马背上的两根假阳具被牵引着开始一上一下的伸缩。此时木马背上坐着的

            婠婠开始感受到天下最淫荡最痛苦同时也最刺激的凌虐。  此刻, 婠婠的小穴和肛门里正插着那两根假阳具。大的自然是插在小穴,小的插入了肛门。婠婠虽然在淫药和木马的刺激下蜜穴早就湿滑泥泞,但说到底也只是初经人

            事,更何况菊洞根本就是未经开发,但给这两根带着许多疙瘩的假阳具强行插进来,自然 是十分的难受。更何况,这两  根假阳具还在不停地抽动?两根假阳具好像活物似的,伸缩的速度时快时慢,“噢……啊……我……我要死了

            !  噢!……“”魔女就是魔女,叫得这么淫荡,听着真是舒服啊。“”呜呜呜呜……“木头阳具抽查的速度突然加快,顿时将婠婠插得连连叫唤。婠婠那结实丰满的翘臀已经开始不自觉的配合着木头阳具的抽查开始一下一下

            的抽搐,徐子陵也走到跟前用手指也开使顺着上下抽动的假阳具拨弄着婠婠的阴唇和充分充血 的阴核。不过一会的功夫,徐子陵就注意到婠婠充血发硬的乳头和乳晕在轻轻的一收一放,婠婠本就坚挺饱满的乳房就已经涨的青色血

            管暴现。徐子陵知道刚刚涂抹的药膏已经见效,强大的药效已经开始改变婠婠的身体,也该是时候让她感受一下 身体的 变化了,”  呜……啊。啊啊……啊“婠婠全身突然一阵剧烈的抽搐,双目紧闭,小嘴里发出了一阵荡人心

            魄的呻吟声。这呻吟声,带 着一丝痛苦,但更多的是那飘飘欲仙的满足感。就在婠婠高潮的同时,徐子陵快速的解开绑在婠婠左乳上的丝线,一股白中带黄的乳汁立刻由乳头喷出,”  啊……  呀呀呀呀“同一时间婠婠 也到

            达了高潮的顶点。徐子陵不断的揉捏着婠婠的左乳。  更多的奶水不断的射出,而婠婠的高潮时间竟然也出奇长,仿佛她乳房里的奶水喷不完,她的高潮就不会结束似的。“是不是很舒服啊。”  随着徐子陵大手离 的开,婠

            婠的乳房慢 慢的停止了喷乳。持续了两分多钟高潮的婠婠正在木马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身下的两个假阳具还仍旧在婠 婠的蜜穴和菊洞里进进出 出,只是速度慢了下来,让她保持在高潮的边缘,却又让她无法高潮。是那飘

            飘欲仙的满足感。就在婠婠高潮的同时,徐子陵快速的解开绑在婠婠左乳上的丝线,一股白中带黄的乳汁立刻由乳头喷出,“啊……呀呀呀呀”同一时间 婠婠也到达了高潮的顶点 。徐子陵不断的揉捏着婠婠的左 乳。更多的奶水不

            断的射出,而婠婠的高潮时间竟然也出奇长,仿佛她乳房里的奶水喷不完,她的高潮就不会结束似的。“是不是很舒服啊。”  随着徐子陵大手离的开,婠婠的乳房慢慢的停止了喷乳。持续了两分多钟高潮的婠婠正在木马的背

            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身下的两个假阳具还仍旧在婠婠的蜜穴和菊洞里进进出出,只 是速度慢了下来,让她保持在高潮的边缘,却又让她无法高潮。第39章  好一会,婠婠逐渐自高潮的余韵中缓了过来,“啊……你……究

            竟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啊……啊……”  徐子陵也不答话,又解开了婠婠右边乳头上的丝线。随着又一股奶水射 出,婠婠那正被加阳具抽插着的身体再次爆发高潮。  这一次的高潮让 婠婠彻底的崩溃了,她全身不断的颤

            抖着,双眼也反白了。“嘿嘿…我用针刺和药物强行改变了你的体质,同时刺激你这对大奶子和你那里的经脉,在通过外界刺激这两个地方,让你高潮,以后你的大奶子只要一受到刺激就会源源不断地射出奶水,流出奶水的同时

            你的身体就会不断 的受到刺激,就会让你不停的高潮,哈哈哈”“你这魔鬼,竟然对我的身体……我不会放过你的”婠婠听到徐子陵的话立可挣扎着叫骂道。 “那就等你挣脱了这缚凤索以后在说吧,现在吗……你就和师妃喧一样

            ,是我的乳牛性奴了,哈哈哈哈”徐子陵狂笑着在次用双手握住婠婠胸前那一对涨的如 小球 一样大奶子,不断的揉捏着。随着徐子陵的揉捏,婠婠的乳房就象有生命似的一下一下轻微的抽搐着,每一下的抽搐就有两股奶水射出。

            立刻让婠婠在次高潮了。  徐子陵不停的大力揉捏着婠婠的乳房,在加上在婠婠蜜穴和屁眼里不停的抽插着的假阳具伸缩速度不断地变化。对此刻骑在上面的婠婠来说,这种变速的抽插比 起那种匀速的抽动来更加难受更加刺激

            ,因为她不知道身下的假阳具什么时候快什么时候慢,往往在 她正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假阳具抽动的速度反而减慢甚至停了下来,那种 极度空虚的难受简直要令她发狂;可是有时候她刚刚达到高潮后,假阳具却越插越快,往往会

            在极短的时间里再度把她送上顶峰,才一个时辰左右,婠婠就已经高潮了十几次,全身早已泻得筋疲力尽。在上一次的 激情中,她甚至泻得连小便都失禁了!现在木马的背上,满是她的 淫水和尿液。可是,随着徐子陵手上的 动作

            ,乳头传来的刺激越来越强烈,积蓄的奶水再度的喷射,婠婠知道,她的又一次高潮就要来临了,要不是婠婠自小修行,换了平常女子怕是早就脱阴而亡了。“呜……呜……嗯……”  随着高潮的逐渐平息,婠婠的呻吟也缓了

            下来,“好了,我也该歇歇了,你自己再这里慢慢享受吧。”  徐子陵感到被强压下去的血气又开始翻腾,于是松开一直抓着婠婠乳房的双手,拿出一个有许多小孔的圆球塞到她的小嘴里,在把小球两边连着的细绳绑在婠婠脑

            后然后就去到另一间屋子开始调息自己所受的伤去了。只不过在他转身的一刹那,徐子陵异常隐蔽的看了一眼仍是昏迷的师妃喧,嘴角微微一翘,转身离去。此时仍旧昏迷的师妃喧,自她那分开的双腿中间能清楚的看到,她肉 缝

            中的那粒小红豆已经涨大到极限,一股 股液体正从那两片粉红色 的阴唇中间缓缓地流出来。  由于小嘴被圆球撑开,以至于唾液无法下咽,都从小孔里流了出来,形成一条银亮的细线,直垂而下。在加上这段时间里婠婠都在不

            停的高潮,她的全身都已有点发紫了,婠婠 的意识似乎也已有点模糊——双眼紧闭,臻首低垂,只是不时地从被堵着的小嘴中发出一两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忽然间本来已经停下来假阳具又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强烈

            的刺激让婠婠从高潮的余韵中醒了 过来。“哎呀,又动起 来了!啊……我……我受 不了啦!哟……慢 点……嗯……  我不能再泻了啦!哟……“婠婠一边强忍着潮水般涌来的快感 ,一边想大声呼救。可是塞在小嘴里的圆球堵住

            了她的呼 喊,旁人听到的,只是几声淫霏的呜呜声而已。第40章  许久,脚步声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师妃喧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刚刚婠婠在点自己穴道的时候,不知怎地,竟然 误打误撞地揭开了徐子陵用在

            自己身上的封穴法,久违的真气正从丹田之中缓缓地涌出来。不过师妃喧也知道,即便是穴道已经解开,身需体弱的自己依旧不会是眼前任意一个人的对手。若是贸然出手恐怕只会使婠婠和徐子陵二人调过头来一起对付自己的吧

            。巧合的是恰巧有一道真气流对着自己飞过来,师妃喧干脆装作被震晕过去,暗中继续观察着。  伺机脱身。  现在,婠婠被徐子陵擒住 ,捆在机关上凌虐;而 徐子陵自己也是重伤在身,另觅他处疗伤。如此 良机正是自己脱

            身的机会。师妃喧的双手被两条铁链向上吊起,浑身上下 一丝不挂地跪坐 在一张大床之上。她的蜜穴里正插着一跟粗大的假阳具,并且还时不时的在师妃喧的蜜穴里扭动一阵,使得师妃喧始终是欲火高涨却又得不到发泄,师妃喧

            的身体燥热无比,两个丰硕的大奶子更是 肿胀不堪,肉穴更是被粗大的假阳具撑的难受,偏生假阳具更是能自己 动作抽插,搅的师妃喧 俏脸通红,全身香汗直冒, 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师妃喧努力调整着自己的身体,以免让自己受

            到更大的刺激,她一边要抵抗假阳具带给她的巨大刺激,一边要努力继续操控着体内刚刚生出的真气,努力地让它们会聚在一起 。  时间飞快地流逝 着,不知过了多久,师妃喧猛然睁开紧闭的双眼,双手食、中二指并立 如剑,

            两道剑气飞射而出,紧紧锁在师妃喧手腕上的两道精钢铁环 如豆腐一般被剑气轻易的击碎,就是这一瞬间的动作使得师 妃喧好不容易的积攒的真气再度消耗一空。不过能获得双手的自由却也是值得的。接着师妃喧握住假阳具露在

            外面的一截,用力的把它拔出来。就在假阳具即将离开师妃喧蜜洞的时候,一股灼热的暖流猛地自假阳具内喷射而出,将师妃喧的子宫灌得满满的。师妃 喧只觉得一股滚烫地热流狠狠地在自己的蜜洞里爆发出来,压抑多时的情欲

            一下子全都爆 发出来,“啊……”  师妃喧那完美的身体猛然绷直,粗红地乳头猛地射出一到乳白色的水柱,蜜穴里的淫水更是犹如泛滥的洪水一般汹涌喷出。好一 会,师妃喧的身子才软下来,无力地倒在大床上面,湿漉漉地

            假阳具带着一丝丝乳白色的液体缓缓自湿润滑腻的肉缝里掉了出来。  师妃喧在 大床上躺了足有一盏茶的时间才回过神来,她吃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看了看犹自被捆在木马上,被木头阳具 插得失魂落魄的婠婠思索了

            一会,便缓缓地下了床,先是轻轻地走到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会,然后小心把门打开一条缝隙,轻手轻脚却利落无比的出了房间,再没多看婠婠一眼。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当她离开房子之后,房间里的一面墙壁去忽然凹陷进去,露出

            了一条暗道,原本应该正在疗伤徐子陵红光满面地走了出来,根本没有受伤的迹象。徐子陵来到婠婠身旁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婠儿,你输了哦,从明天开始你一个月之内要让我随意调教的哦。”  婠婠娇媚地横了徐子陵一眼

            ,却因为嘴里塞着的口塞球而无法反驳。只得恼怒地闭上双眼,继续享受着那一对木头阳具带给自己的如潮快感。第41章  师妃 喧此时正小心翼翼的在院落里搜寻着,她现在是全身赤裸裸的,即便脱离绳索的束缚却依然无法

            离开这地狱一样的地方,只得四处找寻着可以遮蔽身体 的东西。可是找了半天,偌大的一座 院落里居然找不到哪怕是巴掌大的一片布片。师妃喧不由的焦急起来,如果在不离开这里, 万一等徐子陵醒过来,那后果……师妃喧想到

            此处不由浑身打颤。思考片刻,师妃 喧一咬牙,趁着浓密的夜色,施展轻功翻身上房然后向着院墙之外飘去。片刻之后又是两道身影,向着师妃喧离去的方向疾追而去。  终于逃离了那个可怕的地方了,师妃喧随便的偷 了 套衣

            服穿在身上,然后日夜不停的用轻功赶路,唯恐怕徐子陵追上来,终于在第三天的傍 晚回到了慈航静斋。师妃喧在用力的敲响了慈航静斋的大门后就晕了过去。开门的小尼姑看到了如此狼狈的师妃喧后立刻飞报梵青慧。  “恩

            ……头好痛啊… …”  师妃喧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旁焦急的看着自己的师傅,“师傅……呜……呜”师妃喧好像小孩一样扑到了梵青慧的怀里大哭起来。梵青慧心痛的看着这个自己最喜爱的弟子,也

            是不由自主的留下了眼泪。将师妃喧搂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安慰着她。哭过一阵师妃喧也渐渐平静下来,开始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给自己的师傅。“啪”的一声,梵青慧将床边的一张桌子一掌拍的粉碎,

            怒道:“徐子陵,若不能将你错骨扬灰,怎能消我心头之恨。”  梵青慧又对师妃喧说道:“喧儿,你先好好修养,徐子陵的事师傅会 处理的。”  “是,师傅”早就疲累不已的师妃喧在听了师傅的话之后,在次昏沉沉的睡

            了过去。  师妃喧在睁开眼睛 的时候已经天已经大亮了,梵青慧已经不在她的身边了,只有一个小尼姑在旁边坐着。小尼姑看见师妃喧醒了过来立刻上前来恭敬的问道:“师 姐, 你醒了就好了,我去给你乘些吃的来”“好 ,师

            傅呢?”  “师傅早上就下山去了,师傅说要师姐你安心修养,一切等她回来在说。”  小尼姑答道。师妃喧听了之后不在说话,接过小尼姑递过来的一碗粥吃了起来。吃过东西,师妃喧吩咐小尼姑出去自己则盘膝坐起来运

            功调息。蓦地,师妃喧只觉得一股一样的热气猛然从丹田里,将她体内的真气绞地乱七八糟,随即师妃喧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七 天之后,外出的梵青慧终于回来了。不过看她那阴暗的脸色就知道,

            这次下山恐怕并没有达成她的目的。“恩?怎么回事,为什么山门四敞大开着,而且隐隐能听见阵 阵呻吟的呻吟,不好……”  梵青慧几个起落来到了门口,正要喝问,眼前的情况却让她大吃一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

            见慈航静斋里,所有的弟子,不论老少僧俗,全都 赤裸着身体,两两双双的抱在一起正 做着那虚凰假凤事情,一对对或丰满,或干瘪的乳房正紧贴在一起相互 挤压着;一双双或娇嫩,或苍老的手臂正在自己或者是他人的阴道里扣

            挖着,一声声的呻吟不断 的响起,听到的人心血沸腾,浑身燥 热 。梵青慧看着眼前这淫乱的景象久久无语,忽然“哇”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大叫道:“徐子陵,你给我滚出来。”  “哈哈,小子徐子陵见过梵斋主。”  梵

            青慧寻声望去不由更是激怒,只见徐子陵正优 哉游哉的光着身体骑在同样是赤身裸体的师妃喧身上,只从他 不断耸动的下身和那啪啪的声音就知道他在干什么。而原本应该是昏迷不醒的水无忧此时正趴 在两人的身下,不停的舔着

            两人紧密结合着的下体。  梵青慧只气的全身发抖,大声怒骂道:“徐子陵,受死!”  手中那凝聚着强劲真气 的宝剑毫不留情的向着徐子陵狠狠的刺了过去。第42章  “呵呵呵,梵斋主,出家之人可是不能犯嗔戒的哦

            ,让婠儿来让你冷静一下吧。 ”  话音刚落,一道光华朝着梵青慧劈头罩了下去,怒火中烧的梵青慧躲闪不及竟被 一下罩个正着,接着她只觉得周身一 紧,这才看清楚自己已经被一张由一根根极细的丝线所织成的大网牢牢的给

            困住了。网的一端正被婠婠抓在手里,正不断的收紧,梵青慧急忙用力抓扯丝线,意图破网脱困,结果网线没有扯破,自己的双手却被弄的鲜血淋漓的。婠婠 看着正徒劳 挣扎着的梵青慧心里在默默的念道:“师傅,你看到了吗?

            弟子终于压倒慈航静斋,虽然不是弟子亲手所为,却也是弟子的男人的功劳 。想必师傅是 不会生气的吧,师傅你再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原来,师妃 暄的逃脱根本是徐子陵和婠婠演的一场戏,由于师妃暄的心智过于坚强,徐

            子陵始终无法控制师妃暄,于是便改变策略,趁师妃暄高潮昏迷的时候将救治水无忧的方法印在师妃暄的脑海之中,在和婠婠 设计故意放走师妃暄。当师妃暄回到静斋之后,就不自觉的用心里冒出的方法救醒了水无忧。而早就被

            徐子陵控制的水无忧在苏醒后在静斋的所有的水源里下了‘醉梦春露’。不出三天,静斋里所有人都欲念丛生,迷失了本性。而徐子陵和婠婠二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易的擒住了慈航静斋除了梵青慧以外的所有人。   “恶贼,快

            放了我,有本事和我各凭真本事单打独斗,下毒暗害算什么本事。”  被困仙网困住梵青慧 向着徐子陵 大声叫骂到。“师太,你以为我还是那个糊涂透顶,白痴一样的徐子陵吗,放你出来?放你出来杀我啊?哈哈哈,你别做梦

            了。你就乖乖的 看着我怎么干你的徒弟,怎么亲手毁了你们这个假仁假义,惺惺作态,毫无廉耻的假尼姑庙!”  说着,徐子陵更加用力的操干身下的师 妃暄,而婠婠则随意的 游走着,除了年轻的貌美的俏尼姑,其他所有的人

            通通都被她一指点中死穴而亡。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身怀绝世神功却只能眼睁睁的自己门下的弟子或是任人凌辱;或是被人肆意杀 戮,无法出手相救的梵青慧在这一瞬间彻底崩溃了 。只见她红着双眼大声嘶吼着,拼力想要 挣脱困

            仙网,却又一次次的失败;最后梵青慧在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后,昏死了过去。  数日之后,江湖上传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身为正道第一门派的慈航静斋被人灭门了,门主梵 青慧和手 下的二大弟子师妃暄、水无忧全

            部失踪,音信全无。慈航静斋连同镇派之宝的剑典被人一把火全都覆之一炬。至此江湖上动荡不安, 人人自危。  在这纷乱的时候,在扬州的闹市却 有一家名曰风月静斋的妓院开张营业,风月静斋里的姑娘各个貌美如花,青春

            靓丽,明明长的是一附恬静宜人的面孔,做起来却偏偏是风骚热辣,无甚所忌,花魁暄妃更是其中翘楚,每天前来一睹芳容的人是络绎不绝,暄妃是来者不拒,只要有钱,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贩夫走卒,不分贵贱 都可留宿。风月

            静斋的两个 老板是日进斗金,却毫不显阔低调的很,只是知道他们是兄弟两人,一个叫傅仲,一个叫傅陵。傅仲只有一个夫人姓宋,而傅陵却是双美在怀,她们一个姓石,另一个姓祝,不过大家都叫婠婠夫人……  【完】关键

            字 :  靓女

            92福利1000集完整版 -92福利1000集完整版 频道高清推荐-92福利1000集完整版 观看在线最新手机版-观看高清推荐手机版-在线最新推荐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small id='0IDZ4'></small><noframes id='0IDZ4'>

                <bdo id='0IDZ4'></bdo><ul id='0IDZ4'></ul>
              <legend id='0IDZ4'><style id='0IDZ4'><dir id='0IDZ4'><q id='0IDZ4'></q></dir></style></legend><tfoot id='0IDZ4'></tfoot>
                <i id='0IDZ4'><tr id='0IDZ4'><dt id='0IDZ4'><q id='0IDZ4'><span id='0IDZ4'><b id='0IDZ4'><form id='0IDZ4'><ins id='0IDZ4'></ins><ul id='0IDZ4'></ul><sub id='0IDZ4'></sub></form><legend id='0IDZ4'></legend><bdo id='0IDZ4'><pre id='0IDZ4'><center id='0IDZ4'></center></pre></bdo></b><th id='0IDZ4'></th></span></q></dt></tr></i><div id='0IDZ4'><tfoot id='0IDZ4'></tfoot><dl id='0IDZ4'><fieldset id='0IDZ4'></fieldset></dl></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