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CRYwK'></small><noframes id='CRYwK'>

        <bdo id='CRYwK'></bdo><ul id='CRYwK'></ul>
      <i id='CRYwK'><tr id='CRYwK'><dt id='CRYwK'><q id='CRYwK'><span id='CRYwK'><b id='CRYwK'><form id='CRYwK'><ins id='CRYwK'></ins><ul id='CRYwK'></ul><sub id='CRYwK'></sub></form><legend id='CRYwK'></legend><bdo id='CRYwK'><pre id='CRYwK'><center id='CRYwK'></center></pre></bdo></b><th id='CRYwK'></th></span></q></dt></tr></i><div id='CRYwK'><tfoot id='CRYwK'></tfoot><dl id='CRYwK'><fieldset id='CRYwK'></fieldset></dl></div>
      <tfoot id='CRYwK'></tfoot>
      <legend id='CRYwK'><style id='CRYwK'><dir id='CRYwK'><q id='CRYwK'></q></dir></style></legend>

          <i id='4jc6hqng'><tr id='j3mnu12v'><dt id='19xt21u9'><q id='6yka9n0l'><span id='3dkxorq2'><b id='orybde6k'><form id='wc4spxnv'><ins id='66d0ri6q'></ins><ul id='9sucsbzm'></ul><sub id='9ymx4bzj'></sub></form><legend id='6qkizoqk'></legend><bdo id='m56wjn7t'><pre id='18xoet2m'><center id='kb7ph9dq'></center></pre></bdo></b><th id='bvkpzce2'></th></span></q></dt></tr></i><div id='bx0hrhq8'><tfoot id='cj8b6ra9'></tfoot><dl id='cet2q00y'><fieldset id='0mypv903'></fieldset></dl></div>
          • <bdo id='do260x0a'></bdo><ul id='gmpzpib1'></ul>
          <tfoot id='esi5m381'></tfoot>

        1. <small id='0w2hbpgu'></small><noframes id='g84bb7sm'>

          1. <legend id='3wjjuuxz'><style id='dl8vs01q'><dir id='vbubpbjf'><q id='f5cituz3'></q></dir></style></legend>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变态天堂

            类型: 日本不卡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屏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1-18

            剧情介绍

            瀚海雄风又名绝塞 强龙1--7             第一回 白衣神剑   大沙漠,一望无际,万里黄沙,空旷无人,闷热,寂静。   天上的日头毒着呢,平常人呆上一小会儿就得 脱层皮。   可这青年却安之若

            泰,反而很享受似的。他就站在沙漠的中间,一身劲装将 身子紧紧裹住,衣领很高,连脸也看不 太清楚,只可见一双眼睛神光十足。衣服 上已破了好几个洞,露出结实健壮的肌肉,如铁似的坚硬。   他侧着耳,像是在倾

            听什么。终于,他点了点头,轻叹一声,向某个方向纵 身飞去。他的身形很快,轻功不差。在越过了好几个沙丘后,他停住身子,匍匐 前行,爬到前面的一个小沙丘后,慢慢地探出了头,眼前是一副令人吃惊的景 象:"铿

            铿 ......"之声不绝,剑光缭绕, 裹住了其中的人影,依稀可见是两条人 影 正生死相决。   黄沙漫天飞舞,气势煞是吓人。显而易见,此乃两名高手。   那青 年大气不敢喘,只瞧得目瞪口呆 。   "铿",一

            声长鸣,剑光倏逝,人影已分。那青年偷眼看去,不由一震:场 中二人,左边那人虽已被风沙吹得满面沙尘,却仍可见相貌英俊非凡,眸如秋 水,鼻梁高挺,白衣飘飘,手中一柄长剑。身形相当高,如标枪身笔直,漠风劲

            吹,衣袂飘扬,十分潇洒。另一人一头红发,目光如狼,又阴又毒,手中竟是一 杆榆木短枪。   那青年行走江湖已 非一日,只看这二人形貌,就知一人是"白衣神剑"方映 月,另一个是"赤发魔枪"江一 成。这二人名声

            极响,都是"江湖五色榜"中的 高手 ,为当今年青一辈的翘楚。   方映月嘴上挂着一丝冷笑:"江兄枪法高强,果非虚名之辈。只是要夺这仙 人掌,只怕还是心有 余而力不足吧。"   江一成却不回话,只是向前方沙

            地瞧去。   那青 年闻言一震,顺着他眼 光瞧去,这才发现,在二人之间的沙地上竟有一 株小小的仙人掌,叶绿色艳。   那青年心中已隐隐约约有些明白:"看来这二人在这大漠中已非一日,只怕 好几天都没有喝水了

            ,突然看见这仙人掌,自是要争抢一番了。"   要知这瀚海茫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若不能带足清水上路,一两日间就得 渴死,任你绝世高手,在大自然的魔力前也是力不从心,莫能相抗。那仙人掌虽 小,底下却含有

            不小的水量,足够人多活一两 日的。   江一成沉默一会,说:"方兄,你何尝不然呢。你我二人半斤八两,只怕很 难一时分胜负吧。再这般斗下去,只怕你我二人精疲力竭, 非但那仙人掌吃不 到,恐怕还得同归于尽,今

            日就得葬身于此了。兄弟不才,倒有个主意。"   方映月何尝不知,当下微微点头:"江兄请说。"   江一成说:"你我二人,一般目的,都是为了那尉迟秘藏。如今秘藏未见, 就先斗个你死我活,岂不是便宜了其他

            人。不若我们将这仙人掌平分了,一人一 半。分完之后,各走各路,凭自己运气去找那尉迟秘藏好了。"    方映月沉吟一会,说:"好,就依江兄所言。江兄先请。"说着一挥手,长 剑"铿"一声,已然入鞘。   那

            青年想:"方映月叫江一成先,自是怕他自己拔仙人掌时在背后暗算自 己。只怕那江一成也是一般想法,要叫方映月先。"   哪知那江一成竟是十分爽快:"好。"将榆木枪插在腰间,弯 腰便向那仙人 掌抓去,竟不怕方

            映月暗算。   方映月也是一愣:"想不到这 江一成竟这般信任我,反显得我有小人之心 了。"心中不由暗生愧疚,戒心略松。   突然间,寒光一闪,自江一成胁下一柄长枪穿出,直刺方映月心脏。   "噗"!方映

            月躲避不及,惨呼一声,身子向后便倒,胸前心脏处鲜血溢 出,竟给江一成一枪毙命。   沙丘后青年大吃一惊,差点惊呼出声,总算反应快,忙用手遮住了嘴。   江一成狞笑着站起身来 ,"不知死活的笨东西,枉与我

            同列'五色榜'。哈 哈。"一抖手中长枪:"人人都知道我榆木枪的厉害,却不知我更厉害的是这可 长可短的'无影第二枪'。哈哈。"一枪下去,将整株仙人掌挑起,连根带土, 用一块油布包好放入怀中,再轻抖一下,

            那"无影第二枪"立即缩成巴掌大的一 柄尖刃,也放入怀中。哈哈大笑中,扬长而去,看也不看方映月的尸体一眼,显 是对自己的枪法极为自信。   直到江一成的身影湮没不见, 那青年才站了起来,望着方映月的尸体,

            微叹 一声:"他好歹也是中原武林的成名人物,倒也不能让他曝尸荒漠。"拔起身 子 跃了过去,将方映月抱了起来,准备找一地方将他安葬。   "咦?怎么这么轻?"那青年惊讶不已,只觉手中的躯体实在是轻得很,实

            不像一个堂堂男儿汉。   "救我......"微弱的声音忽自方映月口 中传出。   青年一惊 :"他没死?"凝目望去,只见他 胸口起伏,竟还有一口气。青年 一喜:"看来还有得救。"不再迟疑,身子如飞般跃起

            ,向来时路奔放而去。   一会儿后,已来到 他原先站 立的地方,他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看不到有一 丝人影,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便突然沉了下 去,消失在茫茫沙海中。   这 是一间小小的石 室,正中有一张石床。那

            青年轻轻将方映月放在床上,吁 出一口气:"真奇怪,江一成那一枪明明刺中了他心脏,他怎 还未死?"   带着疑惑,他伸手解开了方映月的衣裳--他的手突然停住,脸上是不可思 议的神情--方映月的胸前竟然围着

            一块长长的厚厚的布条!看起来有两三层, 有一个小扣子。此时已被血所染 红。   那青年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终于再次伸了手,将那布条一层层解开。当最后 一层布条解开,整条布掉在地上,一双高耸的乳峰 顿时弹了出

            来,随着方映月的 呼吸而上下颤动,诱人之极。    洁白的酥胸同样动人心魄,只是在心脏处已破了一个小洞,鲜血慢慢溢出。 那青年一眼看去,这才明白:"原来这方映月的心脏生得比常人竟要略偏一点, 难怪江一成

            那一枪刺不死她。"              第二回 激将大法   那伤口的 血依然慢慢在流,鲜红之中竟还含着一丝浅绿。   那青年凝视方映月胸口伤洞,脸色慢慢地沉重起来:"唐门的'绿无限'! 那江一成

            的枪上竟然还涂有剧毒!岂有此理。"微叹一口气:"没有解药,这可 怎么办?难道要用内力将她的毒逼出来了。"随即摇摇头:"我 内力不足,如何 能逼出毒来?除非......"   沉吟片刻,一咬 牙,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回来,手中却捧着一个铜盆,盆中 盛满清水,还有一块布巾。他将铜盆放在床边,伸出手去,慢慢地将方映月所有 的衣服全都解开 ,连亵裤也慢 慢除下。   一具精美的胴体顿时呈现在他的眼前:高耸挺立的乳 峰

            下一片白腻腻的肌 肤,深凹的脐眼,结实的小腹,两条修长的大腿 此时无力的并在一起,却也掩蔽 不了大腿根部那神秘的桃花源,玲珑莲足,更如玉雕般秀丽......   那青年不由自主深吸一口气,胯下长枪猛地挑

            起,将裤子挺出一个大帐篷。   他急忙闭上双眼,满面通红,好一会才睁开了,脸上红意稍稍消去。    那 青年取过盆中的布巾,将水捏出,再慢慢地放在方映月的脸上 ,将她脸上 沙尘擦去,一张绝美的容颜现了出来,

            只不过重伤之后,脸色苍白如雪。   "好美!"心 中暗暗称赞 ,实在忍不住了,那青年低下头去,吻住了方映月 那苍白的嘴蜃。四片嘴蜃相接,自对方传来的许许凉意,立时让他清醒过来,忙 抬起头闭上眼,将布巾自她

            脖 项起,缓缓向下擦拭。   拭到弹力十足的乳房,终是忍不住,将布盖在乳峰顶,手掌隔着布巾大力搓 动起来。虽是隔了一层,但那种感觉却更令他心动狂乱。   双手将两只乳球揉成不同的形状,掌心总是牢牢磨着峰

            顶那一粒珍珠,感到 它的挺它的硬还有那说不尽的柔腻。他仍闭着眼,但这丝毫也无损他对这具肉体 的探索。   布巾向下,双手也向下,一寸肌肤也不肯漏。抚过脐眼,抚过小腹, 到了那 桃花胜景。   一双大手不

            自然的颤抖一下,他睁开了双目。尽管心中早已有所想象,他还 是惊叹出声,内心的狂热促使他半点犹豫也没就立刻将头趴了下去,投入到无边 的柔软与湿润中。   "不,不能。"他这样对自己说,"我不能趁人之危。

            "可是,他的头离开 了桃花源,双手却不由自主的将她那一双修长美腿分开,让自己的双眼能毫无阻 碍的看到每一分美景。   他的双眼赤热如火,颤抖的双手将她的右边美腿缓缓抬起,张开大嘴吻了下 去。   他小

            心翼翼地捧着她的右边玉足,像是 怕摔碎了她,更是怕将她惊醒。火热 的舌头将玉趾含进嘴里,仔细吮吸。双手沿着她美腿的曲线缓缓抚摸。   方映月似有所感,胴体轻 轻颤了起来,小嘴发出细细 的呻吟:"哦.....

            ."   只这一声,他就再度清醒过来。   嘴唇离开那美丽 玉足,喘了一下,将她美腿放下。反手一个耳光,"啪", 脸上现出一个火红的掌印。"我不 能趁人之危--" 他几乎是吼了出来。   他将布巾再浸入水中

            ,整张脸也埋进了铜盆中,好半晌才抬起头,脸上一滴 滴水珠慢慢下流,滴在了地上。   他将她的胴体翻了过去,给她擦拭后背,丰臀及美丽的小腿弯小腿肚。他这 次擦得很急,很快,可他的心也跳得 一样快,不,是更

            快。   丰润结实的肌肤给他的享受,是难以言表的 。当他拭到那两瓣圆臀时,他对 自己说:"快,向下,向下......"可他的手又一次背叛了他,牢牢地停在那里, 十指紧绷,狠力抚摩,将完 美的臀肉不断地挤按

            。   方映月"嗯"一声,叫了出来,她也感到了极为陌生的热情,她也有了生理 反应,玉腿有了稍微的抽动。   他张开嘴,吐出一大口热气,望着这具美到极 点的肉体:"只有她动情了, 体内真气 运转,我才能用'

            激将大法',激发出她的内力,逼出她体内毒素。就 算有所逾越,也是救人要紧,事急从权。"   找到了借口,他终于放开了心理包袱。双手一扬,内力到处,崩开了身上那 一袭劲装,解开全部衣物,露出了如钢似 铁的

            健 美男体。胯下长枪更是火一般 红,杀气腾 腾。   --其实,要让一个女人动情,并不一定非要赤裸相见啊。他知道,可他控 制不了自己。   他将方映月的胴体摆正,分开她双腿,整个身子便伏了下去,长枪紧紧挨

            着 桃花源,不断摩擦,热气更是直喷入洞。一双手,一张口全力配合,上下求索, 抚遍了吻遍了方映月的每一寸肌肤。光洁亮丽的胴体,处处是他的掌纹和口水。   方映月生理反应越来越强, 扭动着腰肢和双腿。桃花源

            内的热气,像 是最厉 害的春药,激发出她体内的春情,也激发出她体内的真气。   "是时候了。"他己感到她的春意勃发,长枪也早己触到洞内丝丝桃花水。 他双手按住她的一双玉乳,用力地向中间挤 去,原本就深的乳

            沟愈发地深了,他 的嘴趴了下去,吻住了那一个伤口。一声大叫,抬起腰,长枪沿桃花源向上刺中 了她深凹的脐眼,嘴上用力,一 吸。   三管齐下,方 映月猛地尖叫一声,上半身便要抬起,却被他紧紧压住,动弹 不得

            。 上半身用不着力,下半身反应便激烈多了。   修长粉腿高高抬起,翘在半空,腿尖绷得直直的,如弯月般。   他抬起头,"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内中更含有一丝丝的绿痕。当他吐 出第三口鲜血时,那绿痕已消

            失不见。--毒素已解。   方映月的双腿松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双肩上。   他心一颤,转头望去,欲念复起。              第三回  石室情怀   只见裸足微弓,纤细白嫩。几条青筋

            微微凸起,在那白玉一般的脚面上 愈发 美艳。   "咕噜"一声,他轻轻咽下口水,将整张脸都贴在那足弓上,感受莲足的秀 气与娇柔,舌头伸出,轻轻舔着那美丽的脚掌。   就在这时,方映月胴体一颤醒了过来。朦

            胧之中,只觉得一双腿很不对劲, 睁眼一瞧,惊叫出声:" 恶贼!"   曲膝收腿,复又弹出,正中他的胸口。   他"哎呀!"一声,滚到石床下。总算她重伤之后,力道不重,但仍隐隐作 痛。   方映月又羞又怒

            :"淫贼,纳命来。 "粉脸布满杀气,右 手已捏了个剑 诀--"白衣神剑"最为江湖动容的"冰雪剑气"已是蓄势待发。   他大惊,急叫:"快看地下。"这时要跟她细细解释,只怕三句话不到,已 然人头落地了。  

             方映月一呆,美目往地上瞧去,只见 三滩血迹;又是一愣,仔细望去:第一 滩,第二滩血中隐含一丝绿痕。   "绿无限?!"方映月是识货之 人,惊叫一声。再看第三滩血,鲜红如炽, 绿痕却已消失殆尽 。   她冰

            雪聪明,一见之下心中微一思索,已猜个八九不离十:"莫非......? "   他在一旁急忙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费了好一番口舌。   "激 将大法?"方映月自是知道江湖中有此一门激发 人内力和潜能的功夫, 闻

            言不由心下释然;不过想起他为自己疗伤的情景,粉脸却是羞红如花,更衬得 肌肤玉一般的白。   他 在一旁 看得呆了, 欲望又起,胯下长枪又复生龙活虎,昂首向上 。   方映月一眼瞧见,更羞更怒:"你干什么?还不

            把衣服穿上?"忙不迭低下 螓首,一颗心"怦怦"乱跳,却已将眼前青年的健壮身体牢牢印入脑中。右手捏 了剑诀,作势欲击。   他一惊,脸红不已,忙拿过衣裳,三下并作两下,把衣服穿上。   方映月低着头,偷

            眼找寻自己的衣裳,发 现竟在石床下,忙弯下腰去取。   他恰好将衣服穿好,抬眼一看,不禁两眼发直:她两条美腿并在一起,遮盖 桃源春光,然而欲盖弥彰,微微柔丝,更是诱人。弯腰时, 酥胸下倾,两只乳峰 却依然

            浑圆如球,乳沟之深,只让他想把舌头探了进去,细细品味。   酥胸,纤腰,小腹,丰臀,大腿,连成了一条完美至极 的曲线,看得他口水 都快流出来。   方映月柳眉微扬,正对上他炽热的目光,不由粉脸发烧,取了

            衣服,也不细 看,往身上便披。一披才知道,竟只是外衣,内衣亵裤,还在地上。这时她是无 论如何也不敢去取外衣了,双手急颤,便要将衣扣系起。   哪知心中慌张竟系不上,急得她心中直念:"快、快穿上。"愈是

            这样想, 却愈是系不好。   他看着她手 忙脚乱的动作,深深地咽下一口口水,眼前春色,是他怎么也想 象不到的--方映月衣扣没系好,胸前衣襟散开,自粉颈以下,露出一段洁白高 鼓的胸肌。犹其是她在披上外衣时

            ,自然而然地挺胸就衣,两只乳峰高挺如山, 都露出大半,嫣红色的乳珠也 似依稀可见。   此情此景,怎不叫他欲火如焚,偏要强忍住,涨得一张脸 通红,胯下长枪如 铁,直顶得裤裆将要裂开。   方映月粉汗直 流,

            将内 衣沾湿,更显玲珑体态--好不容易终将扣子系好。   她稍一整理衣裳,微咳 一声,抬腿下了石床,站在地上,粉脸抬起,已是英 姿勃发,又是"白衣神剑"的绝代风采。 只是内衣未穿,外袍略显宽大,犹其是 下摆

            有开叉,更遮不住两条闪着白光的美腿,隐隐约约间,致命的吸引力更胜过 此前玉体全裸之时,引得他一双眼睛直是瞧着那浑圆膝盖上下两端的嫩肤,微微 上翘 的玉趾更让他恨不得爬倒在地,像狗一样的舔着。     好半晌

            ,方映月问道:"你 是谁?"   他收回目光,老老实实回答:" 我叫高强。"   "高强?你武功很高强么?"方映月笑问。   高强摇头:"不高,不高。比方姑娘可要低得多了。"   方映月美目一眨,惊问:"

            你知道我是谁?"   高强说:"方姑娘天仙一般的人物,我怎会不知。"   方映月听他称赞,心中微喜,随即想道:"他看了我的身子,还、还用那什 么激将大法......大肆轻薄,我一生清白都断送在他手中了

            。若不杀他,只怕...... 只怕就嫁与他了。可他是我救命恩人,怎能杀他?难道......真要嫁与他?......"   凝目细看,这高强竟是一个相貌堂堂的好汉子 。 2003-6-1 03:36 AM

            zhang8088 超级版主 积分 3 06 发贴 268 注册 2003-5-3             第四回 小湖春色(上)   石室中光线 相当明亮,高强的相貌身材尽在方映月的双眼中:个子相当高

            , 面容坚毅,目光炯炯。   虽是穿着衣裳,依然能感觉到如豹子一样迅捷勇猛的气息。 而露在衣裳外的 肌肉结实虬起,都呈古铜色,男子汉魅力十足。方映月端详半晌,心中忽地醒觉 过来,不该如此看一男子,粉脸生

            晕,转过头去。   高强见她注意自己,心中欢喜,恨不得再将衣服脱去,让她一览无余;忽见 她转头,不由得一阵失望:"她莫不是看不上我么?唉,人家是堂堂的'白衣神 剑',怎会看上你这无名小卒?"   正谓

            叹间,忽听方映月动听的声音传入耳中:"这石室中可有洗浴之所?"   "洗浴?"高强有点惊讶, 摇头说:"这间石室建在沙漠底下,小得很,哪 有洗浴之所?"   方映月颇感失望:"是吗?"原来 她生性爱洁,偏

            偏十几天来,一直在沙漠 中与饥渴疲劳为伴,身子又脏又累,一直想好好洗个澡的,只是总找不到水源。   高强见她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想了想说道:" 不过这上面附近倒是有个小湖 泊。"   "小湖?"方映月喜出

            望外,随即脸色一暗,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这件已 不能蔽体的外衣,心中犯愁:"这等模样,却怎么出去?"   高强猜到她心中所想,便说道:"你要是不怕的话,我可为你望风,一有人 来,就马上通知你,我们马上

            赶回来。那小湖离这很近,片刻即可来回。"   方映月心想:"身子都给你看光摸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说道:"不要 紧。"   高强见她去意甚坚,想起待会便能看见靓女出浴的芳姿,心中一热,胯下长 枪蠢蠢

            欲动,忙暗摄心神。忽然想起一 事,问道:"咦,你不是受了那江一成 一 枪吗,伤得不轻,只怕不宜洗浴吧。"   方映月螓首轻摇,说:"不妨事的。快带我去。"心想:"我一边洗浴,一 边也可试探一下他。他若是正

            人君子,那便罢了,事后嫁与他便是。若是好色之 徒,有甚逾规之举,便当场杀了。"   高强却不放心:"还是等伤好了再去吧。"   方映月出言求恳,高强只是不说。方映月恼了:"你不说,我自 己找去。" 抬腿

            便往室外走去。她一抬腿,衣袂微扬,裸足光腿 ,尽现高强眼底。   高强暗咽一口涎:"好吧。我带你去,只是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我实是放心 不下呀。"   方映月听他关切之言,心中一甜,笑着说:"好啦,好啦。

            怕了你,实话告 诉你,我的身体与他人不一样,一来心脏略偏,二来肌肉再生重长很快的。就是 因这两点,我可逃过 不少次的劫难哩。"   "是吗?"高强几不可置信,惊喜交加。   方映月含笑点头,见他仍有不信

            之色,银牙一咬:"你看。"   伸手解开衣扣,敞开上衣--那高鼓的酥胸顿时又展露在高强面前,那伤口 果然已经愈合,晶莹光洁与 其它肌肤无异。   高强呆呆地看着,脸色突然红了,鼻息加快,赞道:"好美。"

            双目也喷出 火热光芒,只想扑上 去,将这绝色靓女压在身下。   方映月脸蛋火一样的烧:"这冤家!"素手掩上 衣襟:"可以了吧。该走了 吧。"   高强清醒过来:"唔......该走了,该走了......"

              那湖果然很近,果然很小。在几个起伏的沙丘之中,露着一汪水。   虽说是湖,其实只不过是较大一点的一汪清泉罢了。那些个沙丘很不起眼, 湖水范围又很小,远远望去,根本看不出来。   方映月欢呼一声,

            娇躯跃 起,"扑通"一声,飘落湖中。   她用的是名闻江湖的"飘雪身法",姿势美妙,而衣袂飘飞间,雪白大腿肌 肤如玉,给阳光一照,晶莹生光,看得高强双目直眩。   清凉的湖水将方映月的衣裳浸湿,犹如一层

            薄雾 ,紧紧贴在她 的胴体之上, 丰臀细腰,大腿柔背,玲珑曲线,完全呈现在高强眼前。凹凸有致辞的肉体动人 心魄。   方映月背向高强,心中 无比欢欣,双手捧起一把水 ,自头上浇落。一颗颗水 珠自她发梢滴下,顺

            着脸 颊往下流,流过悠美的粉颈,流过紧贴胴体的衣裳,与 衣裳上的水混成一体。   高强站在湖边,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 那诱人之极的肉体。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残阳余辉,射在她胴体上,好象裹上一层淡淡的粉纱

            , 使她的胴体在朦胧中显出无比的美态。   她似乎忘了高强在看,她尽情的挥洒着自己手,腰,臀......   高强牙咬得紧紧的,告诫自己:"不要去,不要 下去。"可是双腿却不听使 唤,慢慢地涉下了水。

              正大 肆戏水的方映月忽然一惊,停下了手。她内力深厚,已听见他下水了!             第五回 小湖春 色(下)   方映月的身子崩得紧紧的,感觉到高强已走到她身后不到半尺处,芳心可 可:"他.

            .....来了,我......怎么办?"   高强站在没过腰的水中,望着她的柔背 ,那线条是何等的完美,光滑润洁, 没有半分的暇疵;腰臀以下则浸在水中,然而清澈的湖水,并不能遮掩半丝春 色,柔波之中的肌

            肤动人之极。心中欲念不可抑制,长枪如火龙一样,已顶破裤 裆,冲了出来。   虽然还有半尺之距,但方映月已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的男子气息, 而腰臀间所感受到 的热气更是前所未有。   方映月倏地转过

            身去,面对着高强,右手则藏在背后,剑诀早捏,只待他一 有不对,"冰雪剑气"立出手,将其杀了。   高强倒吸一口气,望着因她的忽然转身而急烈颤动的被湿衣裳紧贴的高耸乳 峰,长枪"噗"的一声,冲出水面,枪

            头不停振动,向方映月点头示威。   方映月看到了他眼中 毫不隐瞒的熊熊欲火,心中悲叹:"好色之徒!"杀心 立起。说不清是为什么,她觉得有点可惜,一双美目缓缓闭上,右手缓缓伸出, 准备一击即中。   就在

            她眼皮即将合上时,透过那极细的一丝眼缝,她忽然看到一丝光亮-- 高强眼中,不仅有无穷欲火,更有那如大海一般无尽的深情!   "轰!"脑海中惊雷炸响,方映月美目再睁,往高强双眼看去。高强毫无所 惧,对视

            着她。   "看到了,看到了!"方映月惊喜交加,"他不单单是贪图我的美色, 他......他还是爱我的。他眼中的那份挚爱,决骗不过我的。"刹那间杀心立去 , 柔情大起。   高强踏上一步,身子已到她面 前

            ,宽广的胸膛紧紧的压住了她高耸玉峰,轻 轻的磨了一下,方映月娇躯一颤,异样感觉由胸直冲到顶,而胯下桃花源前已被 一条火龙紧紧地抵着,不住厮磨,直欲深入洞中。   高强的大手在她胴体 上抚弄,慢慢地褪去了

            她的衣裳,褪去了自 己的衣裳, 转眼间两人就赤身裸体相对了。   她惊呼一声,不知为何,一颗心害怕起来,忽然转身向后逃去,向湖心逃 去--在如火一般的热 情前,她已经忘记她是身怀绝世武功的高手,她忘了她拥

            有无人能及的轻功"飘雪 身法",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那样逃开。   她只走了两步,纤腰已被一只大手揽住。那只大手向后轻轻一扯,美丽的胴 体就软绵绵的倒在了他的怀中。   高强浑身一激灵,汗毛直竖--

            她的腿是如此的长,以致那又圆又翘的丰臀 一下子就撞在他的小腹之上。而那条火龙就恰好被股沟紧紧地顶住,昂首向上。   方映月粉脸生晕 ,颤呼:"不......"。说不清是什么意思。   高强微微向后退一步

            ,将那条长枪摆到方映月的胯下,就像是被她一双修长 美腿夹住一般。眼光向下,透过清清的湖水 ,他看到她和一双美腿在轻轻抽搐, 小腿上的 肌肉一动一动的,她很紧张!他心里不由一动。   于是,他轻轻弯腰,低下

            头,张开嘴,吻住那丰满的臀部,舌头伸出,慢慢 舔着柔滑的臀肉。右手则直伸到水底,握住方映月纤细的右足足踝,又慢慢地提 了上来。   方映月不明所以,任他所为,美丽的右腿就向后翘了起来,直到她 的膝盖顶

            在他的肚皮上,玉腿向外支开,而白里透红的足掌 就呈现在高强的眼底,上面还 有几滴细细的水珠。   高强的注意力已经离开了她的玉臀,注视着这完美的玉足,将头低下,开始 吮吸。他将一滴滴的水珠吮吸干净,再细

            吻足掌的每一对肌肤,慢慢地 又将嫩白 的玉趾含住,一丝一丝的舔,连 趾缝也不放 过。   他要让她放松,在自己火热情怀中放松--虽然 这也许并不可能。   方映月武学根底 极厚, 虽只是单腿立地,娇躯依然极稳,可

            是一颗心却"怦 怦"乱跳, 被这情火烧得神智模糊,已经不辨东西南北了。   高强吻完玉足,将之轻轻放入水中,却并未完全放下,而握住 小腿肚,慢慢 向右折去 。   "他要干什么?"方映月心中不解,然而早已丧

            失抵抗力的她只能是顺势而 为,右腿轻动,舒展在水中。   高强左手向下,握住了方映 月的左腿,向左折去。顿时,在水中,她的一双 玉腿就呈一字形被他分开,托在手中。   "啊",方映月一声惊呼,双足离地,

            重心不稳,上半身差点倾入水中 。还 好她反 应 快,双手连忙拨动水波,总算没真的倾入水中。而那一对高耸的玉乳则 一半露在水面上,一半沉在 水面下,嫣红的乳珠在水波之中时沉时现。   高强低叫一声:"映月!"低

            嘴紧紧吻住她的玉颈,屁股一耸,"呼"!长 枪直入桃花源,插破一切障碍,直到洞内最深处。   "啊--"方映月痛叫一声,胴体一颤,破身之痛无以复加,双腿不由自主 便要夹在 一起,可 是两只腿全被高强托握着,

            如何夹得起来?   高强听到这痛呼声,急忙停下动作,大嘴细吻她的耳垂,边吻边说:"映 月,映月......"手掌托住美腿,沿着一双美腿的动人曲线,来回抚弄,手指不时 紧捏那 弹性十足的玉腿粉肌。   好

            一会之后,破身之痛渐去,而那支巨大的火枪紧紧抵住洞中最深处,洞 中  开始涌现出一种难言的酥痒感觉,如万千虫蚁细咬 细吸,方映月忍不住轻轻扭动 腰肢,用桃源内的肌肉去磨那支火枪,借以消除骚痒感。   这是一

            个信号!高强大喜,屁股复耸,开始大力抽插,巨大而滚烫的火枪挑 刺着洞内的每一寸肌肉。   "啊......"酥爽之极的感觉传来,方映月不由得呻吟出来,虽只是简单至极 的小小音节,却更勾起了高强心中无尽

            的欲火,动作越发的猛。   "啪啪啪 ......"每一次撞击,方映月那结实的圆臀就得狠狠地撞 在高强坚硬 如铁的小腹上,响声不绝 。清澈的湖水中,可以看见原本是白嫩的臀肌,已给撞 得通红。   而腰臀间的

            每一次碰撞总是要带起一 蓬水浪,"哗啦哗啦. ....."水花四溅中 可见一枝通红的长枪在两瓣红中透白的丰满臀肉中进进出出。   每一次撞击,方映月都几乎是承受 不住似的,双手得大力划水才支持得住。 饶是她

            内功深厚,却也无法长时坚持,于是,她颤声说:"高强,到......陆...... 地......上去......"   可正猛烈进攻的高强却哪里听得见,一双大手掌紧紧握住一双美腿的腿弯, 将其拉得直如

            一条线,不见半点弯曲。而胯下的长枪更是神威大展,插得洞中粉 肉也是火一样的烫,更不时随着长枪的抽插而被挤出洞口。   方映月无奈,双手向后钩去,反搂住高强的脖子 ,这才抗住了他一次比一次 猛的进攻。  

             高强双手托着她的美腿,没法去触摸她胴体的其它部位,感觉很不过瘾,于 是--"把你的腿钩住我的腰。"他的嘴唇挨在她和耳旁说。方映月几乎没有一 丝犹豫,一双修长的美腿立刻向后,夹住他的雄腰,交叉在他的臀

            上。这样子她 整个人就挂在了他的身上。   高强双手得出 空来,兵分 两路:一手绕到她的酥胸前,大力的握住她挺 拔的 乳峰,狠狠的捏着,再狠狠的揉着,两指分开,夹住那峰顶的珍珠,用力搓 弄 着。另一手向下,覆

            在她结实丰满的玉臀上,捏着每一寸肌肤,不时用力挤出一 小团一小团的肉团来。   方映月高仰着螓首,深深地呻吟着,樱唇中吐出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言语 。 她也大力的扭动自己的腰自己的臀,夹在高强腰上的美 腿更

            是用力的磨着他雄健 的肌肉,磨 得那一双美腿也现出了淫荡的粉红色。    终于,她高声地叫喊出来,头挺得高高的,夹在高强 腰上的美腿倏地紧崩, 桃花源中,水源大开,桃花水如决堤般涌了出来,浇在长 枪之上,随着

            长枪的抽 插溢出洞口,流下美腿,顺着美腿与雄腰的接触处,再流下高强的大腿,与清澈 的湖水融成了一体。   高强给她一泄,浑身一颤,也大喊一声,双手几乎要将玉乳和丰臀捏爆。健 腰一挺,紧紧插在洞中的长枪

            ,猛地一抖,陡地暴涨两寸,顶得大泄之后的方映 月直翻白眼,差点喘不过气来。 ***********************************   另:不少朋友都说这些篇文章 太短,却不知我也是有苦

            衷的:一来才情有 限,只能边写边想,实在无法一气呵成,长篇大论的写下来;二来电脑是家中共 用,能独立上网的时间很 少--总不能家人在旁走来走去,我则在写作,毕竟写 情色小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请支持

            我的各位朋友见谅。 ***********************************             第六回  湖畔博杀(上)   "嗯......" 方映月轻轻的叫出 声来,大泄之后的肉体实

            是娇 慵无力,被高强 又长又硬的长枪一顶,舒爽至极的感官享受令她忘记了一切,夹在高强腰间的一 双美腿早已无力,此时终于松了 下来。   高强急忙抓住她的足踝,向上折去,压在了她高耸的酥胸前,浑圆的膝盖恰

            好顶在她一双丰满的玉乳 上。如此,臀部愈发浑圆,紧紧贴在高强的胯下,股沟 则夹着他的那一根依旧插在桃花源内的长枪。   高强轻摆屁股,涨了两寸的巨枪开始在方映月的桃花源中缓慢抽插,火热的 枪身在她的股沟

            紧紧磨着她的嫩肉粉肌。   "啊?他还......没......泄......?......又要来......了......"方映月震惊不已, 说不清是羞是喜,胴体发颤,肌肉又复紧绷起来, 圆挺的玉臀不

            由自主的开始摆 动起来,让自己的臀肉去磨擦他结实如铁的小腹,桃花源肉也夹得紧紧的,似乎 想要 把长枪夹断似的。   也许是他在挑逗她,但也许是她在挑逗他,总之,就在方映月大泄后的片 刻,两个热情如火的青

            年又开始了新的战争。   高强的长枪深入到方映月的肉体最深处,不停的顶,不停的旋,巨大 的枪头 磨转着桃花源内的第一寸肉,直转得方映月喉咙中发出深深的叹息:"啊--"   高强耸动屁股,将长枪不断的插 入

            她美丽而小巧的桃花源中,再拔出来,每 次拔出来,都要带出一大片的桃花水。   桃花水将二 人交合处完全浸湿,使得玉臀与小腹的每一次相击都倍觉滑溜, 结实浑圆的两瓣臀球撞在铁一样坚硬的小腹上,总是要向下稍

            稍一滑。每一次下 滑后,都要方映月抬高丰臀挺起桃花源,好让高强的长枪能不费力的又插进桃源 中。   虽然是第一次,但不知不觉中,二人已配 合得天衣无缝。   夕阳终于完全落下了山,半弯明月高挂在夜空中,

            照亮了无边的沙漠,也照 亮了沉浸在情欲之中的年轻肉体。   即使内力深厚如方映月也挡不住高强那毫无疲倦的攻击,她的腰开始酸了, 可是她仍不停的扭动腰肢,她的腿麻了,可美腿的肌肉依旧绷得紧紧的,足趾细

            嫩,向上微翘, 自玉臀,大腿,小腿乃至于玉足,都呈现着完美的曲线,即使是 被膝盖压得紧紧的玉乳也依然圆润坚挺。   长枪每插进一次,玉腿绷紧,就要将玉乳压下,圆挺的乳峰便要略为下凹, 可只要长枪一抽出,

            玉腿上压力略减,乳球便又要重新弹起,又是圆美之极。由 于玉腿长时间的磨擦,乳球顶上的那一点嫣红已挺翘如珠。   高 强虎口按在方映月极富弹性的小腿肚上 ,五指则将她的一双丰乳捏住。隔 着一双腿,他 并不能将

            整个乳房包住,于是他紧紧下压,方映月的一双粉腿几乎 要全部陷入乳峰之中,原本浑圆的两个半球都快变成四个了。   "啊.. ...."胸口沉重的压力之中所带来的极度舒畅让方映月尖声叫了出来, 忘乎所以。

              终于,她受不了了:"强 ......到......岸......上......去。"她是语不成声。   这一回高强要听她的了--他倏地转身,向岸上走去。转身之时,桃花源中 深插狠刺的长枪被带得狠狠的

            在肉壁上刮了一下,就一下,可是方映月舒爽得快 要飞上天似的,失声荡叫:"嗯......爽啊......"   高强向岸上走去,每走 一步,屁股在方映月玉臀下便要狠狠一顶,顶得玉臀 一颤,顶得桃源肉肌肉一

            紧。桃花水更是不可遏制,早已沾湿了二人交合处的每 一寸肌肤。   当原本是 浸到二人腰臀以上的湖水,只淹到高强小腿处时,高强 倏停,长枪 抽出,将方映月轻轻放入水中。   "哗啦"水声中,方映月四肢跪伏着

            地,整个胴体都浸在水中,只有高挺的 玉臀稍稍有一点肌肤露在水面上。   桃源洞 乍失长枪,难言的空虚感瞬间袭遍全身,她仰起螓首望着高强:"怎 么......啦......?"双目凄迷,被情火吞没的神智重

            新复苏,但显露出来的却是对 情欲的巨大渴求。    高强无言,也跪了下去,小腹再次贴紧方映月玉臀,长枪熟门熟路再次插进 桃源。   "嗯--"重新获得充足与盈满感让方映月长吁一口气。   "向前走。"高

            强趴在她背上一边抽插,一边命令。   "向......前......走......??"四肢撑在水中,怎么向前走?可是方映月没 想 那么多,就是向前--爬!   背上压着雄健的身躯,胯下桃源更是被不断的

            插,这样爬是何等的辛苦-- 当然,再大的苦也难不倒"白衣神剑"啊!    终于爬到了岸上,方映月双膝一软,整个人倒在沙滩上,双手软软的摊在沙 上,上半身也是一样,高挺的玉乳深深陷入柔软湿润的沙堆中。只有

            丰臀依然向 上挺着,那是因为高强的长枪依旧在进攻,在作深深的抽插。   胸前的湿润柔软与胯间的火热坚硬形成极度对比,让她在瞬间迷失了一切。 关键字: 靓女

            变态天堂 -高清大全-变态天堂 视频在线精彩观看-变态天堂 精彩推荐动态-在线最新频道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2. <tfoot id='vwsQe'></tfoot>

            <small id='vwsQe'></small><noframes id='vwsQe'>

            <i id='vwsQe'><tr id='vwsQe'><dt id='vwsQe'><q id='vwsQe'><span id='vwsQe'><b id='vwsQe'><form id='vwsQe'><ins id='vwsQe'></ins><ul id='vwsQe'></ul><sub id='vwsQe'></sub></form><legend id='vwsQe'></legend><bdo id='vwsQe'><pre id='vwsQe'><center id='vwsQe'></center></pre></bdo></b><th id='vwsQe'></th></span></q></dt></tr></i><div id='vwsQe'><tfoot id='vwsQe'></tfoot><dl id='vwsQe'><fieldset id='vwsQe'></fieldset></dl></div>

                <bdo id='vwsQe'></bdo><ul id='vwsQe'></ul>
              <legend id='vwsQe'><style id='vwsQe'><dir id='vwsQe'><q id='vwsQe'></q></dir></style></legend>